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,阳光扑在指尖,不管怎样糟糕的心情都会跟着变好。

    他大字型地躺在草地上,张开手举在眼睛前看阴影的形状,正在发愣,听见管家叫他:“小纪少爷。”

    管家站在花园边上,手里捧着一杯牛奶:“先生听说你最近总在花园里玩,他说最近日头毒,叫你别在外面晒太久,喝了牛奶去睡个午觉。”

    纪野一骨碌爬起来,头发上还支棱着几根草,呆呆地说:“知道了。”就像只被太阳晒蔫了的小犬。

    管家实在看不惯他这样子。郑悦言的庭院是请了专家精心设计的,一草一木都有讲究,偏偏纪野总爱大喇喇地瘫在上面滚来滚去,先生还一句都没说过他,导致他到现在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摧残了多少名贵花草。管家把牛奶放进他手里,就算完成任务走开了。

    纪野倒不在乎管家怎么看他,双手捧着牛奶,皱着眉、又微微扬着嘴角,咕嘟咕嘟都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牛奶的味道,但郑悦言出差一个礼拜还想着问问他的情况,是不是代表他在郑悦言这还不算“失宠”?自从上次他“多管闲事”以后,面对郑悦言就总有股说不上来的别扭,有天晚上郑悦言压上来的时候,他居然还胆子肥到直接把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虽然下意识的那一下,他自己反应过来也出了一身冷汗,连忙转身去抱郑悦言的胳膊,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倒没有多生气,反而低头看着他,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第二天郑悦言就出差了。

    纪野喝了牛奶,就该按照郑悦言的吩咐,上楼睡午觉。

    奈何他在主卧的大床上,从这头滚到那头,滚了好几周还是睡不着。他反复地想着郑悦言借管家之口传的那几句话,脑洞大开地想着,深沉睿智如郑先生,会不会在这几句话里包含了什么深意需要他自行领悟,作为他最后的机会,如果他悟不出来就可以收拾包袱滚蛋了。

    日头毒……别晒太久……喝牛奶……

    !!!

    纪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,郑先生会不会是嫌他太黑了?!

    虽然他这明明是健康的小麦色吧,可他启蒙阶段懵懂地观摩小黄文的时候,里面的小受个个都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。他赌鬼爸爸也不白,先天基因就差一截,他前十几年又爱疯爱野,晒了一身小麦色,再加上这些天自暴自弃的日光浴……简直还要再黑几个色号!

    纪野的午觉再也睡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打开某宝,搜索“美白面膜”“美白面霜”,想了想白也不能只白脸,郑先生看他屁股的时间不比看他脸的时间少,又开始搜索“美白身体乳”“美白膏”。他下了一堆单之后又看到之前光顾过的“用品店”上新了,点进去一看,差点被那“人形犬”主题闪瞎了眼。

    等待郑先生出差归来的日子里,纪野兢兢业业地在屋里捂白,早晚各一杯牛奶,按时按晌敷面膜,忍着违和感一天三次地抹各种面霜乳液。

    郑悦言回来的那天,一进门就看到纪野闪亮又暗含期待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……”他失笑道,顺手捏了捏纪野的脸颊:“唔,手感不错。”

    纪野:qaq!

    努力有回报了!

    郑悦言当然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,只当纪野是因为想他抛弃了那点小别扭,自然也跟着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郑悦言高兴了,纪野也高兴了,两个人就要妖精打架抒发一下高兴的心情。

    谁知道纪野在浴室搓搓洗洗的功夫,等他出来就看到郑悦言已经侧身躺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出差太累,纪野撅着小屁股趴在他面前,用指腹隔空划着郑悦言眼下的青黑。他看了会儿,洗澡中兴奋起来的小帐篷渐渐下去了,头一拱一拱地窝到郑悦言温暖的怀里,闭上眼睛跟着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还是来了一发,是纪野主动骑到郑悦言身上,自己做了润滑,手指分开湿漉漉的小穴,把对方晨勃的鸡巴一点点吞下去。

    郑悦言睁开眼就看见纪野跨坐在他身上,喘息着把他的肉具往自己身体里塞。眼尾发红,神态忍耐,玻璃珠似的清澈眼睛里面蓄满了生理性泪水,一发现他睁眼就撒娇似的流下来:“呜……好粗,撑满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尖,稍微后退坐起来一些,性器被带出来一段,纪野不满地抱怨:“好不容易才吃下去的……”身体往前凑了凑,腿朝外劈开,小穴儿跟着再分开一点,把肉物重新吞吃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精神?连懒觉都不睡了?”郑悦言手指去揉他长长了一点儿的头发,“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纪野下意识反驳,想了想又觉得在床上犟嘴没必要,而且放在以前他要是这么勾引,郑悦言早把他往死里操了,这会儿却还一直不紧不慢的,温温柔柔又纵容的样子,不像在看床伴,反倒像是在看熊孩子。

    “嗯,想您了……”纪野改口道,稍稍趴下身子:“主人,我没力气了,干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纪野怎么叫,他都觉得郑悦言这回有点温柔过头了。他不得不浪叫了好多次“用力”“啊啊操死我”“再快一点不要停”,管家来问早餐的事敲过一次门,一听屋里的动静转身走得飞快。

    在管家那里的祸水印象肯定是洗不掉了。

    但纪野难得的觉得委屈,郑悦言总像顾忌着什么似的,款款的摆着腰,不疾不徐地操他,在纪野看来就是连干他都懒洋洋地提不起兴致,而且缠着要来第二发的时候还被以等会要开视频会议为由拒绝了。

    别说祸水,纪小野快成了看腻歪的熊孩子,泼出去的水了。

    纪野心里有点凄凉,但又明白郑悦言如果真腻烦了他也没什么办法,本来就是路边捡回来的一条小狗,趁着还能汪汪叫讨他欢喜,有一天是一天算了。

    晚上郑悦言说自己有工作要忙,叫纪野喝了牛奶自己先睡。到了十一点多钟,书房里面还隐隐约约透出光线来。

    “小狗……”

    纪野今晚不想喝牛奶,偷偷趁着没人注意想要倒掉,“无意路过”书房,捕捉到这个词之后瞬间支楞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条件反射,他现在就连听到“小狗”这个词,都会下意识联想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外人……”

    纪野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,外人?是在说他吗?

    淡漠磁性的男声源头并不知道他的存在,也无法顾及他的感受,淡然平静地宣布:“而且我觉得,他也越来越不像lucky了。”

    好了,确认是他了。

    纪野想,他之前还在自我安慰,好歹他还有像狗这一条好处,现在好了,连这仅剩的一点也不见了。他吸了吸鼻子,酸涩的感觉有点控制不住。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