候一边挺身向内、一边举着手机拍摄,阿元的肉穴被鸡巴撑开、涨满、他浑身泛起红潮的过程,都历历可见。

    秦平等了许久,插入的时候略微急躁地全根没入,囊袋“啪”地一声打在阿元的臀肉上,阿元也跟着压抑不住地发出低低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叫啊。”秦平抓着他的屁股开始奋力抽送:“你应该知道怎么叫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、嗯啊……操进来了……”阿元果然有求必应,顺畅地呻吟起来:“操得好深……啊啊,你、你的鸡巴好大、好粗……顶、顶到里面了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哈啊……登记的时候……我不小心看了一眼你的身份证,你、你比我小两岁……”

    开房登记的时候两人确实都有把身份证拿出来,不过秦平看阿元神态躲闪,想着人家毕竟职业特殊,也就没有多去留意,没想到这人居然瞄到了他的出生时间。

    秦平都忍俊不禁了:“在床上你还真计较这个?别说叫哥哥,叫爸爸的都有。看着挺聪明的,怎么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阿元沉默了会儿,秦平都以为他不打算叫了,正要将他翻过来换个姿势,就听见他低低地说:“是我、从没接过这么小的……嗯……哥哥……好哥哥,用力操我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让叫哥哥也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情趣,秦平完全没想到,他就听阿元这么一叫,好像浑身的血都冲到头顶,又在下一刻全部冲到胯下,埋在湿软小穴里的鸡巴在一瞬间硬得发疼、滚烫如烙铁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拽住了阿元的胳臂打算将他翻过来,这下肉根也不拔出来,就埋在里头,将人生生地拉起来转了一圈,面对面地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秦平低下头和阿元的额头相抵,喘着粗气问:“让不让亲?”

    阿元一开始还没太反应过来:“什、什么?”

    秦平说:“我要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扳起阿元的下颌,舌头顶开柔软的唇瓣用力吻了上去。火热的舌头长驱直入,将口腔搅拌得啧啧有声,另一边身下的动作也毫不含糊,阿元跨坐在他身上,他就自上而下摆动腰杆,鸡巴一下一下,凶悍又狂猛地捣到肉穴最深处。

    阿元虽然意外,却出乎意料地温顺,他甚至张开嘴巴,让秦平能扫荡得更加彻底深入。因为身下的颠簸太过剧烈,他伸手扶住了秦平的肩膀,在猛烈的抽插中偶尔泄出难以自抑的情色呻吟。

    秦平吻得全情投入,简直都忘了他前不久还在这张嘴巴里射出过精液。对方温软的小舌乖乖地配合着他,涎液交换间发出响亮的濡湿声音,因为他操得越来越猛,阿元双手已经揽住了他的脖颈,身躯紧紧地贴在他身上,这幅全然依赖交付的模样,让秦平愈发兽血沸腾。

    他在这种飘飘欲仙的眩晕感中积蓄到顶点,在阿元的肠道内射了精。这种时候,哪怕号称极薄的安全套也让人有种隔靴搔痒般的不快,秦平拔出鸡巴,把上面盈满精液的安全套摘下来,眼里还带着点堪称幼稚的忿然。

    善解人意如阿元,当然是一眼就注意到了,也懂得他在想什么,温驯地张开嘴巴,轻轻说:“你可以让我喝掉它……”

    让这样一个人吞咽自己的精液,简直是看多少次也不会腻的诱惑。然而秦平望着他的眼睛,激烈挣扎了一会儿,闭上眼睛重重在他唇瓣上一亲:“算了,这里我等会还要亲呢!”

    秦平听见阿元扑哧一笑,睁开眼睛就看见他笑得眼睛都弯了,头顶的灯光落在他眸子里,像落了两汪小月亮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阿元笑,应该说,从他第一眼看见这个人起,他就始终是温柔笑着的。但他现在觉得,只有见过了阿元真正笑容的人,才有资格说他笑起来有多好看。

    秦平和他换了姿势又做了一次,从床上滚到地上,再从地上到落地窗前。鸣金收兵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,秦平好奇地扯开阿元的两条腿看,那口肉洞被他操得通红,穴口的嫩肉甚至微微嘟着,恐怕再做下去,真的就要像阿元浪叫的那样“要被操烂了”。

    再随手一摸他的前面,不知什么时候他居然也射了。阿元射得不多,但也能湿漉漉捞起一手白液。秦平有点儿惊喜,因为他之前要帮他摸,还被他拒绝了,没想到他光靠后面居然也能自己射出来。

    秦平知道不能再干了,但他还是恋恋不舍地把半软的肉根抵着阿元的小穴,问:“这次……我能不能不戴套?我不射在里面,也不来回干,我就想……”

    阿元几乎已经脱力了,疲倦地靠在秦平怀里,闻言抬起眼皮软软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一开始就说好了,我……什么都能做。”

    秦平的肉棒缓缓地抵进了温暖窒热的小穴,他揽着阿元的肩膀,吻了一下他的嘴唇,两人无言地对视,咫尺之间,呼吸相闻。

    肉棒释放的、远比精液更加多而热烫的液体迅速灌满了肉穴,液体一边冲撞,肉棒一边更用力地往里面挤,简直要把两个囊袋也挤进去,试图让这些滚烫的淫液全部被堵在承受者的屁洞里,一滴不漏。

    “我尿在你里面了。”秦平哑着嗓子说:“宝贝。”

    阿元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平不知道阿元是什么时候走的,明明相拥睡下的时候,彼此都是困倦已极,没几秒就陷入沉沉酣眠。他隐隐约约是记得阿元衣着整齐地站在床前,小声说了一句“多谢惠顾”,那时候他太困了,根本睁不开眼睛去看。也有可能这根本就是他的一个梦。因为睁开眼睛的时候,身边空空荡荡,整洁得没有丝毫人气。

    只有手机的两笔大额支出提醒明晃晃地昭示着存在。

    秦平坐起来,手撑着头懊恼:“……只是个男妓而已,瞎认真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告诫着自己不要陷得太深,只当作萍水相逢一场绮梦,秦平仍有相当的一段时间处于恍惚的状态中。他有阿元的联系方式,但对方始终安安静静,无声无息得像从未出现过,他也就克制着自己,不要主动按下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——直到社团的学姐把他拉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风云人物,x大的学生会长面前。

    “会长大人,这就是我说的那个,我们社团的潜力股学弟秦平~他能力不错的,就是不太爱交际,你不是说要为换届培养人才吗,我觉得他可以锻炼一下哟~”

    “秦平,这位你肯定听说过,我们的会长大人阮霁~会长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,是他太忙啦,不过他人很好的,说要带人绝对认真负责,你一定多跟着他学习学习~”

    学姐笑盈盈地转过身,让出半个身位,被隆重介绍的两人得以毫无阻碍地对视了。

    会长大人清俊秀丽、沉稳淡然的面孔,浮现出一丝几不可察的细微裂痕。

    如同太阳暴晒下的冰面,平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