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互动环节,被抽到上台的妹子们可以向主持人之一提出要求,要求需得在台上能够简单完成。

    第二个被抽上台的娇小妹子羞羞答答地对苏郁说:“会长,你能……公主抱一下我吗?”

    场内涌起潮水般的尖叫,也有善意的笑声,众人起哄:“公主抱!公主抱!”

    苏郁既然参加了游戏,也不忸怩,痛快地蹲下身将娇小妹子抱了起来,他双手握拳,除了手臂和胸膛,几乎一点儿也没接触到姑娘的身体,虽然让他看起来抱得艰辛了些,这份绅士风度却折服了在场的无数少女,尖叫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娇小妹子从苏郁怀里下来之后,满脸通红地下台去了,苏郁这边却还没完,搭档的女主持笑盈盈地问他:“第一次见面的妹子你都抱了,我跟你搭档这么久,你都没表示表示?”

    苏郁的搭档在校内也是女神级别的人物,人缘相当好,这个玩笑的结果是场内形成了两道泾渭分明的声浪——

    “公主抱!在一起!”——女神的支持者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路人。

    “放开那个男神让我来!!!”——声嘶力竭的苏郁女友粉们。

    林简恰好处在这群女友粉的中间,被群情激奋的妹子们挤得东倒西歪,一不小心鞋上就被重重踩了好几脚。林简疼得要命,想蹲下来都没空隙给他蹲,还好安全出口离他不远,便一步步艰难地挪了出去。

    沸反盈天的喧嚣渐渐被远远落在身后。

    林简在外面蹲了一会,同系同学气喘吁吁地跑过来:“来晚了!林简你怎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林简说:“里面太挤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么挤?那节目是不是很好看?都演啥了?”同学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简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进去看啥了啊?”同学一脸“可怜这个小智障”。

    林简说:“……我身体不舒服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简一个人手插兜慢慢走回去,他想着同学的表情,试着回想晚会上到底有什么节目,结果记忆一片模糊——苏郁在场上的时候他就盯着苏郁,苏郁不在的时候他就对着幕布发呆幻想苏郁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苏郁在他面前,他的眼里就很难看得到别的人……从第一次见面就是了。

    林简和苏郁同个学院同一年级,碰面的机会不少,但他们的“见面”往往就是苏郁站在台上,林简负责在台下哗哗鼓掌那种。林简甚至不知道苏郁的印象里有没有自己这个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有一天夜里林简的车被苏郁拦下了。

    林简开的这辆跑车是他爸在他过生日时送的,他平时在学校里也没有炫富的习惯,跟普通大学生没什么两样。但年轻人提了好车哪有不想炫耀的,林简就约了几个家境相近的朋友去山顶兜风兜到半夜才回来。

    等把朋友们送回家,他在路边远远看到有个高瘦的人影扶着另一个人,焦急地在路边拦车。这一带偏僻,很少有司机半夜会过来,那人拦来拦去也只拦到他这一辆跑车。

    林简摇下车窗,发现这个人居然是苏郁。苏郁半扶半抱着的妇人是他母亲,脸色苍白,汗珠涔涔而下,很显然是病情沉重,林简没有多话,让他们上车之后便开了导航开始找最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苏郁在后座坐了一会儿,忽然问:“你是……林简吗?”

    林简没想到苏郁会记得他名字,抓了抓衣服说:“……是啊,我也知道你,那个……苏郁。”

    苏郁看着这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豪华跑车,回答说:“嗯,今天太谢谢你了,回头一定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林简没有放在心上,他陪苏郁到了医院,又陪他等检查结果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林简蜷在医院的长椅上打瞌睡,头一点一点地。苏郁坐在他身边,因为忧虑母亲的病情而无心睡眠,他知道林简本可以送到医院就一走了之,但因为担心他的情绪,留下来陪他一直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苏郁低声说:“真的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简没有睡得太死,他听见了这句,还在心里回答:不用谢哟近距离看了这么久的帅脸我也很赚的……他厚着脸皮脑袋一歪,靠在苏郁的肩膀上占便宜,而苏郁居然也没有推开他,还扶了扶他的脑袋,让他靠得更舒适一些。

    林简心里美得冒泡。

    检查结果很不乐观。医生要求立即住院,等待接受手术。之后林简几次探望,无意中听了一耳朵苏郁与医生的谈话,得知天价的手术费和昂贵的后续护理费用,不是现在的苏郁所能负担得起的。

    不是苏郁没有能力,是他实在还太过年少了,实际上林简听他和医生的谈话,还惊叹一个刚进大学的学生能有这份收入,已经相当了不起了。林简划拉划拉自己这些年攒下的零花钱,再加上卖掉他那辆新跑车,差不多刚好能补上费用的缺口。

    问题是苏郁坚决不肯接受。

    林简知道以苏郁的自尊心不会平白接受别人的施舍,而且他这样不求回报地无事献殷勤也显得十分可疑……他搜肠刮肚了自己多年看狗血泡沫剧的经验,跟苏郁提出来:用交往来交换。

    苏郁……苏郁一口回绝了。

    男神嫌弃他嫌弃成这样,林简能怎么办,他也很绝望啊。

    苏郁四处借钱、跑贷款公司、申请奖学金、一天打三份工,林简就跟个小尾巴似的幽幽跟在他后面,逮到时机就努力给他洗脑:你这样太辛苦了,简直就是在透支自己,而且成效不大、后患无穷,跟我交往一点都不麻烦的,事后我也不会纠缠你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刚好有天苏郁被扫地出门,落魄得要命,他似乎有些动摇了,问林简:“交往的话,我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简还真没深想过这个问题,有点磕巴地说:“呃,就、就拉拉手啊,接、接吻啊,还有……”他红着脸,虽然虚成了气音还是要坚强地讲出来:“还有……啪啪啪……什么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真的很想睡男神诶=w=

    苏郁严肃地反问了一个林简意想不到的问题:“只需要做这些就够了吗?如果没有感情地做的话,你不会难过吗?”

    他还真的把林简问住了。

    狗血泡沫剧里的契约情侣/婚姻,无不是各取所需,哪怕后来假戏真做生了情愫,一开始也都是楚河汉界、泾渭分明。被要求签订契约的一方,更往往摆出一副被逼迫的受害者面孔,几乎没有人会像苏郁这样,会考虑契约对象的感受,关心他会不会难过、会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……男神真的是个好人啊。林简在心里感慨。

    更想睡他了怎么办_(:3」∠)_

    “哈哈,那个,你说得有道理,我也怕陷进去啦。”林简抓抓头发,索性跳过了所有中间步骤,直奔他的终极目标:“不是都说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吗?那就不交往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