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已经有打算了,一步一步来。”

    该说不愧是郑先生吗,连了结一段关系都是如此从容不迫,今天的做爱,恐怕就是为此奏响的前奏吧?纪野匆匆拿手背抹了一下眼睛,却忘了手上的牛奶,瞬间带歪泼了一小片出来。

    他慌慌张张地蹲下用手按住,似乎想用肉掌吸收掉那些调皮的液体。但紧跟着就听见书房里面的声音说:“那就这样,再见。”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几乎是立刻跟着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纪野心里更慌了,顾不上再管牛奶的事,连滚带爬地跑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郑悦言从书房里出来,正要关灯,借着光亮一眼就瞧见了地上的印记。

    乳白的一滩液体上印了一个手印,鲜明得就像雪地里小动物小小的梅花爪印。

    郑悦言笑着摇了摇头,希望他没听清楚刚才自己的话才好。

    不然,要减少多少惊喜啊。

    “郑先生,您明天有时间吗?”这天纪野送郑悦言出门时,少见地问了他的行程。

    他微微仰着脸,眼睛大而清澈,原本郑悦言最喜欢给这双眼睛的形容词是明亮,但这会纪小野的眼睛里面就像落了一层影子,流动着淡淡的忧郁和成熟。

    郑悦言看着他的眼睛心里似有所感,把心里浮现的明日行程表推翻:“我会提前回来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会在家等着您的。”纪野微笑着说:“上班小心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隔日郑悦言推门回来,纪野委实给了他一个相当震撼的惊喜。

    纪野头顶毛绒绒的两只犬耳,手足上戴了厚厚的犬爪套,一根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摇晃来摇晃去,走动之间还能看到,那居然是插入式的,深深没入色泽漂亮的小穴里面。

    纪野久违地热情得不得了,郑悦言一进门就扑在他身上。郑悦言尚穿着一身正装,纪野手臂环抱着他的脖颈,两条腿分开腻在他身上,娇嫩的大腿内侧磨蹭着挺括的衣料。

    郑悦言有健身习惯,尤喜登山,纪野这点重量对于他压根算不了什么。他两只手托住纪野的屁股让人抱得更稳,指腹顺势在他臀肉上打转,发觉这孩子的皮肤比以往白了不少,连肌肤也更加细嫩滑腻,这么一摸呼吸就不由自主加重了。

    他把纪野放到床上,拉开他的腿让他平摊开来,将身上的每一寸都清楚地袒露在自己眼前。他在上方欣赏了一会,这才俯下身来含住了纪野的乳头。

    他实实在在被撩起火来,吮吸了一会就用了力,牙齿时轻时重地叼着充血的肉粒咬下去,手也找到纪野下身精神抖擞的小纪野帮他手淫,一下下撸得又快又重,纪野在他身下就像砧板上的鱼一样任凭施为。偶尔牙齿咬合的节奏和撸动的频率吻合,纪野身体会猛地挺起又落下,如同潮汐般涨涨落落。

    纪野在他这番攻势下没能走过几个回合就乖乖缴了械,郑悦言抓了一手的精液去撸他身后的大尾巴,把蓬松的尾巴都变得湿漉漉的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主人……”纪野小声地叫他。

    郑悦言起身解自己的皮带,纪野就稍微支起一点身体一眨不眨地看着,直到郑悦言脱下内裤,狰狞的肉物从布料的包裹里猛然弹出来,他才感慨似的说:“好大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天天见?还觉得大?”郑悦言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纪野摇了摇头说:“第一次从这个角度考虑它到底有多大……”他把手上的爪套摘了,坐起身凑近了些,伸手握住郑悦言的鸡巴,一只手竟环不过来,两只手一齐托住了那根巨物,张开嘴巴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纪野这还是第一次给郑悦言做口交,他先是试探性地含进去个龟头,皱了皱眉吐出来,又张开嘴巴往里面吞得更深。眼看着自己蓬乱的黑色阴毛扎着纪野的脸蛋,茎身粘连着少年晶亮的口水,郑悦言快要疯狂,又在失控前挣扎着压抑住汹涌的欲望:“别给我做这个,小野乖。”

    纪野自下而上抬眼看了他一眼:“可是我想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等我去洗个澡,我现在一身臭汗,很脏,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不脏的。”纪野眯起眼睛,探出嫩红的舌尖在龟头处有一下没一下地舔弄:“主人不脏的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被他撩得大脑空白,等回过神来,他是在浴室洗澡没错,可纪野也跪在他身前,吞咽着他的鸡巴。他的手放在纪野的头上,从赞许的抚摸到后面失控地捧着他的脑袋,挺着鸡巴在他的嘴里面强硬地进出。

    纪野的那套情趣套装已经全都被水打湿了,毛发结成一绺一绺,湿淋淋地贴在身上。无论是他主动给郑悦言口交,还是郑悦言插着他嘴巴的时候,他都是乖乖地张着嘴巴,任由肉物在口腔内冲撞。

    郑悦言抵着他的脸射的精,白色的精液粘在头发上、挂在鼻梁、嘴唇上,尽管很快被水流冲刷掉,但那副淫靡而乖巧的模样却极其深刻地刻在了郑悦言心里。

    从浴室出来,郑悦言正想给纪野也口一次,却被他拉住了。

    纪野笑眯眯的:“用前面不如用后面,反正我光靠后面也能射的。”他仰面躺着,冲郑悦言分开腿,露出还紧紧含着犬尾的小穴:“干我好不好?主人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俯下身去吻他的嘴唇,手放到犬尾上正想往外拔出,纪野却说:“……不要拔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尾巴的狗狗怎么能算狗呢?主人,不要拔我的尾巴呀。”纪野翻了个身,屁股撅起来,两只手将穴口扒得更开:“我做了润滑了,就这么插进来,主人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怔了怔,他忽然明白过来,激情在一瞬间如潮水般退却,他拉住纪野,把他从身后抱进自己怀里,叹息着说:“你没有必要这样做……”

    纪野看着他的脸,神色也跟着平静下来,朦胧的影子似乎重新出现在眼底,他问道: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必要刻意模仿……狗的行为举止。”郑悦言也知道这个形容并不好听,难得地顿了一下:“毕竟你又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又不是狗。”纪野替他补完,还反问:“而且也越来越不像,不伦不类,惹人好笑是吗?”

    郑悦言蹙眉道:“你怎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“不这么想怎么想?”纪野从他怀里挣扎出来,扯下来头顶上的耳朵往地上扔:“是不像!可是人谁他妈稀罕演狗啊!”

    积攒多日的委屈、愤怒一起爆发出来,纪野气的眼圈儿发红,又粗暴地去扯身后的尾巴:“我也知道我是个人,我不想当狗!可是谁让你喜欢!你喜欢,我就拼命去学,学得他妈比数学课还使劲儿!然后你又不喜欢了!”尾巴被硬生生一把拽出来,疼痛和加上之前的情绪让眼眶一瞬间不争气地湿润了,他拿手背使劲抹了一下眼睛,吼道:“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,然后又嫌我学得不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