霁自己心里都有数,实在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他回给小何一个充满正宫之气的宽容笑脸:“不用麻烦你了,我们俩的事却要你帮忙,小霁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成功气到熊孩子,小何憋着气关了电视回房去了,把门关得一声巨响。秦平的邪恶小人在心里偷偷给自己比了个yes!

    围观了全程的阮霁表示:明明就是半斤八两╮(╯▽╰)╭

    阮霁的卧室实在小得可怜,里面就一张单人床一个小床头柜,再多个书桌都放不下。不过狭小归狭小,也被阮霁打理得窗明几净,井井有条,窗帘洗得泛白了,窗边放了几盆绿油油的植物,顿时让整个空间生机盎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住这?”秦平扫了一圈,忍不住问:“你收得那么贵,我这些天给你的也有好几万了吧,钱都去哪了?”听阮霁之前说的意思,他的父母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,让他再没有机会去接触。不过就算父母不在身边,他也不至于这样苛待自己吧?

    阮霁从柜子里拿出待客的茶叶,正在泡茶,闻言头也不回地说:“让我花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你花了,问的是你花哪了?”秦平不满意他的避重就轻,手指在床边轻轻叩了叩。

    阮霁把泡好的茶重重往秦平手边的床头柜一放:“喝你的茶吧!早喝完早走,不然小何一会要过来撵人了。”说到最后他自己也有点忍俊不禁,抿着嘴唇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手还放在茶杯上没收回去,就被秦平的手掌覆盖住了。秦平的手大,一手包着他的手,另一手扶茶杯的另一端,送到嘴边喝了一口。阮霁站着,秦平坐着,阮霁略显无奈地放任了秦平的动作,等他喝完了刚想抽回去,又被秦平拉着手往下拽。

    阮霁刚刚俯身,就被他亲了个正着。秦平低声笑说:“你其实很得意吧,小坏蛋?有人暗恋你。”

    “暗恋我的人多了。”说完这句,阮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还什么小坏蛋,小霁?我明明是你的学长,没大没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大没小了?”茶杯被放到一边,秦平抓着他的手往下摸,“你不信自己摸,我怎么就不知道哪个大、哪个小了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阮霁笑骂了一句:“别特么在这儿……隔音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搂着他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按,让阮霁面对面地跨坐在自己腿上。秦平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,在他耳边用气声问:“阮霁,小何说你警告他不许带人回来过夜,你是不是也从来没带过?是不是从来没人……在这张床上操过你?”

    阮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:“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闹。”阮霁说,“隔音真的不好……而且我还得在这张床上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在这张床上睡觉啊。”秦平将他的耳垂舔得湿答答的,又在软肉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,他知道这是阮霁的敏感带,果然让阮霁微微发颤地软倒在他怀里。秦平笑着继续说:“就要让你一躺上来,就想起我是怎么在这儿操你的,你是怎么被我的大鸡巴插到高潮,插到哭都哭不出来……然后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,最后自己来找我,把小穴儿掰开求我操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荤,可是调情效果极佳。他们俩这些日子构建了无数次生命的大和谐,彼此的身体早已相当契合,秦平甚至知道怎样的语气、声调、到哪里为止的分寸,能够刚好地挑逗起阮霁的情欲,让他最快速度地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阮霁推了他一把,嘴上说:“你做梦。”等秦平的手灵活地探进衬衣里,指尖捻揉着他的乳尖,阮霁那里红肿未褪,刚轻轻“嘶”了一声,就被秦平再次含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跟秦平想的一样,这里真是阮霁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,干净简单到极点,以至于箭在弦上了,一摸却连个润滑油和套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秦平在床头柜里找到一瓶护手霜,姑且代替润滑,安全套他找不到也有点不想找,黏黏腻腻地搂着阮霁蹭着他的鼻尖:“不想戴套,让我直接进去吧……等回去我给你看身体检查报告……”

    阮霁衣服都被他剥了一半,下半身赤裸着,上半身也衣衫半解,喘息着道:“要担心得病也应该是你吧,你都不怕我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平捏了一下他的嘴巴,道:“别瞎说。”手指顺势插进他嘴巴里面搅了搅,带出湿润的涎液,再抹上润手霜,湿淋淋地摸到穴口往里面顶。

    一开始就同时送入了三根手指,指尖湿漉漉地往穴眼深处挤,抽插时带起“咕啾”“咕啾”的淫糜水声,已经进入的手指还调皮地在里面分开,试图把肉壁撑开。阮霁的身体早就被调教得很适合性爱,很快放松了身体,肉穴能够容纳三指的抽送进出。

    秦平轻车熟路地摸索到他的敏感点,指尖重重一按,阮霁不自觉溢出一声呻吟,又连忙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们在阮霁的房间里,都能听到对面小何房里拖动椅子的声音,可见隔音是真的差。阮霁的情欲被秦平挑逗起来了,又不敢放声呻吟,咬着嘴唇重重喘息,隐忍得眼角都泛起一层薄红,看得秦平又怜又爱,下半身愈发坚硬,托起他的屁股,把肉根缓慢地顶了进去。

    秦平进去之后就挺腰大动,简直如打桩机一般,抓着阮霁的腰,每一次插入都发出肉肉相接的“啪”“啪”声,阮霁臊得满脸通红,生怕被对面的室友听见,冲秦平摇头,用气声说:“别、嗯……别这么用力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也用气声,笑着说:“不用力怎么让他听见?”

    阮霁冷漠脸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秦平觉得自己是疯了,居然看阮霁瞪他,也觉得他可爱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秦平忽然想到了什么,一脸无辜地对阮霁说:“你怕发出声音,我又掌控不好,那你自己来动。”

    阮霁好气又好笑,在秦平又自下而上挺身,用力干了他好几下以后,他还是恨恨咬了一口秦平的肩膀,把秦平推倒在床上,自己张开腿骑了上去。

    阮霁双手抹了护手霜,环握住上下撸了几把秦平的肉根,让本就精神抖擞的小家伙看起来更加威风凛凛。等秦平的鸡巴硬得如铁般,他又自己半蹲着,细白的手指送进自己的小穴里活动扩张,最后一只手撑开嫩红的小穴,另一只手扶着秦平的鸡巴,自己慢慢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幅情景实在让秦平看得血脉偾张、心笙摇曳,偏偏又是他自己说的让阮霁自己动,一时半刻只是眼巴巴地看着。阮霁手撑在两边,身体上下起伏,一会儿将狰狞的肉根全部吞入屁眼,一会儿又放出一截茎身,好似在用屁眼裹着鸡巴一般,肉根茎身上的青筋勃勃弹跳,光是这样看着似乎都会散发出灼人的热气。

    秦平终于忍不住伸手,从他的小腹一路摸到脸颊,还用手帮他撸了一会儿肉棒。阮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