赶忙干笑道:“原、原来是靳少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眼睛眯了起来。这个人他很面熟,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是家里的商业下属合作商之一。靳沉星十六七岁时,放着家里安排的出国镀金路不走,一门心思地想搞音乐,甚至中二到了离家出走的地步。家里认为他迟早会被现实打击,索性任由他去“闹”。而mas的爆红让他们逐渐改变了看法,靳沉星与家人的关系缓和了,最近也开始慢慢接手公司的事务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?”

    啤酒肚听见靳沉星这样问。他问得慢条斯理,眼中的温度却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的客人……哈哈……”啤酒肚赔笑着改了口。

    他是无意间撞上正在吧台边喝闷酒的段岚的,这明星不愧被现在的年轻女孩儿疯狂追捧,一张脸在酒吧明灭的灯光下美得无可挑剔。啤酒肚借着认识靳沉星的借口与他搭话,请了他两杯酒,而段岚似乎也是有什么烦心事,几乎没用劝酒就痛快地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来差一点儿就能享受到一个销魂的夜晚,谁知这段岚才发现自己有醉的倾向,就警觉地站了起来打算离开。啤酒肚还庆幸自己的药下得分量够足,到时候只要床一上、再拍些裸照,不愁得不到他收藏品里最美貌的这只金丝雀。

    哪知半路杀出来个靳沉星,他不敢得罪,又不想放弃段岚,擦着汗干笑道:“刚刚碰见段岚,请他喝了杯酒,正准备换个安静点儿的地方聊会天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认为暗示得足够明显了,段岚和靳沉星虽然是搭档,可靳沉星有后台,段岚没有,如果段岚愿意搭上他,那他们银货两讫,靳沉星也没有资格干涉。

    偏偏靳沉星冷冷地说:“他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——就算你是他朋友,也管不到他的性生活吧?啤酒肚腹诽着,干巴巴笑了几声,说:“靳少,其实段岚的酒喝得有点多,我觉得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沉星,我在里面等你好久了,怎么不进来?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插入进来,笑眯眯搭住靳沉星的肩膀。实际上他出来得不算晚,只是发现靳沉星与啤酒肚僵持之后,连忙过来缓和气氛。

    靳沉星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抱歉,今天不能喝酒了,我送段岚回去。”

    啤酒肚急急道:“可是段岚……”他急着阻拦靳沉星也是因为怕段岚一会起了药性,被靳沉星发现,以后他就难做人了。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段岚的药劲果然上来了,伏在靳沉星怀里乱动乱扭,发出甜腻的细小哼声,喘息着说:“好热……”

    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,靳沉星眼神骤然变得凌厉,一字一顿道:“——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啤酒肚吓得颤颤巍巍,退了两步说:“你、你们不是朋友吗……”

    靳沉星按住在怀里乱窜的段岚,一脚踹在啤酒肚的膝盖上,把他踹得惨呼跪倒,方才居高临下道:

    “男朋友。懂了吗?”

    靳沉星让朋友带他们去楼上包房的时候,这朋友还一副世界观炸裂的样子:“不我不相信……老靳你啥时候弯的,怎么说弯就弯……”

    靳沉星等着人来拿门卡开门,说:“三四年吧。”

    朋友震惊脸:“不可能!四五年前我们还一起看av,你说以后要找个胸大的妹子!曾经的你那么直!”

    靳沉星冷冷地说:“你看着他的脸,然后跟我说你直。”

    朋友低头端详段岚的脸。

    靳沉星把他的下巴朝上扳起来:“看三秒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朋友泪如雨下:“我才知道我是颜性恋。”

    门卡已经送到手里,靳沉星一边开门一边说:“发现得太晚了,滚吧。”

    门被关上的瞬间,段岚把靳沉星“咚”地一声按在门上,落下狂风骤雨一般的吻。

    他虽然中了春药,却不是全无理智,在人前极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做出过分的举动,一直压抑到现在,色欲与模糊不清的爱恋通通爆裂,一发而不可收。

    唇齿急切地吸吮、舔吻,牙齿和牙齿间或发出碰撞的“格格”声,唇瓣好像被咬出了血,一阵刺痛——刺激又痛快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渴望着抚慰、也渴望着被侵犯和被占有。

    靳沉星近距离地看着段岚,看他张扬美丽的五官,看他迷醉的眼。他知道,怎么可能有人抵御得了段岚?怎么可能有人不会爱他?

    哪怕知道他是个没良心的小混蛋,哪怕知道不会得到回应,哪怕知道他贪恋的只是这一刻的欢愉。

    却还是忍不住要爱他。

    靳沉星隔着段岚的牛仔裤,轻轻爱抚他的性器,那里已经硬了起来,鼓出一大包。

    他解开段岚的裤链,将他的肉根握在手里撸动,等快要爆发时又蹲下去替他口交,让段岚射在他的嘴里。他含着满口腥膻的液体去和段岚接吻,问他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段岚皱着眉头,想躲开又不舍得他的吻,说:“……好腥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说:“是好腥。”但他把那些腥膻的液体悉数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和段岚一面接吻一面爱抚彼此,踉跄走到床边,他示意段岚稍等,之后在床上坐下,指了指下面:“小岚,舔舔我的,好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段岚多半会拒绝,但此时被爱欲驱使,他跪在靳沉星两腿之间,捧着那根庞然大物,慢慢地张开口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男人的性器,再怎么爱干净,也总有一股淡淡的腥臊味。段岚试着用口腔包裹住这根肉棒,却发现只能吞到一半就吞不下去,他的舌尖干脆在龟头打转,舔过冠状沟的筋脉,又重重吸吮着圆蛋般的顶端。

    不多时靳沉星的顶端就分泌出咸涩的液体,段岚不断重复着用嘴巴包裹、吐出的过程,简直都开始麻木了,即使肉棒并未含在口中的时候,嘴巴也自觉地张成适合吞入鸡巴的圆洞。

    靳沉星也一样发泄在段岚的嘴巴里面,段岚吞了一泡浓精,咽的时候太匆忙,呛得直咳嗽,生理眼泪流出来,熏得眼尾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等插入的时候两个人都急不可耐,包房里有润滑油和套子,他们只用了润滑油,套子却放在那儿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段岚跪在床上,被靳沉星握着腰大力挞伐。后来又被抱到落地窗前,软热的肉体紧紧抵着冰凉的玻璃,下面是万家灯火,车流如织,好像每被肏干一下都是濒临坠落,悬崖上的绝顶快感令人疯狂。

    “你猜,下面的人里面会不会有mas的粉丝?”靳沉星喘息着,在段岚的耳边问。

    段岚的乳头抵在玻璃上,被挤压成薄薄的肉粉色肉片,随着靳沉星的肏干节奏,发出“吱吱”的摩擦响声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也因为汗湿而垂在额前,手因为紧张,紧紧地攥着靳沉星的手指。他这副模样,少了一些平日的嚣张夺目,多了一些由于依赖而产生的柔软胆怯。靳沉星将他亲了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