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前面就泄了一回。到后来他更是抱着郑悦言全身颤抖,不断被送上高潮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嗯嗯……郑、郑先生……”纪野迷乱地呻吟,身体一阵阵地痉挛,极致的高潮让他声音都破碎了。

    “别叫郑先生。”他听见郑悦言的声音。

    度过了这一波高潮,纪野睁开迷蒙的眼睛,透过汗湿的头发看着郑悦言英俊的脸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好……主人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闻言,眉心微微一皱,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表情,但莫名地让纪野觉得后心一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天纪野差点被干死在床上。

    第四十九章 爱犬少年·中

    有天早上,纪野还在睡着,主卧的门被人莽莽撞撞地推开了。

    来人大叫道:“叔!你就救我最后一回吧!”

    纪野被他的嗓门吓醒,发现是郑悦言那个爱闯祸的二世祖侄子,他身上没穿衣服,有些尴尬,拉着被子半坐起来和他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不回自己房间?”大侄子问:“我叔呢?”

    “郑先生去公司了。”纪野没说自己就住这里,毕竟不算个事儿,免得给郑悦言难堪,“你有事的话,电话和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也就当面我还能求求他,要在电话里他多一个字儿都不带给我的。”大侄子哭丧着脸原地转圈,想了想一手握拳在手心一敲:“有了!我给你写个纸条,你马上去公司给他送去,跟他撒个娇帮我求求情,回头等我过了这关我送辆跑车给你!”

    “我?”纪野还在茫然之中,被大侄子匆匆写了纸条塞在手里。

    大侄子恨不得给他跪下:“对,马上去吧,今天是最后一天,我不能再出门了,就在郑家躲躲。求你了,你这是救我的命啊!”

    纪野走到郑悦言公司楼下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推搡出来的。想了想这事还是太可笑,他又不算郑悦言什么人,哪有资格在他面前指手画脚还替人求情的。他靠睡来报恩,郑悦言也就顺便睡了,除此之外,哪还有多余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清楚了这点,他扬了扬嘴角,手插进卫衣兜里,转身就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进去?”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:“有事找我?”

    纪野抬起头,郑悦言原来刚才就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您、您怎么在这儿?”纪野有些惊讶,还相当心虚。

    郑悦言示意手里拎着的星巴克袋子:“买点咖啡犒劳员工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来,那个……”说路过太牵强,纪野难得磕巴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”郑悦言一手扶住他的肩膀,“就跟我上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在公司是个有亲和力的老板,虽然冷峻严肃,但员工们接过他分发的咖啡时,都是两眼冒星星双手接过的,显然都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纪野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,就稍微有些无所适从地局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诶,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个小帅哥呐——老板的亲戚吗?”

    “卷毛大眼睛,长得真可爱!就是皮肤黑了点儿!”

    可爱你妹!黑你妹!老子这是小麦色,自然美!听着身后的窃窃私语,纪野恨不得转过头去朝她们呲牙。

    “回去了,跟紧点儿。”被一把揽过肩膀,纪野后知后觉地跟着郑悦言上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因为太过诧异,他一时都没听见身后压抑着的大片“好萌好萌”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跟着郑悦言到了他的办公室,郑悦言倒是没有再急着问纪野是来做什么的了。他的工作很多,进来以后就先处理文件,叫纪野在会客沙发上坐下,让他先等一会儿,又叫秘书进来给他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纪野乖乖在沙发上捧着茶喝,喝完了还把杯子握在手里,抬头看着郑悦言工作的身影。看了一会儿,又甩甩头,把脑子里无谓的念头甩开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不是他可以肖想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无聊?”郑悦言倒是注意到他的动作,叫他过来,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:“没带手机出来?那就先拿我的玩会,密码6个1。去里面休息室玩,别睡着了,等会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纪野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意外收获,他捧着手机到郑悦言办公室的小套间的床上,解开密码锁,发现郑悦言手机上只有几个脑残小游戏,连微博也没装。

    他不敢看郑悦言的短信和电话,随便打了两盘小游戏,之后就退出来,暗搓搓地打开了郑悦言的相册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相册是更容易泄露一个人秘密的所在。

    没想到郑悦言的相册里,居然全是狗。

    都是同一只,活泼地奔跑着的、打滚的、睡着的、卖萌的,是一只品相非常好的蝴蝶犬。

    要不是郑悦言昨天还干他干到两点半,他都要怀疑郑悦言是不是有人兽癖了。

    不过郑悦言在跟他做爱的时候特别喜欢形容他像狗,姿势也最喜欢狗交式,更有甚者第一次见面就说他像狗,所以其实也……并不冲突?

    纪野正神游天外地胡乱脑补,忽然被人握住了手: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吓得一激灵,一种做了坏事被人抓到的感觉,刚被他脑补的主角坐在他身边,一只手臂环过来,几乎把他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对不起,我这就关上。”纪野连忙说。

    郑悦言反而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没关系,你可以看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的手指握着纪野的,在屏幕上滑动:“这是lucky,可爱吗?”

    他的呼吸就喷洒在纪野的耳后,纪野吞了吞口水,回应道:“嗯……很可爱,它品相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lucky从小陪着我长大,比起父母,它反而更像我的亲人。”郑悦言低声说:“它在我上大学的那年死了,是自然老死的。”

    纪野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道什么歉?是我把手机给你玩的。”郑悦言手指继续滑动,打开一个文件夹: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纪野看了,脸上立刻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那竟然是他的照片。

    不知道郑悦言是什么时候拍的,纪野睡着了,头发乱蓬蓬地陷在枕头里,眼角红红的。郑悦言很会构图,角度、灯光、剪影配合在一起,显得静谧而温暖。

    郑悦言的手机相册里,除了陪伴他长大的狗,居然只有他的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纪野想看郑悦言又不敢,怀里却像是忽然揣了一只小鹿,在他心脏上踢踢踏踏。

    郑悦言握着纪野的腰,把他捞到自己的腿上,两个人亲密地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郑悦言把纪野那张照片调出来,和lucky的一张照片放在一起,来回循环播放,见纪野不解,他出声提示道:“你看,我就说你们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纪野的脸黑了。

    像像像!纪野愤愤地感受着底下那顶着他的、有愈发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