涨大趋势的硬物,愤愤地挪动小屁股磨蹭着,努力让它变得更大一点。

    既然这么像,你对着你的lucky也会硬吗?!

    禽兽!

    纪野赌气撩火,郑悦言当然也没跟他客气,把休息室门一关,回来就剥了他的牛仔裤。

    纪野穿着一条小裤衩面对面跨坐在郑悦言身上,他还想把小裤衩也蹬掉,被郑悦言按住了腿:“别脱,就这么操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的鸡巴热热地弹跳出来,顶在他的内裤上,纪野也配合地拱着屁股,让这根大肉棒在他股沟里来来回回地磨蹭。

    到后来半条小裤衩都湿了,黏黏地贴在纪野的屁股上,郑悦言伸手把它拨开一点,露出后面的肉穴来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还做到深夜,此刻后穴并不难插入,手指甫一进去,就被穴肉湿湿热热地嘬住了,热情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纪野还穿着内裤,郑悦言就拨开一边挺着肉棒操了进来,纪野咬着自己的手指浪叫:“嗯嗯……进来了,好热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抬了抬下巴,碰一碰他的唇,笑着说:“别叫了,隔音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知道……隔音不好、还做……”纪野断断续续地说,“不是说……一起吃饭吗,哈,别……别顶这么深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姿势让郑悦言不能动作得太快,但每一下插入都是又狠又深,眼看着纪野被他干得都要哭了,他再抓着他的腰用力往下一按:“你这不是、正在吃吗?”

    纪野被这一下深的直接刺激得射了出来:“唔……你怎么……怎么这样,哈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性器嗤嗤地喷出几股白浊,喷洒在两人的小腹上,穴里面也一阵阵地绞紧,他伏在郑悦言肩头脱力地喘着气:“没劲儿了,我歇一会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扣着他的后脑,让他稍微后退了一点,随即温热的唇舌就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柔软灵活的舌头轻而易举地顶开唇瓣,扫过牙床,找到里面同样柔软湿热的小舌,发出啧啧有声的吸吮。

    以前到兴奋处,比这更激烈的亲吻也有过,但这一次不知是怎么了,纪野觉得这回的亲吻格外不同,那头小鹿在他心里面横冲直撞,快要把他撞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紧……”郑悦言恢复了律动的速度,一下一下地把他往上顶,在他耳边说:“怎么夹这么紧,夹得我鸡巴都痛了,嗯?”

    在纪野眼里,平日严肃禁欲,到了床上淫话不断的男人有种难以言喻的性感,他不知道自己脸红了,只觉得脸上烫得厉害,不敢直视郑悦言的眼睛,把脸埋在男人的肩膀上,才小声说:“我都这么努力了,你还不快点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郑悦言轻轻笑了一声,低声说:“没有套,我射在里面?”

    纪野觉得自己的脸能煮熟一个鸡蛋,他真不知道自己这次是怎么了,平时脸皮厚得什么play都能玩,这会却为一个内射臊得要命:“射……射呗。”他吞吞吐吐地说,“您放心,我什么病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等说完,被郑悦言堵住了唇:“胡说八道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本就是面对面相拥的姿势,纪野忽然觉得后背的胳臂加重了力气,把他勒得更紧,他也悄悄地张开手臂,让两人赤裸的肉体更加贴近——郑悦言的精液,完完全全地射在了他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郑悦言射出来之后,两人还维持着相拥的姿势抱了好一会儿,空气好像变成了突然粘稠起来的绸带,放慢了流速,将两人密不透风地包裹在一处。

    一直到纪野觉得自己后穴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往外流,才挪了挪屁股,让那根软下来之后仍然相当可观的大家伙从他后面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,我去洗澡。”纪野仍有些莫名其妙地臊得慌。

    站在隔间的淋浴喷头下,纪野跳个不停的心脏才稍稍有和缓的趋势,头脑稍微冷静下来了以后,他突然如梦初醒地“哎呀!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——把郑悦言他大侄子给忘了!

    套间的休息室很小,他这边一出声,郑悦言就听见了,几步走到门外,问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摔了?”

    纪野有些羞愧地搔了搔脸,没想到自己竟能见色忘义到这种程度,他拧了拧开关,调到冷水的位置,好让自己清醒一下:“没有,那个,今天早上你侄子找过来了,他好像不能再出门,所以拜托我到公司来找你,他写的纸条,就在我卫衣的兜里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个来找我的?”郑悦言的声音突然下降了一个调子,听上去莫名地令人心慌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的……”纪野有点懵,但仍然诚实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做这种事。”郑悦言淡淡地说:“他的事,用不着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我知道了,我以后不……”顾不上心里的想法,纪野第一反应就是连声道歉。

    但没人回答他,郑悦言回去穿好了衣服,“砰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只有冰冷的水流源源不断地从头顶浇下来。

    纪野洗好了澡,出去的时候郑悦言刚刚放下电话,眉头微蹙,严肃而淡漠。

    纪野抓了抓衣服下摆,对着郑悦言露出一个笑脸:“郑先生,我洗好了,你也去洗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闻言站起身,朝他这边走过来:“他的事我已经处理了,你以后不需要管他,没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纪野小声说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这次也没有回答他,“砰”地一声带上了休息室的门。

    两人索然无味地吃了一顿姗姗来迟的午餐,没多久郑悦言就下班了,开车和纪野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等红绿灯时郑悦言接了个电话,纪野坐得很近,隐约听到那边说:“先生,您预订的……需要确认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问了地址以后说道:“好,我顺路……”他的视线忽然在一边的纪野身上扫过,立刻改口说道:“不,不顺路。这样,我两个小时之后再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郑先生。”纪野突然笑着出声:“我突然想吃那条街上的甜甜圈了,等会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,您先去忙您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看着他,似乎犹豫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郑悦言的豪车绝尘而去,纪野也买到了这条街上有名的甜甜圈。

    他刚打开包装,还没来得及咬一口,被人迎面撞了个趔趄,手里的甜甜圈也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心疼地站在那瞅,思索着要不要捡起来把没脏的地方吃了,一条流浪狗摇着尾巴窜过来,叼起地上的甜甜圈,嗖嗖地跑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操。”纪野轻声骂道:“活得还不如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而且,也许在郑悦言眼里,他也不过是一条狗的赝品罢了。

    第五十章 爱犬少年·下

    纪野平时最喜欢呆的地方是郑悦言家后面的小花园,秋千款摆,绿草青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