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他们那天晚上尝试的不止背后位,还将两人没有试过的姿势统统玩了个遍。林简中间还挣扎着爬出来,给白富美妹子发短信道歉,但马上又被苏郁拖了回去,一直到下一次中场休息他才有空看妹子的回信。

    妹子的回信非常的友善:“祝福你们,要小心身体哟^_^”

    林简:……她是咋看出来的?我啥时候说了???

    他来不及思考妹子为何这么聪慧,因为他很快又被拖入了下一场战斗之中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妹子的提醒非常中肯而且有必要,第二天下午林简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有一个感受——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    之后林简也有紧张兮兮地翻过苏郁的相册——他怕苏郁存艳照的地方不够保险,一不小心被人发现那是两个人一起身败名裂的节奏。

    然而他翻遍苏郁的手机也没能找到那张“艳照”,而是只找到了一张其他的关于他的照片——他双颊晕红,眼中含水,隐忍又羞怯地直视镜头,遐想起来虽然春情无限,但实际上脖子以下是一丝未漏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就这一张。”苏郁看到了,随口和他说。

    林简:???那你叫我摆那么破廉耻的姿势干嘛?!

    苏郁:当然是为了记录下因此而产生的可爱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而那么可爱的整个人……”苏郁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当然是要好好存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谁也不能看。”

    第五十六章 富二代软萌受和他的冷酷小攻·3

    与苏郁暧昧以上、恋人未满的日子让林简有些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他跟苏郁性生活融洽,wx上偶尔也能聊一会儿废话,在学校里碰见,虽然没到公开关系的地步,苏郁却也会对他点一点头,眼神里冰雪初融般的一丝柔软就像带了电,噼里啪啦地把林简电得心律失常。

    他开始不满意头顶上的那个“炮友”头衔,蠢蠢欲动地想把这段关系转正。

    可有融化迹象的冰雪还是冰雪,苏郁能主动对他硬起来也没过几天,目前还没有任何要确定关系的表示。林简害怕他如果贸然行事,将那层纱捅破,最后就连眼下的这点幸福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林简又纠结又怂,心里对着苏郁开出的那朵花,全被他自己“表白”“不表白”“表白”“不表白”一瓣瓣给薅光了。跟那群朋友去酒吧的时候,别人都在聊天吹牛泡妹子,他一个人在那喝闷酒,哪个妹子撩他也不理,活生生一株打蔫了的小白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你?失恋了啊?”

    “还没……”林简已经有点醉意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?我怎么没听说你谈恋爱了?怎么,还在暧昧啊?喂,林简,说话啊——”

    林简其实能听到朋友的问题,但被酒意包裹的感官让他对外界的感知都好像隔了一层薄膜,他很困,懒得抬起头来说话。

    但他在心里悄悄回答了:是啊,就是暧昧。暧昧让人受尽委屈。

    他超委屈的。

    林简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醉得人事不省的,等他被人强势地半扶半抱着站起来的时候,还在挣扎:“……别摸我了,走开……”那些妹子怎么那么开放啊?他都说了好几次了还要贴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谁摸你了?”

    熟悉的冷淡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丝山雨欲来的压力,好似冰雪穿透耳膜,林简瞬间清醒了几分,抬起头来,做梦也想不到会见到苏郁的脸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林简小动物式的自我保护机制又在起作用了,他傻笑着看向身边的朋友:“你、你怎么找的这个人特别像我的一个朋友啊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朋友的回答无情地粉碎了他试图粉饰太平的努力:“什么叫像啊,就是你朋友!我也喝酒了不能送你回去,刚拿起你手机他就打过来了!”

    实际上他刚接起手机时,还被对面吓了一跳,那边好听磁性的男声冷冷地问:“你是谁?林简的手机为什么在你这里?”

    等这个人赶到酒吧时,更是吸引了酒吧里绝大多数的目光。装束简洁,身形挺拔,冷漠的神色亦无损于他的英俊,从容貌到气场都是人群里最鹤立鸡群的那一型。加上此时他对醉后软绵绵的林简毫不掩饰占有欲的眼神,再联想到林简之前的表现,他都忍不住担心起自己朋友的处境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简当场被戳破,干脆头一歪,趴在苏郁怀里装死:“啊我醉得好厉害头好晕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郁表情极其冷静地向他的朋友们告别,有条不紊地带他出酒吧、扶着他上车、送他回家、抱着他上楼,然后……扒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林简悚然了:“喂,苏郁,能不能不要一言不合就扒衣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郁神色平静:“你现在不是什么也不知道吗?做到你知道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等一下等一下!”苏郁的手已经撩开他的衬衫,摸上他胸口的乳果重重捏弄了,林简挣扎着说:“我、先让我洗个澡……刚才喝了酒,出了好多汗……”他之前因为苏郁的到来被吓得清醒,现在回到了熟悉的环境,脑子又开始晕陶陶地,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苏郁,手指捏住苏郁的衣角软哒哒地摇了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郁咬了咬牙,说:“快去!”

    浴室里热气蒸腾,林简本来只想冲个澡,但又没禁住诱惑进了浴缸。他醺醺然地泡在水里,高级浴缸启动按摩功能,惬意得都快忘记外面还有人在等他了。

    苏郁等了一会不放心,拧开门进了浴室,就发现林简昏昏欲睡地趴在浴缸边缘,指尖都被泡得发皱泛红了。

    苏郁又好气又好笑地把这只醉猫捞出来,一边用浴巾给他擦身体一边还要支撑着免得他滑下去。等林简被抱到床上,两条白嫩嫩的大腿温顺地分开,露出鲜嫩洁净的下体,乖巧得宛如献祭的羔羊。

    经热气熏蒸的穴口泛着浅浅的粉,看上去柔软而驯服,他们最近做爱的频率不低,两根手指顶开了紧缩的肉穴口,轻易地在里面来回搅弄,发出“咕啾咕啾”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醉意让林间的身体反应更加诚实,他朝着苏郁抬起屁股轻轻摇晃着,两条腿打得更开,自己也伸手下去抚弄半勃起的阴茎,明明白白地昭示着他正渴求更多。

    肉穴里的手指又加了一根,林简抚弄性器的手却被拍开了:“不许自己摸。”

    林简哼哼叽叽地:“不,我想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准摸。”苏郁说:“今天只许靠后面高潮。”

    林简急切的声音里带了点哭腔,他摸索着去抱苏郁的颈子:“苏郁,我错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错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不应该去酒吧……”林简努力回忆:“不应该喝那么多酒……不应该认不出你、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