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再松手,那两瓣蜜桃便要颤悠悠好一阵,雪白的肉浪一波一波地滚。靳沉星捏起他身后已经被搓成细条的内裤,摸索着找到段岚的屁眼,手指在那热哄哄的小洞上揉了揉,随后抓起桌上的笔,抵着他的屁眼慢慢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段岚有点不适地扭了扭屁股,说:“不是说先不插么……”

    靳沉星把笔送得更深,说道:“我先不插,让它先搞一搞你。”

    他眼看送进了一支笔还不满足,又从笔筒里抽出了几支笔,手指用力扒开段岚的屁眼,又插了两根进去。

    段岚确实是好久没做了,屁眼紧得厉害,呻吟道:“不行……快要裂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靳沉星让他趴在桌上,屁股冲着自己,他面对面地再次掰开他的肉洞,找准了缝隙,又塞了第四根笔进去。

    这回他让段岚转过身来,就发现段岚的肉棒已经翘起来了,龟头向上挺立着,形状很漂亮。靳沉星找了一条手帕,给他在顶端系了个蝴蝶结,然后叫他坐在书桌上分开腿。

    段岚两颗奶头被夹子夹得充血挺立,肉棒上系着个打着蝴蝶结的手帕,屁眼里还伸出四支笔的底部,他以这样的姿态,被靳沉星录下视频。

    靳沉星问他:“段岚,你舒服吗?”

    段岚虽然早习惯了镜头,此刻却不禁有些闪躲:“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人气地位,这样的视频一旦在公众面前曝光,将会引起多大的负面丑闻他是清楚的。可靳沉星破天荒要拍一次,他又忍不住红着脸配合了。

    靳沉星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正视镜头:“乖,喜不喜欢这样?”

    吞着四支笔的肉穴悄悄跟着蠕动:“……喜、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被人操?”

    “……想。”

    “段岚,把你想被人操的地方扒开,给大家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段岚修长洁白的手指放到自己被撑开的肉洞边上。他慢慢地用力扒开那里,越掰越大。肉洞被掰到四支笔都裹不紧的地步,四支笔扑簌簌地掉出来,滚到桌面上。

    靳沉星放下了手机,一手抚摸安慰着那被迫打开的肉洞,一手托起段岚精致的下颌,和他接了个吻。

    段岚被要求带着夹子和手帕去洗澡了,他忘了带浴巾,叫靳沉星给他递进去。

    “段岚,”靳沉星在外面问:“你会不会对这种生活觉得腻烦了?”

    段岚沉默了片刻,说出的话显得懵懂而无辜:“……没有啊?今天玩的花样还挺新鲜的,就是乳头有点疼,什么时候能摘下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靳沉星说:“出来就给你摘。”

    等段岚奶头上的夹子被摘下来的时候,他的两颗肉球已经充血到红肿,靳沉星用手轻轻一摸,他都会发出夸张的倒吸气声音:

    “嘶——真的好疼……都快麻了,刚才我以为要掉下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但靳沉星用舌尖稍稍舔弄,他又痛痛快快地发出了舒爽的浪叫:“嗯嗯……这样好舒服……”他向来对欲望诚实。

    “休假一星期,今晚别睡了吧?”靳沉星咬着他的耳垂:“灌肠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又要灌肠啊……”段岚抱怨了一声,却也没有太过反抗: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灌肠灌了四次。前两次是清理秽物,段岚的肠道被清理得干干净净,后两次则是靳沉星喜爱的观赏性内容——一次灌了清水,一次灌的是牛奶。

    段岚的小腹被液体撑到微微鼓胀,最后一次更是像怀孕三月以上似的,靳沉星在灌完一大盒牛奶以后还塞了个金属圆球进去顶住肛门。段岚额头上沁出汗来,呜咽着扭动身体,靳沉星还在他隆起的肚子上拍拍打打,让他发出不堪重负的哭叫。

    最后肛门蠕动着顶开金属圆球,白色的液体从屁眼哗啦啦地喷出来,直喷出有半米远,因为灌得太多,足足发泄了有两分钟才停下来。靳沉星用手去按揉他的肚皮,段岚哼叫着,淅淅沥沥地从肉洞里吐出最后的一点液体。

    靳沉星这次没录像,但他却用手机播放了演唱会结束后,歌迷们上传的饭拍,放在段岚眼前播放。

    饭拍中的段岚嚣张、明艳,受尽追捧与宠爱;而此刻的段岚却浑身赤裸,从屁眼中爆喷出一股又一股的热液,淫秽下贱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样一弄,段岚果然被臊得不行,一边哭一边从屁眼“喷奶”喷到停不下来,羞耻得抽抽搭搭地,靠在靳沉星怀里还要骂他:“滚开,你怎么这样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关了视频,扶着早就硬挺的肉根顶进段岚湿润软滑的肉洞里,内壁讨好地吸吮着正在对自己实行侵犯的硬物,段岚抽着气,两条长腿被掰得开开地,正面吞吃着他搭档队友的肉棒。

    在椅子上干了一阵,段岚白花花的屁股都被硌出了红印,靳沉星又让他站起来背过身去,一条腿踩在椅子上,他抓着段岚的腰“啪”“啪”地悍然抽送。

    段岚蜜桃似的臀部被生生干到一片熏红,到后来靳沉星还将他抱起来,边走边干,一路干进了两人的卧室里去。段岚几乎都没力气抓着床铺了,他侧着脸埋在被褥里,整个人被干得不住往前拱去,差一点儿就撞到了床头,又被靳沉星抱着腰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靳沉星挺腰抽送,像个永远不知疲倦的马达似的,一直干到后半夜,饶是跟他滚了几年床单的段岚也有点受不了:“你今天……怎么啦……?不行了,我快被你干死了,我都射空了,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段岚再射出一次稀薄的精液,终于软倒在靳沉星身上。靳沉星舔着他的耳垂,低声叫他:“小岚。”

    段岚身体轻颤,扭过头来抓着靳沉星的胳臂,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睁圆了:“……再叫一次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笑了,说:“小岚,再骚点儿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段岚说:“你特么的……把我榨干算了。”虽然是这样说,他也跪坐起来,一边稍稍张开嘴,探出嫩红的舌尖,舔舐着自己的手指;一边另一只手摸到下面,在靳沉星的肉根已经插在屁洞里面的情况下,又自己挤进去两根手指,将湿淋淋的肉洞插得咕叽作响。

    他的眼波里揉碎了一池星光,明烂又浪漾,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指尖,吐着诱惑的词句:“操我。操烂我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没能忍住,他又一次把自己的精液无套喷射在段岚的身体里面,看着充沛的白色的体液从身体相连的缝隙间缓缓流出来。他知道段岚也是喜欢被内射的感觉的,看他眼睛惬意地微微眯起,诚实地露出餍足表情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靳沉星又问了他一遍:“段岚,你舒服吗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和段岚的手指尚还并在一起,湿漉漉地在段岚体内搅动。段岚理所当然地回答:“舒服啊,不然我早就把你踢下床了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无限温柔地亲吻着他的眉梢眼角,柔柔问:“那我在mas是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