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了,有你这么玩儿人的吗?!”

    郑悦言看到他掉了眼泪,连忙去拉他:“小野,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纪野跳下床去柜子那里翻找自己的衣服,草草地胡乱往身上套:“我再也不稀罕学狗了,谁爱学谁学,你再去找个你觉得更像的人好了!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,反正、反正我就是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反正我本来不就是外人么,但一想到是自己偷听来的,临在嘴边又把话咽了回去。他觉得一旦自己说了这话,把一切赤裸裸摊开来,他和郑悦言之间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又和完了有什么区别呢?他都已经和郑悦言摊牌了,他再也不会扮演他喜欢的热情小狗角色了,心底仍然残存的希冀和不死心让他觉得羞耻,他再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,不想留在这只会让他难堪的地方,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大门外的时候和管家正面撞上,管家看他这一身悲愤气场,忍不住问:“小纪少爷,您这是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纪野对他重重“哼”了一声,没回答他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子他也忍了很久了!成天一口一个“小鸡少爷”,谁他妈是鸡啊!就算在你先生家里没有人的地位,起码也是条狗吧!

    郑悦言没多久也匆匆跟着下来,问管家:“小野呢?”

    管家第一次见郑悦言如此衣衫凌乱的样子,惊诧得舌头都打结了:“小、小纪少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以前从未留心过管家的称呼,这会听了眉头微微一皱:“以后别这么叫他。”

    管家仍处在愕然中,本能应道:“是、是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道:“以后就叫他少爷,咱们家只会有这一个少爷,用不着作区分。”

    纪野一怒之下离家出走,身上什么也没带,等冷静下来了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,连手机也没拿,想支x宝付账都不行。

    他一般准备和郑悦言上床的时候,都会事先灌肠,再饿上一两顿保持肠道清洁,到这会他已经连着饿了两顿了。他整个人又冷又饿,又不想离开郑宅太远,只在附近的一条步行街上闻着香气走了一下午。卖烤鸡架的大娘看他长得好看又可怜,叫住他主动送了一份鸡骨架给他吃。

    纪野蹲在摊子底下吃得热泪盈眶,连声感谢。大娘猜想他是离家出走,看他狼吞虎咽的吃相叹了口气:“孩子,听没听过那个故事?我才给了你一顿饭你就这么谢我,你家人养了你这么多年呢,啊,有什么仇怨过不去?”

    纪野听着听着又想哭了。郑悦言虽然不是他爸,但比他爸对他好多了,供他吃供他穿,还让他跟自己睡一个屋,也从来没打骂过他,哦床上的那些不算。

    郑悦言真是对他很好很好了,就是一直拿他当狗这点太叫人生气了,后来还嫌弃他学得不像……

    但这也不能怪郑悦言吧。纪野抽抽鼻子,郑悦言又没逼他,床是他自己爬的,爱也是两个人做的,你情我愿的事,郑悦言不过是要求特殊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开始检讨自己,怎么就跟郑先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?就算郑悦言不想要他了,之前对他的好也还在,他不应该冲郑先生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纪野一想通,抬起头眼巴巴地说:“大娘,能借您手机用一下吗?”

    他没敢直接拨到郑悦言手机上,先打了郑宅的电话,是管家接的,纪野犹豫了一会才说了个“我”字。

    管家却是立刻就听出来了:“小……少爷?”

    纪野来不及纳闷怎么离家出走一趟他就成小少爷了,压低声音问:“先生在家吗?我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先生之前接了电话出去了,应该是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啊……”纪野的声音蔫了下来,郑悦言是去忙公司的事了吗?在和他大吵一架之后?也对,那根本不能算吵架,只能说是自己单方面的任性,郑先生没放在心上,去处理自己的事情,也是很正常的:“那就这样,我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先生回来了,少爷你和先生说话吧!——先生,是少爷打过来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纪野还来不及阻止就听见那头一阵窸窸窣窣,明显是换人接听的动静。电流声间是短暂的沉默,纪野觉得自己捏着手机的手心都在向外沁出汗来。

    “小野?”是郑悦言熟悉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郑先生,对不起,我……”纪野慌张地想道歉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种话。你现在在哪里?我叫人开车去接你。”郑悦言没给他说完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他冲郑悦言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之后,郑悦言还愿意接他回家,就算不是亲自来,也很让纪野满足了。

    不过纪野记得自己走出来才花了二十分钟,怎么郑家来接他的车子反而开了快一个小时还没到地方?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路吗?”纪野好心地问。

    司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回到刚刚那个路口,我可以帮你指路。”纪野诚恳地继续说。

    司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耳麦里终于传来主家示意可以了的指示,司机大松一口气,转头对纪野说:“少爷您放心吧,我刚刚就是在人生的岔路口出了个小差,现在保证将您准时带回家!”

    纪野:这个司机怎么怪怪的,该不是被掉包了准备绑架吧……

    但一想到绑谁都比绑他有价值,纪野又宽下心来,继续烦恼等会儿见到郑悦言该怎么解释道歉。

    谁知道进门之后郑悦言压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站在玄关口,被郑悦言拉住了手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等等,郑先生,我还没脱鞋呢!”纪野踮着脚磕磕绊绊地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郑悦言回头看了他一眼,居然半蹲下身,一手揽肩膀,一手横过膝盖,就这么把他打横抱了起来!

    纪野完全懵了,他不知道郑悦言这么急是打算带他干什么,但他此刻近距离看着郑悦言,才发现对方额头鬓角上出了许多汗,好像刚刚做了什么重体力劳动似的。

    一直到楼上主卧的门口,郑悦言才把纪野放了下来。郑悦言手搭在门把手上,转过头来看着纪野,神情严肃:“小野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纪野说: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做了很多准备,很多策划,但这一时半会全都来不及做。但我怕我再不做,你下次就真的跑了。我只能先这样,等以后再慢慢给你补上,你不要生气,好吗?”

    纪野呆呆地说:“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拧开了门把手。

    纪野的视线机械地随着门开的声音,从郑悦言的脸上,挪到了主卧之内。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,明艳张扬的红色烈烈冲击着整个视野。

    满满一屋子的红玫瑰。

    郑悦言牵着他的手走进去,纪野这回顾不上想自己有没有穿鞋了。

    他跟着郑悦言的脚步停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