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满了、求我们让你排出来吗?”

    夏茸摇头崩溃道:“不行,不能这样……真的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平头笑着哄道:“你怕对不起你的好朋友?不用怕,等会儿他也一样要对你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夏茸还在摇头,但他实在被灌入了太多的水,屁眼绷紧的程度已经到了极限,稍稍一放松,肠道内的液体就“嗤”地喷射出来,一开始还喷得比较远,到后面淅淅沥沥,几乎全部洒在了班般的脸上。

    班般清秀的面容被夏茸的排泄物沾满,尽管并不脏,但这种用体液羞辱好友的做法他们都是平生第一次体验。他的头发、睫毛都湿透了,沾着颜色可疑的水珠,期间还不时有人哄他“把嘴巴张开”“快喝你好朋友的圣水啊!”

    夏茸被放倒在地上的时候几乎崩溃,最让他无法接受的还是他发现自己的性器半勃起了——他居然从这种做法中获得了快感!他哑着嗓子对班般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班般好不容易才能开口说话,但他只是摇了摇头,小声说:“你的东西没什么脏的……那等会我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夏茸轻轻点了点头说:“没事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等到夏茸真的面朝上躺着,班般被人把着双腿抱在怀里,嫩鼓鼓的屁穴正对着他俊秀干净的脸庞时,他还是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和刺激。他闭了一会儿眼睛,又忍不住睁开,没想到班般恰在此时没能忍住,从屁眼里“哧哧”地喷出了大股大股的清液。

    夏茸被好友排泄出的液体兜头浇了一脸,一不小心呛到了咳嗽起来,班般想收势已来不及,仍然无法自控地喷洒着肠道内的积蓄,夏茸连连咳嗽,情急之下竟然还喝了好几口下去,口中一时充满了那种微妙难言的滋味。

    等班般也排泄完毕放下来,夏茸的脸已经涨得通红,分不清是因为咳嗽还是羞耻。旁边人把他们拉起来,用水龙头分别给两人洗了脸,才把湿淋淋的两人重新推回公厕中间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从头发到睫毛都湿透了,顺着下颌往下淌着清水,本该非常狼狈,但因为底子太好,居然有种清纯诱惑的味道,把一群人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是微微苦笑——但这苦笑里又有一丝丝彼此了解的赧然——班般摸了一把夏茸的胯下,小声说:“……你也硬了?”

    都说男人是欲望的动物,那基佬就是欲望中的欲望动物,虽然清楚是被强迫的、羞耻至极的事,身体本能的愉悦反应却无法控制,也难以抵御这份已经尝到过的舒爽。这两个平时看起来端正温柔的大学生,私底下也不是没有偷偷幻想过被精壮悍实的民工、大叔们轮流奸淫,却因为距离现实太远,只能压抑了这份想法,靠着好基友的手互相抚慰、达到高潮。

    现在眼看无法逃离,这群人又刚刚好满足了他们无法言说的隐晦幻想,埋在心底作祟的那份淫荡也不禁蠢蠢欲动着,探出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夏茸脸颊晕红,也小声和班般说:“……待会节制一点,别弄出血了,没有病,伤风感染也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班般拿小手指头勾了一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在场的资源非常有限——只有夏茸和班般两个人,所以他们也没能窃窃私语多久,就被分别抱开,各自围拢了一圈的人。

    夏茸被正面抱着放到隔间的马桶盖上,两条腿分开吊起来,大大地打开着,臀缝间那个深褐色的肉洞经过刚刚的一番折腾,比原来大了一圈,软肉微微嘟着,像一朵淫糜的肉花。平头就站在他面前,显然对这里很感兴趣,拿两根手指捅进去转了转,等扩开一定空间,又使劲塞了两根手指进去。四根手指在狭小的肉壁内张开又合拢,夏茸几乎能清晰感觉到他手上的骨节和老茧,好像下一刻要被撑开胀破一般,不禁低低哀求道:“别这样弄……太多了、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说着,旁边有人拍着他的脸,示意他转过头来。夏茸刚一偏头,就看到一根粗壮狰狞的肉棒竖在眼前,还勃勃冒着热气,那人道:“憋死我了,快给我舔舔。”

    夏茸试着探出舌尖,在那肉棒上轻轻一舔,立刻感觉到一股又腥又苦的、男性特有的骚味,他稍稍迟疑,对方却不耐烦起来:“小贱比装什么纯!赶紧把嘴张大点,都给我吃下去!”

    他被按着脑袋往前一送,鼻子就顶在了这根热哄哄的鸡巴面前,没办法只能张开了嘴,把肉棒往里吞进去。因为正面面对着平头,夏茸只能偏着头吃鸡巴,吞不下去太深,脸颊还被粗大的鸡巴顶起来鼓鼓囊囊的一块。

    舌尖扫过肉棒上凸起的筋脉时,夏茸感觉自己不由自主地开始分泌口水,这股扑面的腥臊气好像也变得没有那么难忍,相反带着一种难言的诱惑。对方嫌他吃得不够深,抓着他的头发往前一顶,在脸颊被撑得更鼓的同时,夏茸也瞬间睁大了眼,从喉咙里溢出一声“嗯……唔!”

    原来是平头这时已经用手玩腻了他的屁眼,改用自己勃起硬挺的鸡巴,一杆进洞,插了个满满当当!

    夏茸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被开苞了,就在这么一个公共厕所里,被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凶狠地插入屁洞,第一次就前后一起被肉棒攻击,身体跟随着抽插的节奏摇晃,汗水和体液即将黏腻腻地流满他身上的穴洞。

    班般此刻也跪趴在地上,屁股朝后翘起,将湿润的肉洞暴露给后面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操他的人不愿意看见他的男性特征,让他跪趴着还不够,还把自己脱下来的内裤给他套上了,只把带子往旁边拨开,露出张合着的肉粉色小穴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把鸡巴顶在他的肉穴口,笑嘻嘻问道:“小鹿斑比?让我在你身上骑一骑呗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那人就把腰往前一送,粗大热烫的鸡巴顶开了屁眼,直插到底,班般“啊啊”地一叫,却被另一个人把嘴巴掰得更开,把自己的鸡巴强塞进了班般的口腔里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顶得又重又狠,进得极深,大肉棒一下子几乎顶进去了三分之二,班般被噎得直翻白眼,眼角流下生理性泪水,嘴边也不受控制地流出口水。

    他前后同时被男人的肉棒重重抽插,几乎找不到自己的意识,所幸插他口腔的人,鸡巴虽然很大,但不知道是天生早泄还是太过激动,没插几下就射在了班般的嘴里,他当然不甘心,扳着班般的下颌看着他把精液吃下去才肯松手。

    班般咽下了精液,趁着下个人还没抢上前来,扭头冲正在干着自己屁眼的人央求:“好哥哥,别、别干这么猛……啊啊,小穴、小穴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什么小穴?你还有小穴?告诉你,你这个叫骚逼!记住了么?”

    班般含着一包泪点头道:“嗯、嗯……是、是骚逼……啊啊,不要干得这么猛,骚逼要被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