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下来。他呆呆地看着郑悦言在他面前、在满屋子的红玫瑰中间单腿跪了下来,呆呆地看着郑悦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“我非常抱歉,没能及时发现你的想法,居然让你抱着不安和忐忑过了这么长时间。形容你像小狗,是我最开始的毫无顾忌,也是因为在我心里,它是一切可爱和心动的代名词。我从没有过侮辱你的意思,也保证今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郑悦言自下而上望着纪野的眼睛:“匆匆准备了这些,和我想象中的场景有很大出入,但我希望还不算晚——纪野。”

    郑悦言叫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将手里的小盒子打开,露出安静躺在上面的、闪闪发光的美丽银戒。

    “——你愿意接受它、也接受我,成为我的终身伴侣吗?”

    纪野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地说:“我、我还有问题要问……”

    郑悦言看着他笑了起来,站起身将他按进自己怀里:“这些问题,我愿意用一生去解答。”

    纪野呼吸着他的郑先生身上熟悉的气息,听到更加熟悉的、带着微微笑意的嗓音在头顶响起:

    “现在,要说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======end===========

    第五十一章 我们能不能不解散(明星|夹乳|牛奶灌肠|一边放演出视频一边羞耻排泄)

    “段岚!段岚!段岚!”

    灯光炽热璀璨,段岚脚踩音箱,怀抱立式话筒、俯低身子,略带沙哑的歌声嚣张地流泻而出,眉眼张扬又诱惑。

    全场都被他的魅力感染,粉丝们疯了似的大声叫喊他的名字,叫得声嘶力竭——

    “段岚,我爱你!我永远都爱你!”

    他身后不远处,同样被追光笼罩的、坐在架子鼓中间的英俊青年,仍然不忘记在最恰当的时机为段岚送上最适合的鼓点,令他的魅力更放浪、也更煽情。

    比起段岚的光芒万丈,他的处境何止灰暗了一星半点,但他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失落,在汗水滑落的间隙,他抬头望着前面的人,带着微笑。

    山呼海啸般的歌颂是献给段岚一个人的,他的鼓点也一样。

    演唱会结束以后,靳沉星收拾妥当了乐器,正要去敲段岚化妆间的门,听到段岚在里面说:

    “我希望能解散mist and star。”

    mist and star是靳沉星与段岚的乐队名字,民间俗称雾中星。

    各取了靳沉星与段岚名字里的一个字,靳沉星是词曲创作、鼓手,段岚主唱兼卖脸。其实门面这个活儿他俩都可以干,但段岚的脸太艳丽、太跋扈、太有侵略性,靳沉星又习惯身处幕后不爱出风头,干脆就让段岚全包揽了。

    有段岚那张脸吸引人群,再有靳沉星的过硬词曲固粉,mas在出道三年内红到发紫,周年演唱会场场爆满,一票难求。

    但靳沉星现在听见段岚在说:

    “我希望能解散mist and star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没有推门进去,他在门外想继续听下去,但与段岚对话的人却相当平静,用一种“靳沉星知道他在说话可就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”的音量回复段岚。而段岚似乎也只激动了一瞬,在那一句的声音拔高以后,也与对方继续平和地交谈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门外的靳沉星,心情注定是无法平和了。

    靳沉星在宿舍的影音室里写谱子写到十一点,段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睡?”段岚探了个脑袋进来,在靳沉星看来他因为心虚而笑得格外讨好:“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靳沉星停下笔看着他:“还没,你吃过了?”

    段岚推门进来,晃了晃手里的袋子,得意洋洋地说:“是啊,我跟高总监一起吃的,就知道你会忘了吃,我还给你带了外带,我好吧?”

    他眉眼弯弯,笑容舒展又放松,看上去完全是一个真诚贴心的挚友。靳沉星甚至要怀疑,他听到的那句要求解散的发言,是不是他的幻听。

    靳沉星对他招了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段岚对靳沉星的严肃脸感到一丝紧张,但他还是慢慢地蹭了过去,而后被靳沉星一把拉到了腿上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前还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超级偶像,此刻面对面地坐在了他搭档的大腿上,他的搭档还抬起手,轻轻松松地解开了段岚牛仔裤的纽扣。

    拉链也被轻易地拉开,内里黑色的棉质内裤暴露出来,靳沉星在那上面重重揉了一把,又抬手去解段岚的上衣。

    “要做么……呃……”段岚一下子结巴起来:“我还没洗澡。”

    mas作为一个双人偶像组合,在粉丝群体中是有相当数量的“cp粉”的,他们会为二人之间的一个互动激动不已,喊着“要上天了”,却泾渭分明地要求着自己不要带入真人和现实。实际上段岚和靳沉星早早就滚到了一起,甚至他们自己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。训练出道时他们俩都才十七、八岁,最血气方刚的年纪,封闭训练起来又动辄一两个月,忘了是哪一回的舞蹈训练后,也忘了是谁先主动的,等反应过来,他们都已经对这种无比方便的肉体关系相当适应。

    爆红紧跟而来,八卦记者、私生粉丝无孔不入,他们为了保持健康的私生活形象,也习惯了在彼此身上解决生理需求——无论是自愿或者非自愿,客观事实是,他们居然保持了三年多的肉体关系,并且,对彼此忠诚。

    靳沉星把段岚的衬衫解开,露出他平坦的胸膛,上面两粒圆润粉嫩的肉球,软软地垂在胸口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捏住了它,另一只手拿过桌上用来夹文件的小夹子,夹在段岚的奶头上。段岚“嘶”地一声,想摘下来,被靳沉星抓住了手按在身后。他的奶头被夹子夹住了一段,还露出一个尖尖来,随着夹子的压迫迅速充血挺立,用手一拨,颤巍巍的,好像春天林梢上的一骨朵花苞。

    靳沉星对另一只奶头如法炮制,两边的小肉球都被可怜兮兮地夹起来,探出一个小小的、红嫩的尖。

    段岚的牛仔裤被扯下一半,两瓣臀肉跳出来,靳沉星把他后面的内裤卷成一小条,细细地勒在他的股沟里,勒出一道浅浅的红印。段岚的屁股本就圆滚白嫩,被褪到一半的牛仔裤一托,圆嘟嘟地,一巴掌下去都打颤,更像两瓣鲜润多汁的蜜桃。

    段岚突然被靳沉星打了屁股,臊得脸颊通红,挣扎着想站起来:“我不要,还没洗澡呢……”

    靳沉星在他耳边哄道:“好久没做了,先不真插进去,让我玩一会儿,你骚一点。”

    段岚脸更红了,为了筹备演唱会他们的确很久没做,其实他也很想,便没再挣扎,撅着屁股嗯嗯哼哼了起来:“阿星……”

    靳沉星抓着他的两瓣屁股,用力掰开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