霁这样做了一会儿,也是喘息不止,出了一身热汗,抱怨道:“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把阮霁往下一捞,胡乱地和他接吻,趁着阮霁身体放松的当口,挺腰痛痛快快地操了好几十下,直把阮霁干得一边和他接吻一边“唔”“唔”低叫。

    “宝贝,让他听见好不好?”秦平咬着阮霁的嘴唇问,“让他知道你是我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阮霁睁大眼,摇了摇头道:“别这样……”然而秦平已经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,一路下了床走到门边,边走边干,阮霁被体内的鸡巴顶得颠簸不止,咬着秦平的肩膀发泄:“你混蛋……啊!”

    秦平的重重一个插入让他立刻噤声。他眼角流下生理性的泪水,泪痕凌乱地衬着通红的眼尾,显得愈发糜艳动人。

    走到门边,秦平把他放下来,让他抓着门把手,站着翘起屁股被干。雪白滚圆的屁股被干出了红印,上面还有秦平激动时留下的指痕,屁眼更是被操得微微张开,露出一个嫩红的小小肉洞。

    秦平再次捣入他体内,凶猛地冲撞挞伐,阮霁起初抓着门把手,随着身后人的冲撞剧烈摇晃,老旧的门把手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。阮霁吓了一跳,慌忙松开,正好身后秦平一个挺身,头差点撞到墙上去,幸好秦平眼疾手快,先一步用手垫住了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惊慌加上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紧张让阮霁的体内绞得从未有过的紧,之前的润手霜在体内化开,让肉穴变得又湿又热,这滋味既像桃源洞又胜销魂窟,秦平简直恨不得死在他身上。阮霁因为找不到支撑点,经常被干得往前扑去,而后秦平又将他拉回,继续狂草猛干。

    快要射精的时候,秦平贴在阮霁耳边说:“刚才我说,你是我的,你是不是没有否认?”

    阮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:“我不管,反正你就是没有否认。”

    阮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:“别再做那个了,我养你啊。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次深深地挺入,浓稠的精液第一次毫无遮拦地、大股大股地喷灌在阮霁的体内,两人身体相连的地方,已经溢出了一圈白色的泡沫。

    阮霁哈啊哈啊地喘息着,他也在同一时间射精了。汗水湿透了他的黑发,鸦翅般的眼睫上挂着不明来源的细小水珠,他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秦平当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,他把阮霁再放回床上,分开他的双腿,反正他现在软绵绵地任由秦平怎么摆弄,秦平干脆把他双腿掰成一个m型,露出被干得通红的屁洞,软哒哒地张开着,一时合不拢。

    秦平跪在他两腿之间,把鸡巴对准那个小洞,这次很轻易就慢慢插了进去。插入之后,他双手撑在阮霁肩膀两侧,俯下身看他:“别装没听见,不然干死你。”

    阮霁掀了一下眼皮,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秦平笑了,说:“你不怕是吧?那就看看我行不行!”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有点发狠,不过看起来也并不太可怕。

    这在阮霁眼里看来甚至是有点可怜的,他终于侧过脸来和秦平对视,嗓音因为长久的隐忍变得有些沙哑:“认真的?”

    秦平发狠地连点了好几下头。

    阮霁轻轻道:“还是不要认真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秦平重重捶了一下床头。

    他心头憋着一团火,扯着阮霁的腰狠狠干了他一阵,等看见阮霁腰上、会阴上的红印,他又舍不得了。而阮霁就像明白他的心思,这一次异常柔顺地任由他侵犯,好像这样就能补偿他似的。

    秦平干脆把肉棒拔出来,扶阮霁坐起来,盘着腿面对面地跟他说:“我不管什么比较好、什么比较不好,我已经想了很久了,既然选择了,是好是坏我都能承受。”他吸了一下鼻子,扯了扯嘴角继续说,“我也不问你不愿意提的那些以前了,我就光参与你的以后,这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是夕阳西下,透过玻璃窗洒进来晕黄的暖光。阮霁的眼睛里微微动容,眸光美丽得像是被揉碎的水波,他眨了眨眼,说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不自觉屏住了呼吸,等待阮霁答案的时间里,每一秒都被拉得无限漫长,天地间静谧到了极点——

    不,不是!

    这一刻钥匙插进锁孔,缓缓旋转的声音,清晰到令人寒毛直竖。

    ——怎么会有人来?

    秦平在阮霁的眼里看到同样的惊讶和不可置信,虽然玩了一把情趣,但两人心里都是清楚门已经上了锁的,不然秦平也不会那么放心地在门口操干阮霁。否则要是爱慕者小何真的一个不放心闯了进来,阮霁被看光了,那最痛心疾首的还是秦平自己。

    身体优先于意识反应地,秦平扯过被子把阮霁蒙住搂在自己怀里,赶在门打开之前,将整个人遮盖得严严实实,不露出一丝春光。

    然后他转过头,和门口的小萝卜丁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秦平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萝卜丁脆生生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这一声却让他怀里的阮霁身体大大震动了,阮霁不顾秦平的按压,硬是从被子里挣扎出来,不过只露出一张脸,说道:“阮悄,到外面去等哥哥一下。”

    据说叫阮悄的小萝卜丁,视线颇沉稳地在光着膀子的秦平、和靠在他怀里的哥哥身上扫过,“哦”了一声,迈着小短腿乖乖转身出去了,临走前还不忘给他们带上门。

    秦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萝卜丁一走,阮霁就立刻从秦平怀里爬了起来,动作极其迅速地从衣柜里翻出一套新的衣服。走动间,他两股之间的穴口还在往下滴着精液,就在书桌上拿了一块手帕去擦,发现精液太多很难完全擦净以后,干脆把手帕塞进了肉穴里。

    秦平目瞪口呆地看着,一直到也被阮霁扔了一头一脸的衣服才清醒过来。阮霁已经开始穿内裤了,一边穿一边头也不回地说:“还不快穿,想毒害我弟弟的眼睛?”

    秦平连忙“哦”了一声,拿起他扔来的衣服穿了起来。他有点心虚,心里知道这次如果不是自己坚持要在阮霁房间里做爱,阮霁也不至于被自己弟弟看到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阮霁的衣服对他来说还是有些不合身,不过他现在没脸说这个,等阮霁穿好衣服,回头看他也穿得差不多了,就打开门去客厅把小萝卜丁阮悄领了进来。

    阮霁坐在床上一脸严肃,开口居然是质问阮悄:“说,怎么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阮悄穿着一件加菲猫的连体衣,乖乖背手站着。细看他眉眼间有阮霁的影子,不过因为是五短身材,且头大身小,眼睛乌黑溜圆,因此显得可爱有余,而并未像他哥哥一样昳丽俊秀。

    阮霁问他话,他也不急着回答,小脑袋反而偏向了秦平的方向,带着点警惕问:“刚才你是在欺负我哥哥吗?”

    面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