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

    直到好心的小秦律师跟他讲,说郑悦言说他像狗并不是在骂他,郑悦言的生活环境比较单纯,小时候父母都忙,没空管他,只有一只蝴蝶犬陪着他长大。狗在他上大学的时候死了,他还难过了很久,和狗之间的感情是很深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在他的概念里,说你像狗并不是在侮辱你,而是——”小秦律师犹犹豫豫地说:“他大概,觉得你很可爱?”

    纪野觉得自己好像懂了。

    他捡着郑悦言在家的时候,故意穿那种勒得屁股很翘的贴身低腰牛仔裤,或者看着朝气蓬勃的连帽卫衣下面只穿一条小内裤,一边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晃,一边眼角偷偷瞄着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郑悦言依然一脸严肃地看文件、喝茶,偶尔才会被纪野发现他文件拿倒了,或者喝茶烫了口。

    而且要看文件为什么不去书房?偏偏在视野开阔区域明亮、一切一览无遗的客厅中央看。

    纪野有一天在阳台来来回回暴走了几十圈以后,回自己卧室开始查片子、找资料,上某宝看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等某宝的快递到达郑家大宅的当天,纪野钻进了郑悦言的卧室,干脆利落地自荐枕席了。

    一碗酒酿小圆子还没吃完,纪野和郑悦言就又滚到一处去了。

    纪野被郑悦言抓着两瓣屁股,一边抓揉臀肉一边抽插,纪野嗯嗯哼哼地说:“先、先把圆子吃了……一会该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趴在他身上,和他肉贴着肉,说话间泄露出的喘息声都异常性感:“没关系,凉了等需要的时候再做……现在比较热的是你的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这样一说,纪野的小穴里面吮得更欢了,穴肉密密挨挨地裹弄着郑悦言的肉棒,让他爽得直吸冷气,手抓着纪野的腰干得又狠又深。

    纪野陪他做了一天运动,这会腰软腿也软,一没提防,被干得往前一趴,脑袋“砰”地一声撞到了床头上,一瞬间都给他撞蒙了。

    郑悦言吓得也停下来不插了,探手过去给纪野揉脑袋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纪野抬起手晕晕乎乎地放到头上,因为晚了一步,只能放到郑悦言的大手上,尴尬地跟着他的节奏揉了揉:“没……”他忽然又想起什么,另一只手到旁边柜上去捞:“哎哟,碗没有洒吧?”

    “没洒。”郑悦言按住他晕晕乎乎乱挥的手,视线在床头柜和床上扫了一圈,眯了眯眼睛说:“小野,你觉不觉得你的卧室小了点?”

    纪野看郑悦言没有继续做的意思了,挪了挪屁股让那根大肉棒从自己小穴里滑出来,“啵”的一声,他搔了搔有些发烫的脸,回答说:“还好吧,我觉得挺大的了,郑先生觉得小大概是家具之间摆得紧了点,等明天我重新挪一挪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的是,他以前住的“家”,加上卫生间也就跟这一个卧室差不多大,他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嫌小?

    “你别动了。”郑悦言宣布:“明天你跟管家说一声,把你的东西搬到主卧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省得我再干到一半你又把头撞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郑悦言的解释纪野反而安心多了,原来是嫌弃给他添麻烦了,那么他搬过去也没什么不可以,只不过到时候管家的眼刀子应该会很精彩。

    纪野想想,又忍不住暗笑起来。

    郑悦言不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,但这几天全家人都知道他生气得很。

    管家和纪野说是公司上的事,一个往来很久的合作伙伴为了利益朝竞争对手倒戈了,对郑悦言来说,损失还在其次,气不过的是多年的信任最后还是抵不过眼前的利益。

    而对手的知根知底也让他处理起来焦头烂额,连着几天都是到了深夜一身低气压地回来,纪野早就睡着了,等他醒的时候郑悦言又已经早早出门了。

    管家说:“先生今天就能处理得差不多了,今天会早点回来,你记得安慰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又一脸郁卒,好像在懊悔自己怎么会对这个人要求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安慰啊。”纪野抱着牛奶喝得啪嗒啪嗒响,他以前都是喝啤酒的,但郑悦言说啤酒让会嘴里的味道变得不好,叫他改喝牛奶,他也就把牛奶当成啤酒来喝: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回家的时候发现纪野没在,问管家:“小野呢?”

    管家低眉顺眼地说:“小纪少爷在楼上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开始还有点不高兴,他故意提早让管家和纪野说他今天会早回来,纪野居然还犯懒,在卧室不出来。但等他推开主卧的门,发现纪野已经坐在床上了,黑白分明的眼睛微笑着向他看过来。

    纪野穿了一件宽松的白衬衫,走近了才发现,那是郑悦言自己的衣服,纪野穿起来肥肥大大的。他似乎刚洗过澡,乌黑的发梢还带着水汽,一想到是充满自己气息的衣物将这具躯体包裹住,郑悦言的下身就以可感知的速度勃起变硬。

    他加速几步走到纪野身边坐下,被子刚掀开,纪野两条胳膊就软软环了上来。他身上果然是沐浴露清新的果香气,暖暖地将郑悦言包围在里面,一霎那让人呼吸都放慢了。

    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接了个吻,郑悦言的手不紧不慢地往下摸,底下果然什么都没穿,触手就是紧实温热的肌肤。

    等手指摸到后穴口,指尖很容易就探了进去,郑悦言满意地问:“扩张过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一边舔弄着他的锁骨,手指一边继续往里探:“好湿……自己润滑过了?”

    “对……”锁骨是纪野的敏感带,他扬起脖颈喘息着,不忘提醒:“继续往里摸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的手指在里面转了两圈,果然摸到一根细线,他扯着细线往外拽,听见穴内有什么正往外滑动,摩擦过润滑液发出“滋滋”的水声。那东西埋得很深,郑悦言往外拽的时候纪野也低低地呻吟着。

    最后摸出来是一只圆形的跳蛋,与普通跳蛋的差别也就在于外面还画了一个笑脸的图案。

    纪野为自己这拙劣的取悦有些羞赧,但还是把话说完了:“郑先生,嗯……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凭他所有的,他是真想不出比这“高级”一点的安慰方式了。

    但也许还算有用?起码郑悦言是笑得胸腔都在震动了,两个人亲密地贴在一起,纪野也能感受到郑悦言那边的快乐。

    郑悦言把跳蛋的开关往上一推,那小小的跳蛋就在手掌中震动了起来。他握着那枚跳蛋,再次把它塞入了纪野的穴口:“嗯,开心多一点……”随之而来的,是热烫的肉棒,也抵着穴口把跳蛋往更深处挤去。

    确实是……多了那么一点。但对纪野来说就是痛并快乐着了,他g点比较深,这回跳蛋经由肉棒的挤压一直进到了从未有过的深度,直接抵上了他的g点。郑悦言还没怎么抽插,纪野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