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只当炮友好啦!不谈情说爱,一步到胃!”

    他们一步到胃的第一次,相当惨烈。

    苏郁事先在网上查了资料,但理论经验的丰富并不意味着现实也能一样的丰满。苏郁的性器大是大,但面对着林简就是硬不起来,后来还是林简手口并用,几次磕到牙齿,才磕磕绊绊地让小男神进入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林简深刻怀疑苏郁以前的经验不多,进入之后他倒是硬度感人,可是一味横冲直撞,让林简在床上叫得嗓子都哑了——不是爽得,是疼得。

    当然,以苏郁的聪明程度,这种事没几回就纯熟稳练、游刃有余了,以他现在的技术,每次从林简家离开,林简的嗓子都要哑上好几天——真是爽的。

    虽然苏郁上星期才来过,林简忽然又想叫他来了,他打开手机,看见他和苏郁的wx对话还停留在几天之前。他问:你明天来吗?苏郁说:好。

    没一个多余的字。

    林简把手机扔到一边,垂头丧气地扑进床里——苏郁现在肯定正在忙校庆晚会的事,哪有工夫理他。

    他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,本来想叫苏郁前来侍寝,却被老爸拎出去陪生意伙伴家的女儿逛街看电影吃饭,林简哀叹:“爸,我初中就跟你说了我不喜欢女生啊。”林父冷笑:“少给我自作多情,人家就是回国来玩几天找个地陪,看得上你?我还没给你镶金边呢。”

    林简毫无反驳之力,他还能怎样,能怎样,最后还不是像怂儿子一样把老父亲原谅。

    对方果然是正宗白富美,漂亮又优雅,关键是性格还温柔,刚好林简和她一起看的电影两人都很对胃口,一直到了餐厅还在高兴地讨论剧情。

    他们讨论得太过投入,以至于林简一抬头看到穿着侍应生制服来上菜的苏郁时,整个人都是懵比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认识?”白富美见林简久久不说话,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林简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侍应生打扮的苏郁,他想苏郁大概不会愿意在这种场合被人过多关注?于是他摇了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咔嘣”一声,好像是什么被掰断了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林简没找到声源,等苏郁离开以后继续和白富美吃饭聊天,没想到他们都看过几部喜剧电影,聊起各自喜欢的笑点,都是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星期回国,能在这碰到这么投缘的闺蜜太幸运了。”白富美笑眯眯地说:“接下来几天你能再陪我到处逛逛吗?”

    林简:……exm?闺蜜??不过联想起这妹子从一开始对他的态度,或许人家早就知道他是gay了。

    林简也笑了笑:“好啊,反正我在家也没什么事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烫金菜单被重重撂在桌面上:“两位,请问还需要什么甜点吗?”

    林简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抖,一抬眼居然是苏郁站在那里,手半插兜,一脸低气压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用眼神询问过白富美以后,林简干笑着回答:“不、不用了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苏郁冷冷淡淡地颔首离开,白富美小声说:“这家的waiter有点奇怪,怎么看起来脾气不太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林简也不知道苏郁是怎么了,怕等会白富美去投诉他,玩笑道:“可能是失恋了或者碰见什么倒霉事了吧,我们不要跟他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简。”哪知道苏郁去而复返,居高临下道:“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郁居然直接叫破了他的名字……林简在白富美惊诧的目光里无地自容,但面对低气压的苏郁他又完全生不出抗拒之心,只得灰溜溜地站起来,对白富美道:“我、我先去一趟厕所,帐我已经结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一边跟人家说只是上厕所一边说结完帐了是什么鬼啊?一看到苏郁他就满脑浆糊语无伦次,他简直没有救了。

    苏郁似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他没等林简说完,就沉着脸扣住他的手腕,强硬地把他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林简以为苏郁只是要把他拽出餐厅聊一聊,没想到出了餐厅苏郁仍然步子不停,还问他:“你开车来的吗?”

    林简下意识就回答了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苏郁又抓着他的手腕上了出租车,报了一个地址以后才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林简揉着手腕,呆呆地问:“我们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苏郁补充:“回我家。”

    林简迷惑不解:“去你家干嘛?”

    苏郁偏过头淡淡看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。倒是前面司机频频回头,估计看林简这懵样,怕他被人拐骗了呢。

    苏郁家里原来只有他和母亲两个人,现在他母亲住院,家里按说只剩了苏郁一个人,但林简还是不大情愿上去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苏郁的怒气爆发得突然,心里有些忐忑,再加上小动物天生对危险的嗅觉,让他像脚在苏郁家楼下生了根似的,迟迟不肯上去。他还试探着询问:“苏郁,你怎么又开始打工了?钱不够用吗?上星期我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呀……”

    苏郁拒绝回答他,并且向他扔了一个新问题:“你最近很闲?”

    林简不爽苏郁这种态度,也闭紧了嘴巴不肯回答,但他没坚持多一会儿就气哼哼地说:“我是一直很闲,我怎么有你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忙吗?”苏郁这次说,“你哪一次叫我,我不是随传随到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简被噎了一下,想了想才说:“你还不忙?那么多女生围着你转,公主抱完幸运观众还要公主抱主持人,昨天都排成队了吧?今天你还来打工,不怕手酸得端不起来盘子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,林简看到苏郁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脸色反而缓和了些,甚至还轻轻笑了?

    “我没抱。”苏郁伸出一根手指,认真地解释:“除了最开始按规则要求的那一个,后面我都没抱。——至于我手酸不酸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林简还没反应过来苏郁这个“试试”是怎么个“试”法,就感觉身体一轻、眼前天旋地转,他竟然已经被稳稳地抱了起来!而抱的姿势,正是他无比眼熟的公主抱!最让他脸红的是,苏郁之前抱别人的时候双手绅士又规矩,到了他这里,一手按胸,一手按屁股,让林简挣扎都不敢乱动,好像在主动送上去给人吃豆腐一样。

    “苏郁……!”林简气恼地叫了一声,但他又舍不得说让苏郁放他下来,只色厉内荏地警告他:“你小心被你家邻居看见,到时候告诉你妈妈!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叫我好好谢谢你。”苏郁低头瞥了他一眼,只说了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,抱着林简一路上了四楼,脸不红气不喘,身体力行地证明着他的手臂究竟是多么“有力量”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林简小动物的危险直觉果然是对的,苏郁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