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,在生死面前,直面死亡的那一瞬间,他最后悔的就是提出了解散,最怕的就是真的死了还见不到靳沉星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怕死啊,懊悔和爱欲灼烧着他的心,如果到死靳沉星都没能听见他真正的心声,那该是多么惨的一件事啊。

    段岚仰着脸看靳沉星,他说:“如果你不想听,就当我这话没有说过吧,我……”他哽咽了一下,哑着嗓子说:“我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靳沉星的脸上,却没注意到,自己披着的衬衣已经被紧紧攥成一团,皱得像一块抹布。

    段岚能感觉到靳沉星在情不自禁地、不均匀地抽气,他好一会儿才问段岚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一和他对视,段岚居然被吓了一跳,他发誓他从来没见过靳沉星这么凶狠的眼神,好像他只要说一个“不”字,靳沉星就立刻能把他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他也豁出去了,脑袋上下用力一点,说道:“那就再说一遍。我很喜欢你,我不想解散了。”他说得真挚又决绝,眼睛闪闪发光,“就算是累赘,我也打定主意了,我要拖你后腿到底。”

    但他多少还是被靳沉星的眼神吓到,少顷又补充:“我、我也会努力跟上你的……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圈内不是没有双人组合一方日久生情而另一方暧昧不明的例子,最终的结果无一不是闹得反目成仇、甚至不共戴天。段岚说这话,不是没有壮士断腕的成分在,他想坦坦荡荡地活,清楚明白地爱,对于结果,他害怕,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靳沉星给出的结果是——他轻轻叹了一口气,低声说:“居然是你先说出来的,我好失败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鼻尖蹭着鼻尖,段岚还没反应过来,靳沉星微微下压,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地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不是第一次接吻,但段岚隐约明白这个吻非同一般的含义,他下意识摸了摸嘴唇,害怕被人看到,想四下张望有没有可疑人员,却又舍不得移开和靳沉星相接的目光。

    空气似乎也变得粘稠起来,像一条丝带轻而缓地包裹着他们,把他们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好,不解散。”靳沉星注视着他的眼睛,紧接着说道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段岚睁圆了眼,他这回是真忍不住想四下看看防止有人发现了,刚一扭头就被靳沉星扳了回来,遮住他的眼睛,再次吻住了他的嘴唇。温柔的、绵软的气息和触感,再次缓缓将他包围,嗅在鼻端,好像每一寸空气都是甜的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一片漆黑,但那不是冰冷的黑暗,是足以淹没他和靳沉星的海水和火焰。

    是独角兽化作的古老的梦,是鸟儿在风中眺望永恒,无论身处冷酷仙境,抑或是世界尽头。

    第五十四章 富二代软萌受和他的冷酷小攻·1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们今天用面对面的……姿势吧?”

    林简搔了搔脸,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几个字简直是声如蚊呐了。

    但这不妨碍苏郁理解他的意思,林简坐在床上,苏郁便脱了大衣,一腿跪在床上,俯身下来替他解衬衫扣子。

    林简脸红得厉害,苏郁轮廓深刻的面孔近在咫尺,他看也不敢看,自己低头配合地拉开裤链,两条白生生的腿胡乱地把长裤往下蹬。

    他还没蹬完裤子,苏郁已经解完衬衫了,于是又来帮他拽掉挂在腿上的最后一点布料——不小心摸到了他的脚。

    林简吓得立刻收回脚,慌张地道歉: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苏郁并不在意,反而视线落在了他的两腿之间,迟疑了一瞬才道:“……你不硌吗?”

    林简低头看了看自己毫无遮拦、微微抬头的小兄弟,抓了抓头发道:“还、还好,在家嘛,我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今天在苏郁过来之前,他看了同志论坛上的攻略,上面说在不会暴露的前提下,可以通过“中空”来勾引男友,调情的时候抓着对方的手往自己胯下一按一揉,多有自制力的男人都会在瞬间硬到爆炸。

    于是林简今天耍了个小心机,故意没有穿内裤,也想试着“勾引”苏郁一回,奈何他整个怂成球,打从看见苏郁进门的一刻起就乱了节奏,一直到脱下裤子被苏郁看了个正着,也没能实行他的勾引计划。

    林简想到自己流产的“勾引”就臊得抬不起头来,慌慌张张抱住苏郁要给他扒裤子,急吼吼好似色中之狼。

    小苏郁今天意外的精神抖擞,在林简扒下内裤的一瞬间几乎是从布料中弹跳出来,直挺挺地快要戳到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苏郁有洁癖,没什么事都要一天洗两遍澡,因此阴茎上没有多少异味,林简每次含进它的时候也不会有心理障碍。不过这一次,苏郁却阻止他了:“今天不用口,应该可以直接来。”

    林简虽然惊讶,但还是乖乖听他的话,主动躺下来分开腿,眼眸润润地望着俯在他上方的人。

    苏郁:……

    苏郁的肉根翘得更高了,他很有耐心地拿过床头的润滑和安全套,戴上安全套后,熟练地给林简做润滑。苏郁的阴茎是沉甸甸的一大根,茎身粗壮笔直而龟头微微上翘,既有分量又不失漂亮,林简对他这种连小鸡鸡都比别人长得俊俏的人很服气。

    林简双腿朝着苏郁岔开,露出中间那一张肉粉色的小穴。林简皮肤白,体毛稀疏,就连这里都比别人秀气一些。小穴口看上去很紧,因为躺着的缘故,圆滚滚的屁股蛋上的肉挤压过来,显得小穴愈发羞怯了。

    但苏郁知道这张小嘴被充分扩张操弄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——穴肉变成成熟的肉红色,洞口微微张开,又随着呼吸缓缓绞紧,就像一张贪婪的小嘴儿,红艳艳地索要着更多的精液灌溉。

    苏郁将润滑液在肉穴上充分地抹开,探了一根手指进去轻轻抽插,像是想到什么忽然顿了顿,手指还插在小穴里,另一只手却拽了床头的枕头过来,对林简说:“你抬起来一些。”

    林简: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苏郁停了停说:“屁股,抬起来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林简顿时面红耳赤,他做梦也想不到“屁股”这种词会从苏郁的嘴里说出来,而且说的还是他的屁股,实在太有冲击力了……他忙不迭地抬起屁股,涨红着脸让苏郁把枕头塞到他的身下。

    他窘迫得没敢抬头看苏郁,也就没看见苏郁在发现他的反应时,眼睛里浮起来的、连自己也没发现的笑意。

    苏郁没多一会儿就送入了第二根手指,向来在床上沉默寡言的他突然又说了一句:“你的这里挺软的。”

    林简……林简的脸上都要冒蒸汽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了。”苏郁两条长腿都挪到了床上来,跪在林简的双腿之间,手臂卡在他的膝窝处,让他的双腿又朝两边打开了一些:“你准备好了吗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