介费的驱使下,也开始连夜联系认识的司机。终于有司机在百倍报酬的诱惑下答应进山,效率极高地开到宾馆门口。见靳沉星上车,司机摇摇头,一口乡音浓厚的方言:“长这么俊,干伢子不要命噻?”

    靳沉星沉默地望着窗外,他不是不想说话,而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刚张开嘴,就感觉从脊背到脸部的肌肉都在颤,他要死死靠住椅背才能稍稍遏制身体的发抖。

    夜色浓如泼墨,他们这辆掉了漆的小轿车行驶在颠簸泥泞的山路上,司机把灯开得雪亮,却仍然只能照亮前方的一小片区域。

    “人命贱哦,一个冲动就没得了。”司机开口说:“我的命也贱,可能一万块钱就送出去了噻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还在不断拨打段岚的电话,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存错了号码,默背着一次又一次重新输入。听见司机的话,他抬头说了一句:“您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还是这年轻人上车以后,第一次听见他说话,嗓子嘶哑得不成样子,从后视镜里望过来的一眼,好像带着一丝哀求。

    司机到底惜命,将靳沉星送到了半途就不肯再往前,靳沉星能望见不远处山地救援队的灯光,也就拧开强光手电下了车。

    救援队主力是赴往山区救援,只留下有限的人手搜索山上,等他们指给靳沉星那辆车体全部陷入泥石流的客车以后,靳沉星眼前一黑,几乎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个队员连忙安慰他:“你别急,客车里没有人,这儿的司机长跑这趟线,经验都很丰富,应该提前预见到山洪,正在高地躲避。”

    山洪泥石流是前半夜相伴爆发的,来势汹汹,去势也迅疾,雨已经停了,山体被暴烈的洪流冲刷得露出了光秃秃的山岩,仿佛正待择人而噬的兽。

    靳沉星跟着救援队找到段岚时,天还没亮,段岚跟两个中年汉子蹲在一处山洞口,用树枝草叶点燃了一个小火堆,远远地冒着青烟。

    段岚的小脸被烟熏火燎得一片狼狈,靳沉星也没比他好到哪去。他上身只穿了件黑色衬衣,肩上却套着肥大的橘红色充气式救生衣,浑身都是泥,救援队临时给他的雨靴已经脏污得看不出本来颜色。

    段岚见到救援队到来又惊又喜,等看见救援队里面还冒出了一个靳沉星就只剩下惊了。他张口结舌,在被靳沉星一把按进怀里的时候还在“你你你……”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。”靳沉星用一种好像要把段岚揉进身体里的力道,抱了他好一会儿,把脸埋在他肩膀里,闷闷地开口。

    和段岚一起的还有不少人,都是参加这次的公益演出的,段岚被他们看着,有点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靳沉星:“我没事……那个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靳沉星也噎了一下,说:“……我正好有行程,咳,路过。”

    好在留给他们尬聊的时间不多,找到幸存者之后,救援队就开始带领他们下山。没想到下到一半,雨又开始下了,雨势不大,但有经验的救援人员说,现在下山会很危险,于是一行人又回到段岚他们一开始躲避的山洞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衣服都湿透了,靳沉星还好,他有救生衣遮挡,段岚就湿淋淋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,精心做过的发型也蔫了,湿润的刘海垂在额上,经常会挡住眼睛,他就奋力甩头,水珠四溅。

    这让靳沉星想起刚洗过澡抖毛的小犬,不由得用一种蜜汁慈爱的眼神看着段岚。段岚被他看得浑身发毛,问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靳沉星努力克制自己慈爱的眼神,说:“……没事。你衣服也湿了,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段岚冲他身后努了努嘴:“他们在生火,等会儿去烤一下。”

    救援人员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,娴熟地隔离了雨水的湿气,在山洞深处生起火来。同行人里有三个女性,一个明星,两个助理。靳沉星这才想起他的助理被他忘在了宾馆,拿手机一看,果然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本着女士优先,同行的男性都主动让出位置,让妹子们先在火堆边烤干衣服。妹子们穿得轻薄,个个都是“湿身诱惑”,男人们也都主动退避,只是把湿衣服脱下来交给妹子们摊摊平烤干,自己找个山洞的角落窝着,等她们说好了以后再过来。

    段岚大剌剌地毫不犹豫脱了衣服,挺着胸前两粒粉红的小点去给妹子们送去。回来之后还毫无所觉地抱着手臂说:“好冷啊。”

    靳沉星无可奈何地伸手把他抱进怀里,温热的手掌贴着他的胸膛,问:“还冷吗?”

    “好点了,不过会不会很奇怪……啊!……”原来是他的乳头被靳沉星突然拧了一下,刚刚惊呼出声又连忙自己捂住嘴,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,确定没人在看他们以后才小声抱怨:“你干嘛!”

    靳沉星:……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    等妹子们烤完火、也晾干了衣服给男人们送过来时,段岚已经靠在靳沉星怀里睡得人事不知了。

    靳沉星看他睡得嘴巴微张、口水横流的样子,好气又好笑,真想再拧一把他的乳头让他嗷嗷叫着醒来。

    指尖最终只是在粉嫩的乳果上轻轻拨了拨,反而是变得干燥温暖的衬衣轻轻盖住了这只小猪。

    夜色静谧。

    靳沉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醒过来,眼睛将睁未睁的时候,模模糊糊感觉天还没亮,周围也没有噪声。

    但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明白了:段岚正趴在他胸口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死人都能被他盯活了。

    靳沉星用气声问他:“怎么不睡觉?”

    段岚扁了扁嘴,说:“靳沉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没有到s省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他妈就很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第一时间来找我,这么紧张这么着急,是不是代表我对你来说还是有一点……有一丢丢……比较的、重要?”段岚也用气声在说话,虽然改口了好几次,他比划出来的还是小指上一个关节那样的长短。

    读书少不表示他不聪明,文盲也不代表他心思不敏锐。很多时候他表现得蠢,只是因为他并不在乎——靳沉星忽然发觉,此刻的段岚,是他所见过的、前所未有的认真郑重。

    心脏像被什么重重锤了一下,靳沉星感觉那种不可抑止的颤抖又来了,他甚至无法和段岚对视,视线落在段岚的小指指尖,问道:“如果我说是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段岚轻轻握了一下拳,说道:“我想说,我后悔了。靳沉星,我们能不能……不解散?”

    他曾经以为他们都过了中二的年纪,看着电视剧里那些为情生为爱死也会觉得幼稚和可笑,在这个圈子里生存,比起前途和未来,好像什么感情都变得无关紧要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想不到原来自己是这么怕死的一个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