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被拧开了,是那个据说是会长准备带一带的潜力股学弟开的门。

    他个子很高,笑容阳光,一脸自然地对他们说道:“刚跟会长讨论太投入了,连门什么时候被风吹上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太自然坦荡,再加上他们往里一走,便看到阮霁正如往常一般平静地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,也就打消了疑问。文艺部长笑着走上前,把怀里抱着的文件放在桌上推过去:“会长,这是我们下个月的财务申请表,你看一下呀。”

    阮霁伸手拿起文件归到一边,说:“我等会儿看,你明天过来拿就好。”

    阮霁的长相是学生会里出了名的出类拔萃,气质又好,就算他大学至今都没交过女朋友,有由头来找他的人也多半会明里暗里地自己欣赏美色。文艺部长也不例外,但她今天看了几眼就隐隐觉得不对:阮霁的神态还是平静自然的,只是额上有浅浅沁出的薄汗,也不太和她对视,她一靠近就有躲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文艺部长弯下腰,想倾身去探阮霁的额头:“会长你怎么啦?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阮霁霍然抬头,他的指尖一瞬间抓皱了手中的纸张,瞳孔中的慌张几乎要显形。

    那个进来后再没说过话的学弟忽然一张手臂,侧过身来拦住了她。秦平微微一笑,说道:“学长确实有点感冒,还没来得及吃药,所以学姐你不要靠太近了,小心传染哦。”

    他眸光灼灼地盯紧了人,看起来既有压迫感又有性吸引力,被他叫了一声“学姐”的文艺部长脸蛋都跟着红了,讪讪地站直了身体,说道:“啊……是吗,那学弟你也要小心一点啊。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,小杨……走了。”

    门被关上了好一会儿,阮霁才脱力似的伏在桌上,脑袋埋在手臂之间,劫后余生一般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来把笔都吐出来,你坐着把它们全都顶进里面去了,不疼吗?”秦平仍站在桌前,微微俯身拉他起来。

    阮霁埋着肩,一声不吭“啪”地抬手把秦平的手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秦平伸手去揉他汗湿的黑发,自己笑了一声说:“我就说,像你这么厉害的人,堂堂一个学生会长,怎么可能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阮霁闷闷地说了一个字: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,我真不知道还有人有备用钥匙。”秦平难得耐心地绕过办公桌,蹲在阮霁旁边哄他:“拿出来吧,万一顶破了直肠还要进医院,再被同学撞见,就不像这样好说清了哦。”

    阮霁抬头瞪了他一眼。因为时间太紧,他根本来不及套上长裤,只能临时勉强把布料搭在腿上,有心人凑近些一眼就能发现,可想而知方才在他平静的表象下,该是有多么恐惧和害怕了。他终于抓着裤子自己站起来,小心地慢慢挪到沙发上坐下,分开腿踩在前面的茶几上,让秦平把他体内的笔取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你这么害怕被人发现,干嘛还要当街妓啊?随便哪个嫖客把你认出来,又不像我这样善良,你不就立刻身败名裂了?”秦平半跪在阮霁面前,轻轻拨弄着他一时合不拢的肉穴口,嘴上说的是自吹自擂的玩笑话,眼神却无声无息地盯紧了人,竭力隐藏着问话中的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、不……”

    阮霁眼睫低垂,好一会才说了下去:“……我不是街妓。”

    秦平不说话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,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的不是。”要说出这些话对他来说似乎太艰难了,阮霁又沉默了半晌才继续道:“我、我以前是有固定的客户群的。只有熟人介绍、打了保证的我才会接,而且他们的阶层也跟学生相差非常大,如果没有意外,是不可能有交集的。”

    秦平想到他们第一次做爱,阮霁喃喃的那句“是我、从来没接过这么小的……”,心头一跳,捏了一把他的下颌,问道:“操过你的客人,是不是年纪都比你大很多?”

    阮霁皱起眉头,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难堪的回忆,他侧过脸躲开秦平的手:“能不能不要一直问?”

    秦平的手悬在空中,他耐心圈养了阮霁这么多天,这才好不容易有吐露心声的痕迹,结果刚说了两句就又缩回去了,也让他忍不住烦躁,再说话就开始口不择言:“问两句怎么了?不愿意说是默认?我知道你缺钱,所以专卖给那些大老板糟老头,不然你一晚上那么贵谁买得起你……我也没说不理解吧?现在摊上我你难道不是走了好运?我都没嫌弃你让那些老头搞松了、我……操!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被阮霁就近当胸一脚踹得没了音,直接后仰坐到地上。他毫无防备,被踹得半天上不来气,满腔怒气抬头一看,阮霁眼睛居然也泛红了,眼圈儿红红地瞪着他看。

    秦平顿时心头一紧,十成火气去了九成半,也回过味来自己确实有些话说得过分了,别别扭扭哼道:“我还没哭呢……花着钱还挨着揍!你生什么气啊?”

    阮霁这会已经将穴里的笔全都抽出来了,一声不吭,径自合拢了腿,抓起一边的长裤开始穿。

    忍了一会他终于还是气不过,开口说道:“我是卖的,你没说错——”

    “——可我又他妈不是签了卖身契、卖给你当性奴了!我怎么就不能生气了?操!”阮霁难得地爆了粗口,怒气冲冲地说:“我松?我松也只可能是让你搞得!我还就告诉你,我卖的人里面就数你最贵,坑死你个冤大头,气死你!”

    秦平目瞪口呆地坐在地上听阮霁发飙,等回过神来,真觉得好气又好笑,刚想伸手去拉阮霁,就看到阮霁抬手用力抹了一下眼睛,拿起自己的背包就走了出去,临走还把门摔得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秦平在关门声的余韵里好一会才醒过神。他揉着被踹疼的胸口,开始只是苦笑,后来还真的闷闷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疑惑过,初见的第一印象,路灯下的青年,最让他心动的要数他气质中自带的那份居高临下、沉稳冷淡,那不可能是强行伪装出来的假象。而做爱时的“阿元”,温驯体贴到了极点,什么都可以做,也什么都能承受,不论何时都能露出温柔而诱惑的笑容,反而让他觉得这个人像纸片人一样单薄,因此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觉。

    直到如今这一刻,才让他真的开始觉得,路灯下那个虚幻飘渺的美丽剪影,有了属于阮霁的、连他好像也可以触摸到的真实温热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都没什么课,两人也都不住校,阮霁应该是回家去了,秦平就也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了学校。

    不过秦平不急着回家,因为父母生意忙,家里常年只有帮佣和保镖在,基本上没人管他。他回忆着和阮霁相处中的蛛丝马迹,往自己推测中的、阮霁家的方向走去——先“踩踩点”也是好的嘛。

    他是抱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