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你打电话,我猜又是好多、好多钱。哥哥,我不治病了行吗?”

    秦平完全没有想到,听着觉得有些不忍和不知所措。他转头看阮霁,阮霁显然比他更意外,抬手不知所措地摸了摸阮悄的头发,秦平连忙把孩子给他抱,阮霁紧紧抿了一下嘴唇,眼睛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进了医院,阮霁去办理手续,阮悄又回到了秦平怀里。阮悄这会已经平静下来了,热哄哄的小身子贴在他怀里,柔柔软软地。

    虽然阮霁已经给他说过了,秦平还是觉得有必要再强调一遍:“悄悄,你心疼哥哥是好事,不过不能因为这个就不治病了。哥哥之前都努力了那么久了,你这时候放弃,不是要让他的心血全白费吗?”当然,他还不忘夹带自己的私货,“而且你哥哥现在已经有我了,他以后就没那么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阮悄眨巴着大眼睛看他,忽然说:“我觉得,你可能没有欺负哥哥。严叔叔发现我的时候,还是故意欺负哥哥,还叫我看。你一下子就把哥哥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欣慰道:“算你有眼光。你哥哥那么惨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他现在碰见我了,除了我以外再也没人能欺负他。你也不能随便放弃,希望总是要有的,知道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给小孩子灌什么鸡汤?”阮霁已经办完手续回来了,不过他刚吐槽了一句,就被匆匆赶来的护士打断了:

    “阮家哥哥你可算来了!今天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,问悄悄有没有别的办法联系你他也不说,后来悄悄还直接自己跑出去了,真是急死我们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——悄悄的骨髓配型有消息了!新入骨髓库的捐献者,匹配度有九个点!”

    阮悄今天被额外允许多吃了零食,早早就心满意足地睡下了。阮霁从病房出来,轻手轻脚带上门,秦平正好刚上楼来,把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他:“折腾一晚上了也没吃饭,先喝点粥垫垫。”

    粥拿到手里还是温热的,店家为了方便携带,盛在奶茶杯里,插上吸管就可以喝。两人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来,阮霁打开袋子,先替秦平的那份插上吸管,给他送到手里:“今天真是谢谢你,陪我跑了一天了,辛苦。”

    秦平手里接过,玩笑道:“没白跑,有个好的结果就好,你说我是不是你的福星?”

    他是在开玩笑,阮霁却仰头状似认真地想了想,点头道:“好像是的哦。”他转过头来笑了,“好像是遇到你以后,运气就变得好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心里微动,抬起手摸摸他笑得弯弯的眼角,说道:“不是运气变好,是你自己本来就该有的,就是晚到了一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好。”阮霁柔和地道,他手指反复地摩挲着盛粥的杯壁,视线落在空气中的某一点,“像你说的,只要结果是好的都好。这样一来,爸妈应该不会怪我没照顾好悄悄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本来就不会怪你啊。”秦平道,“我猜,他们一定是那种特别疼自己孩子的父母。云销雨霁,你和悄悄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吧?因为销的意思不好,还改成了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霁……我现在觉得,阮霁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了,云销雨霁,雨过天晴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会有最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阮霁侧过脸来看着他。

    秦平迎接着他的目光,忽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学长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,突然这么叫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,我之前跟你说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太为难了吗……不过真的从现实考虑的话,我们的年龄的确有差距,可能你会觉得我幼稚、不可靠,这我都理解……啊……其实你之前都算是被强迫的啊,我连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恋都不能确定……”秦平说到这里愈发沮丧,懊恼地抓着头发道歉,“我确实是太莽撞了,抱歉……可我真的想试一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也觉得需要给你时间,这条路不是说走就能走的,是我逼得太紧了……等等!你刚才说什么???”

    秦平差点儿在空荡荡的走廊中咆哮出声。

    阮霁也不看他,悠哉地咬着吸管望向天花板,唯有轻轻上扬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啊……学长……”秦平的头发几乎被自己抓成鸟窝。

    “这个粥还挺好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要转移话题!!!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你太吵了。”阮霁终于转过脸来,竖起一根食指比在唇间,示意他噤声。

    秦平乖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是他放弃了追究答案,而是他在阮霁的眼睛里,再次看见了那种荧荧烁烁的、让他的心动了又动的笑容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问题是不用开口就知道答案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阮霁看到秦平的第一眼,就已经确定,他会为自己沉沦。

    【第七卷 继续放飞自我】

    第四十六章 大学生好友外出旅行惨遭轮煎(道具抚慰|强制灌肠排泄,被抱着喷在好友脸上|轮煎到天亮)

    夏茸和班般是一对好友。

    两个人身高接近,又都是相貌清秀,身形纤瘦挺拔,这么形影不离的,时常有人开玩笑地问他们是不是一对。他们听了也只是笑,然后否认说不是。

    夏天到了,暑假里两人结伴去隔壁市新开发的影视城玩。影视城建在山上,风景优美,古色古香,又因为刚刚建成,人烟稀少,只有少数剧组人员在拍戏,两人玩得流连忘返、非常尽兴。

    到了计划行程的最后一天,他们还去租了帐篷,决定最后一夜在影视城内搭帐篷露营,给这次旅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月明星稀,夏茸和班般并排躺在搭好的帐篷里,一边听着外面长长短短的蟋蟀蝉鸣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    “阿茸。”班般忽然说:“我有点想那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茸闻言,笑了一声说:“我也有点想。”

    夏茸翻身坐起来,撅着小屁股在他们的包里一阵翻找,从一个裹着保鲜膜的袋子里拿出了几样东西,在铺好的被褥上摊开。

    ——却见这些东西里,有圆圆的、连着电线的彩色跳蛋,还有形状、大小、粗细各异的假阴茎、肛塞,粗粗列成一排,构成了异常淫糜的画面。

    而那一头,班般动作也非常利索地,开始自觉地往下脱裤子了。

    夏天的衣物本来穿得就少,班般不一会儿就露出了白花花的两条长腿、雪白的屁股蛋、半软的性器,从后面看,还包括臀缝间那个神秘幽深的小小洞口。

    他半跪坐在床褥上,半垂的性器面对着夏茸。夏茸笑眯眯地伸手摸了一把,从前面一路摸到后面,在嫩热的屁眼上按了一按,笑着说:“小骚穴儿痒了?”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