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有默契地没有全部上前,只有一个留着平头的高大男人走上前来,说道:“跟你们打个商量,这样,你们留下,给我们弄一晚上,我们保证不伤害你们,也不拿你们的东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夏茸半跪坐着,难堪地想把裤子先拉上再说,谁知他手刚一动,就被平头的大手不容置喙地按住了。他看了班般一眼,吸了口气,他已经知道这些人其实根本没准备跟他们商量,无非是他们点头了,就好话好说地让他们跟着走,要是没点头,那就是强迫性地被这群人拖走。

    他心里面开始妥协,班般却爬起来,凑到他耳边小声说:“他们这么多人,身体都不知道干不干净,万一有病那我们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班般自认为已经说得很小声,但没想到被平头听得一清二楚,平头冲他微微一笑,声音朗朗地道:“我们来当演员,那都是事先体检过的,有病的那些导演也不敢要,健康问题你们可以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口齿清晰,帐篷内外的人全听见了,顿时就响起一阵不平的议论,有人冷笑道:“我们还没嫌你们这两个基佬小骚货干不干净,你们倒嫌弃起我们来了?”

    班般还是第一次被外人叫骚货,听了脸都涨红了,但他又不敢说自己这边两个人都是第一次,否则这群人恐怕会更激动、更肆无忌惮地玩弄他们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这群人“商量”的遮羞布也不打了,直接把他们拖起来往不远处的一个公厕带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匆忙之间套上的裤子,内裤还没来得及穿,都是只穿一条外裤,里面空空荡荡的。临走之前平头扫了一眼他们的包,回头瞥见他们紧张的神色,当时就眯起眼笑了,把两个大包一把拎起来扛在肩上,先前的那些玩具也统统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班般不擅长掩饰自己,当即露出几乎是惊恐的表情,这反倒让平头笑得更开怀了。

    公厕离得并不太远,五分钟后两人就被半推半搡地带进了男厕里面。因为是新建的,公厕看起来并不脏,一个个厕位在灯光下还泛着瓷白的光。

    两人刚穿上的裤子马上又被扒下来了,夏茸穿着白衬衣,刚好盖住一点屁股,平头抱胸站在他面前,一脸的欣赏。而班般穿着个t恤,脱他裤子的人在扒掉他裤子以后,还顺便把t恤推上去,在颤巍巍的乳头上重重吸吮了一口,惹得班般惊喘一声,抬手想推开对方却被一把攥住了手。

    有人笑吸了班般乳头的这人,说:“男人的奶子有什么好吸的?”

    那人恋恋不舍地在那湿润的乳尖上拧了一把,说:“你还别说,小小嫩嫩的,还真别有一番风味,不信你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果然有人凑上前要来吸,班般慌忙往后躲,被对方顺势一把按在墙上,把t恤推上去,含住乳尖啧啧有声地舔吸起来。

    班般被弄得双腿发软,他也明白此时形势,不敢太强硬,只轻声地说:“别……别弄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弄你,来干嘛来了?”那人道:“自己把胸挺起来,都吃不着……啧,还是太小了,都搞不过瘾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班般的胸上又舔又吸,后面还干脆咬了一口,班般惊叫一声:“别咬,疼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沙哑又柔软,这人竟觉得他有几分可爱了,笑着问:“小骚货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班般咬着牙不肯回答,这边夏茸也正被平头揉着胸口问名字:“你们俩都是大学生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夏茸眼看着自己的衬衣被慢条斯理地解开,露出锁骨和挺立的乳尖,低声说:“就一晚上,不用知道名字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平头说:“叫你的时候总该有个名字才行,不然就叫你小骚货?不行,小骚货已经被你朋友占用了,那你叫什么,小贱比?”

    夏茸闭了闭眼睛,显然是默认宁可被叫“小贱比”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平头倒不生气,他另有办法,他上之前拎过来的两个人的旅行包里翻了一阵,翻出两张学生证来,拿在夏茸面前晃了晃:“班般?夏茸?这个是你吧……夏茸?”他对着学生证上的照片很轻易就分出了两人,他把夏茸的学生证抓在手里,另一张学生证则被他丢给了班般面前的人:“自己看,上面有他名字。”

    又转回来对夏茸说:“夏茸,班般?你们俩倒有意思,一个小鹿斑比,一个毛茸茸,名字都这么可爱,可不是天生挨人操的么?”

    夏茸虽然早就发现了自己天生就是想被插入的一方,但他不想在平头面前承认这一点,别过脸说:“……要弄就弄,说这些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平头说:“这么急着找操?别急。”他回头又把两个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,生活用品被他放到一边,余下的情趣玩具全被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茸他们两个虽然还没被真正地开过苞,却是实打实地两个小骚受,道具玩具一样不少,天天回到宾馆就是互相抚慰,玩到尽兴为止,因此这全部的道具一下子明晃晃地都亮出来,灌肠用的导管、注射器,扩张用的鸭嘴钳、窥阴镜,情趣用的跳蛋、假阳具、肛塞,琳琅满目,数量实在是颇为可观,叫这一众直男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基佬骚起来可真够吓人的。”有人啧啧感叹道,夏茸他们被围在当中,脸烧得通红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把这一堆里的导管、注射器捡起来,晃了晃道:“这俩骚货嫌我们,我们还没嫌他们脏呢,得先把他们的屁股好好洗干净,免得待会儿操出屎来!”

    夏茸和班般成日玩这些,平时肠道里都注意着保持清洁,但这会显然没人听他们辩白,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两个干净漂亮的大学生好好羞辱一番。很快两人就被按着跪在地上,屁股朝后面撅起来,露出两个因为紧张和羞耻而一张一合的小小肉洞。

    注射器里被注满了水,插入肉洞内缓缓向前推进,肉眼可见的水流没入了两人的屁眼中去。注射器是情趣专用的特制大小,一管能装200cc的液体,平时夏茸他们玩,也只是一两管就够了,这一回他们足足灌进去了三四管,直到两人的小腹都微微鼓起并呻吟着求饶才罢手。

    这一对好友都被灌肠灌大了肚子,无力地趴卧在地面上动弹不得,这时却有人从后面将夏茸抱了起来,将他两腿掰开,摆成小儿把尿似的姿势,走了几步,正好班般被翻过面来,夏茸就这么被抱着,刚刚好悬停在班般的脸庞上方。

    夏茸意识到他们想做什么,挣扎着想要扭开,却被旁边拥上来两个人更用力地按住他的腿。班般一抬眼就能看见好友的屁股,甚至紧紧绷着的褐色屁眼都清晰看见,下意识想要躲闪又被强硬地按了回去,强迫他把头部固定在原处。

    旁边人起哄道:“快放出来呀!刚才不是还说真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