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试试的心态随意走的,没想到在路过一条不起眼的小巷时,还真的捕捉到了近日来他最熟悉的那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可能。不、行,我真的不做。”

    阮霁的声音有些断续,好像是在竭力躲避着什么。

    猥琐的声音和衣料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在同一时刻响起:

    “……躲什么?上次你说要救急,给两千块钱干什么都行,结果我要在公园干你你就跑了……这下子电话不接、微信也给我拉黑了,怎么,最近不缺钱了?……不缺钱也不会嫌钱多吧?这儿没人,你乖乖跪下让我干一炮,我还给你两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起来……你把手拿出去!再这样我报警了……嗯!”

    “小浪蹄儿不弄不乖……”那猥琐的声音主人不知做了什么,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:“小雨,你还是个大学生吧?虽然咱开始是跟严哥保证了不纠缠,可你别逼急了我……要真把我逼急了,我到附近大学城里挨个拉大学生问,见没见过一个又白又俊、身段又好的帅哥?那帅哥骚穴儿痒得很,一天不肏就要渴坏了,名字里还带个雨,把他操哭的时候眼泪真跟下雨似的……你猜猜,有没有聪明伶俐的好同学能猜出他是谁?……嗷!”

    威胁的话说到一半,声音主人便嗷地一声大叫,捂着后脑跳了起来。这是个身材矮瘦的中年男人,一身混混样儿,晕晕乎乎地倒了半圈才看见那个偷袭他的人,大骂:“卧槽!你他妈谁啊!”

    秦平早在听清这猥琐男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了,听他们说话的同时满地转悠着找了块趁手的砖头,瞅准空隙,抡圆了胳膊就一板砖糊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身肌肉是专门请了老师打散打练出来的,下手极有分寸,既不至于出生命危险,又足以让这猥琐男暂时丧失反抗能力。他一脚蹬在这人的膝弯上,准确把人踹倒,不理会他嘴里不干不净的骂街,回头招呼边上的阮霁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阮霁衣衫凌乱,衬衣扣子被扯开了一半,不过他也没有在这当口傻住,噌噌跑过来帮着按住了人,让秦平有充分的空间从猥琐男身上翻出了手机、钱包和身份证。

    秦平简单翻了翻他的手机,发现这人居然还是个微博键盘侠。他懒得再看,拿自己手机对着猥琐男的通讯录拍了一张,又把他的裤子扒了,连内裤也不留,将身份证放在他光溜溜的大腿上,再次咔嚓了几张。

    都拍完了,秦平才把那些一股脑扔回猥琐男的身上,把自己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这些我都留着,你要想比谁更不要脸就去,别到时候、小……小雨是谁你没问出来,你的裸照反倒全网发送了。看你钱包,你都有孩子了?也让你孩子看看自己爸爸到底是个什么恶心玩意儿。还有——”

    秦平蹲下来,给他看自己的表:“哥有钱,哥家里更有钱,你的身份证我已经拍下来了,不怕的话你就继续纠缠继续闹,看到底是谁最后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虽然生为富二代,秦平活了十九年还真是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地装逼,这让他差点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然而他又知道,像面前的这种人,整天仇富喷权、骂体制骂政府,但这群人恰恰又是对权贵能量最趋之如骛、深信不疑的人。

    秦平在脑中又过了一遍应对办法,确认这件事应该不会再有漏洞以后,才回过神来看向身边。阮霁被他抓着手腕,默不作声地跟着他走了一路。

    所幸这里都是荒芜不见人烟的小巷,阮霁凌乱的衣着才没被人注意到。刚才那猥琐男似乎在纠缠间扯开了他的衣服,在他的乳头上狠狠咬了一口,现在阮霁一边的乳尖明显较另一边红肿胀大,看起来通红又可怜,像垂垂欲坠的小樱桃。

    秦平这才想起松开他的手腕,把自己外套脱了给他披上,阮霁抓了抓两边,低声说:“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平也伸手给他拢了拢外套,说:“避免再出这种事,我送你回家吧?”

    阮霁垂着脑袋,把头点了点。

    秦平挠了挠他的下巴,自嘲地开了个玩笑:“别生气了?那个,虽然我也挺混蛋,但跟他比起来,我还是强了不少的吧?”

    阮霁点了点头,又很快摇了摇头,小声说:“你跟他比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抓了抓头发,嘿嘿笑了一声,说:“……也是哈。”

    这回换了阮霁来带路,秦平跟着他走了一段,忽然说:“……小雨?”

    阮霁的身体微微一僵,沉默了一刹那,才回应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阿元,他是小雨,还有什么?阿齐?小齐?你对你的客人们,从来不用真名的吗?”因为有了前车之鉴,秦平连忙又补充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也不是想羞辱你,我就是……想再多了解你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阮霁笑出了声,说道:“告诉你们,我叫‘霁’吗?哪个霁?妓女的妓?”

    阮霁说着回过头来,轻轻道:“我很多时候,都想回去问我爸妈,究竟当年为什么要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?可惜我没有机会,也得不到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灿烂的日光将他的轮廓渲染得模糊而温柔,唯独眼睛里浓郁的悲哀清晰兀立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些传说里讲,失魂的人,是不能随随便便叫出他的名字的。一旦叫了,梦也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名字大概就是命运吧。从一开始就是注定。”

    第四十五章 我的学长是男妓·下(与邻居一门之隔站着挨操、骑乘、内射灌精)

    秦平猜到阮霁的家里可能会简陋一些,毕竟他看起来这么缺钱,却没想到直接简陋到了一栋老式居民楼的一户两室一厅的……一室。而且还是租的。

    客厅还是公用的,他们开门进去的时候,有个年轻人正翘着脚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开始看到阮霁面色一喜,笑嘻嘻坐起来叫了声“阮哥”,等他看清楚后面挤进来的秦平,再回头瞅瞅身上披着明显不合身外套的阮霁,脸哗地就放下来了,阴沉沉问:“阮哥,你有客人啊?”

    阮霁说:“嗯,是我同学,秦平。秦平,这是我室友小何。”

    秦平朝“小何”点了点头,小何却对他爱搭不理的,跟阮霁说:“哥,你以前告诫我的,不许带人回来过夜,你也要做到啊。”

    阮霁啼笑皆非,点了点头道:“就是他送我回来,我留他喝杯茶就走了,放心。”

    小何这才露了个笑脸,说:“那你们快喝吧!”还朝秦平扬起一个充满主人翁自豪感的挑衅笑容,“用不用我给你倒啊?”

    秦平看他跟自己差不多大,理着露青茬的平头,浓眉大眼,皮肤微黑,倒也算得上俊俏。不过他一点儿也不生气,这小子段数太低,几句话就把他的想法全倒了个底儿掉,司马昭之心估计连阮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