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家公子携伴入住什么的,酒店方面非常利索地收拾出了一套闪瞎人眼的蜜月套房。心形水床上洒满了玫瑰花瓣,温暖甜蜜的暗色灯光弥漫了整个空间,徐徐地旋转着变幻颜色。

    林简把苏郁往床上一推,自己也跟着两腿分开跪在他身体两侧,双手抓着对方摊开的手,鼻尖对鼻尖地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苏郁异常地配合他,任由林简跨坐在他身上,平静地摊开身体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这算是出柜了吗?”林简拼命告诉自己不要怂:“苏郁,你算是接受我了吗?”

    饶是他在心里不停给自己打气,看见苏郁摇头的瞬间他也觉得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“不是接受。”

    林简只觉得一阵酸楚涌上来,啪地甩开苏郁的手:“那敢情你在逗我玩?有意思吗?有意思吗你苏郁!”

    他气呼呼地从苏郁身上起来,跳下床就朝门口走,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拽住,强硬地按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好了,乖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呼吸被熟悉的清新皂荚气味涨满,林简含着一包泪,在苏郁的怀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接受,因为你从来没有对我表白过,怎么说得上接受呢?”

    林简立刻要张口:“我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不要说,听我说。以前看起来,一直都是你在追逐着我,一直都是你在对我说,所以这次,换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林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对我说,你喜欢我,而我回答你,我也是……像这样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要对你表白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你之前,我一直认为,爱情是必须建立在绝对平等的基础上的。任何两人在某一方面的不对等,都会或多或少地导致日后的争吵和怀疑。我以为总有一天,我能站在你面前这样告诉你,我爱你,不是因为需要你而爱你,你也不必怀疑其中掺杂了任何讨好、需求和欲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忐忑不安,我是因为缺钱了才会来找你,也不用害怕,我会因为别人的眼光而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林简急忙说:“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……”虽然苏郁提出的那些委屈与害怕,也确确实实地真实存在过……

    苏郁笑着低头搔了搔他的鼻尖,继续说:

    “但是我必须为我的理想主义道歉。我只计算着,在什么情况下、什么时机内,对你表白是最完美的,却忘了擅自阻止你的表白,会不会伤害到你。是我错了,林简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林简呆呆地“啊”了一声,小声说道:“没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很多事我可能处理得还不太成熟,信用卡里我赚的钱今年之内多半也仍然不抵你的付出……但我想我等不下去了。”苏郁面对面地抓起他的手,垂下眼睫,捧着他的手指逐根珍而重之地亲吻过去:“所以,你接受终身制的还款方式吗?还完了本金还有利息,利滚利,我这辈子的工资卡都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林简发着呆看着他的男神,苏郁唇上的热度从指尖一直烫到心里,全身血液好像都在蒸腾,脸上热得快要冒出蒸汽。他慢慢地回味了好几遍苏郁的话,迟了几拍才终于反应过来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、我也愿意,愿意和你一直都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他是这样羞怯、笨拙、软哒哒不善表达的人,但他也早已经看过无数部狗血泡沫剧,甚至在脑内带入他与苏郁要无理取闹的吵架、和好、决裂,再吵架、再和好……这般循环无数次,他也是认认真真地做好了心理准备的。

    而即使他们真的要不停地重复无理取闹地吵架、和好、决裂,再吵架、再和好的过程……林简也确定,他还是想和苏郁一起走下去。

    他确定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第五十七章 我从小养成的小受想要标记我怎么办在线等急!!!

    白雪流的身体再次痉挛了一下,他艰难地转过脸,那双明亮湿润的眼睛一瞬间涨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沐叔,我……会死吗?”

    沐轩攥紧了他的手,沉声道:“不会的,我现在就送你去向导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!”原本气息奄奄的白雪流忽然之间挣扎起来,“不要送我去!我决不去‘塔’里!就算是死,我也要在你身边、作为一个自由人而死去!”

    他说了这几句话,苍白的嘴唇颤抖得更加厉害,眼睫一眨,眼泪便无声无息地沿着眼角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床边趴伏的巨大狮子,此刻也低下它满是鬃毛的头颅,隔空舔舐着少年湿润的脸颊,明黄色的眼眸里流露出深切的悲哀之意。

    身为帝国第一哨兵,沐轩自从在十年前在战场上捡到命悬一线的白雪流之后,就再也没有面对过这样难以抉择的状况。当年他的好友白擎霜一家战死,只留下白雪流这一个遗孤,沐轩在漫天硝烟里看到这个哭成一团的孩子的第一眼,就发誓要完成好友的遗愿,照顾他、直到竭尽自己的所能。

    为了白雪流,他没有参加军部指派的哨兵与向导的配对,为此他的精神暴动一年比一年厉害。但白雪流从当初的小豆丁长成了一个活泼美貌的十六岁少年,他无忧无虑,纯真到甚至有些爱哭,沐轩每每看到他,都真心认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直到白雪流在十六岁生日的傍晚,觉醒成了一名向导。

    白雪流此刻躺在沐轩的静音室里,周围只有静谧的水流声与风声。房间里的温度调得极低,以至于他的眉毛眼睫上挂了一层薄薄的白霜,但他的脸颊上仍有两团因高烧引起的红晕,极度甜蜜的向导信息素以一种令人心悸的浓度弥漫开来,沐轩压抑着狂躁的冲动,再次给自己打了一支平衡剂。

    沐轩始终期盼着白雪流只是一个普通人,哨兵五感极度强化带来的痛苦、和缺少向导梳理的意识云将变得有多混乱,没人比他更清楚;而成为向导,则意味着在觉醒之后就要被送入“塔”中,被向导学校圈禁、直到与他相容度较高的哨兵结合,一次就绑定终身。

    白雪流不愿意失去自由,他又怎么会愿意让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就此离开自己、成为别人的禁脔?而且……沐轩关上静音室的门之后,才深深吸了口气,从残留在鼻端的信息素味道对他造成的影响来看,白雪流身为一个向导,显然会与他相容度达到90%以上!

    这也是沐轩一直没有寻找向导的原因之一,因为放眼整个帝国,竟然没有一个向导与他的相容度能达到50%以上,而那些尝试挑战的向导,无一不因为他的意识云的攻击性太过强大,连自己的精神触手都受到了反伤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体狮子穿过静音室的墙面跳了出来,它焦躁地来回踱着步,发出低低的吼声。它的尾巴一甩一甩,眼眸时不时望向静音室里面,流露着难以压抑的渴望和祈求。

    沐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