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知道它的状态才反映的是自己的真实心情,几乎没有哪个哨兵能抵抗一个与自己有着极高相容度的向导的诱惑,何况这个向导,正毫无防备地躺在哨兵的领地内,整个空间都是从他身上流淌出来的、甜美至极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沐轩在给自己打第五支平衡剂的时候,他的副官上校来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工会对向导舒缓剂管理得越来越严格了,只有黑市才有卖,您突然之间下命令,我费了好大工夫才弄到这几支。”副官擦着汗报告,说到最后却忍不住揶揄起长官来,“一个野生的向导?上将,您这是终于……嗯?”

    沐轩接下装有舒缓剂的箱子,转身向静音室走去,顺便头也不回地道:“那是阿流。”

    副官张大了嘴巴、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景象,被他远远落在身后。

    沐轩把白雪流抱在怀里,托起他的手腕,将舒缓剂打进去。

    白雪流已经没再流眼泪了,觉醒的高热没有让他神志不清,那双黑曜石似的眼眸好像还被烧得更明亮了一些。他静静看着沐轩的侧脸,说道:“沐叔,我不想把向导的身份公开。”

    沐轩声音喑哑,回答他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。”沐轩摇头拒绝道,“你刚觉醒,又未成年,能力不稳定,而且还是处于未结合状态,如果被落单的哨兵发现,他会不管你的意愿与你强行结合的……”他闭了闭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我决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白雪流倒没有急着抗议,只是说:“沐叔,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……很坏。”

    沐轩低下头看着少年的脸,他得承认,他现在焦急、暴躁,充满渴望,又强行压抑着本能,白雪流只是静静躺着就能感知到,说明他的共感能力足够强,他绝对有资格成长为一个极其优秀的向导。

    更高维度的空间里,他能感觉到自己混乱、纠缠成一团的意识云,被一根柔软的触手轻轻碰了碰。但仅仅就是碰了那么一下,就有种让他从头顶颤栗到足底的眩晕感。

    沐轩一把抓住白雪流的手:“别动,你才刚觉醒……”

    指尖刚刚接触,他就知道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屏障似乎在这一刻失效,白雪流指尖灼热、温软的触感呈数十倍放大,在沐轩的意识云中化作一片海呼啸而来,他在一霎那间沉溺,任其淹没过顶。

    “沐叔……沐轩?”

    霍然睁开眼,对上的是白雪流黑白分明的眼睛。周围散落了一地用过的舒缓剂,应该是白雪流自己打完的,他看起来比刚才更虚弱,轻轻喘着气说道:“我、我刚才试着帮你梳理了一次,因为没有结合,只能在表层……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沐轩知道自己刚才就在狂躁症发作的边缘,是白雪流一力将他从悬崖边拉了回来。此刻的世界,是睽违多年的清晰明亮——只是未结合的状态下都能有这样的效果,在结合之后,这位与他相容度极高的向导所能做的……不能再继续想下去,沐轩死死按灭了相关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才有空暇去看周围,入目是一只雪白色的毛绒团子,想来应该是白雪流的精神体了。沐轩以为按照白雪流的个性,他的精神体该是只红眼睛的小兔子,哪知道白团子转过身来一看,竟是只眸光灵动的狐狸。

    沐轩没有多想,只是感慨向导的精神体一般是小巧柔顺的宠物系,现在的狐狸体型虽然也不太大,从种类上说却已经算是猛兽了,白雪流的潜力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很有用,沐叔,不是吗?”白雪流道。

    面对刚才发生过的事,沐轩无法否认,但他仍然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的能力的确很强,可你毕竟未经结合,等到了战场上,发了狂的哨兵如果与你强行结合,那种后果是你我都无法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……到了战场上我还是未结合。”白雪流这次抿唇笑了一下,甚至比之前看起来要更羞涩。

    他明亮的眼睛望向沐轩,带着期待问:“沐叔,你愿意和我结合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——一年前的记忆还清晰得仿佛昨天,尤其是那种忍下一切欲望说出拒绝词句的心情,也和当下一样艰难——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拒绝白雪流,沐轩知道自己的情况比上一次更危险。此刻他躺在飘摇破碎的星舰里,狂躁症带来的高热和混乱正折磨着他,他痛苦地在地上来回翻滚,白雪流跪在一边试图抱住他:“沐叔,让我跟你结合吧!”

    沐轩将全部精力放在与敌方周旋征战,却在刚刚取得大捷之际一脚踩进这一困兽之局里面,不用想也知道是军部那几个人的手笔。在引发沐轩的狂躁症后,只留给他一架残破的星舰,在舰上留下他们认为毫无作用的人手,只等待翌日传来沐轩“意外”暴毙的消息之后做出一副悲痛万分的情状——不过他们千算万算,没有算到,舰上还有白雪流,这个隐藏了身份的向导。

    沐轩低吼着躲开白雪流的怀抱,实际上他拒绝白雪流的原因不仅仅是悖德乱伦,还有:“我现在控制不了我自己!滚开,我会伤害你!”

    白雪流眼圈儿红了,他眼看着沐轩眼中红雾弥漫,微微泛紫,他知道这是沐轩正在强行压抑狂躁。然而这种压抑通常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,这甚至已经是常识,网络上流传的野生向导须知里告诉他,没有向导的帮助,哨兵会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失去理智,无差别攻击周围一切活物,甚至了断他自己。

    沐轩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“喝喝”声,他仍在竭力控制自己不要伤害到脆弱敏感的向导,雪流,那是他的宝贝,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,包括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可是,沐叔。”白雪流泪汪汪地说,“如果我不再打舒缓剂,我们会在未来五分钟内共同陷入结合热……我们的相容度太高了,你抵抗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沐轩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雪流说得没错,他已经能闻到萦绕在鼻端的向导信息素,那么甜,那么令人迷醉,那种味道,足以在瞬间摧毁他余下的所有理智。

    如狮子般猛地弹起,将白雪流扑倒在身下的瞬间,沐轩眼眸猩红,嘶哑道:“我会努力不让你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被他压在身下的白雪流,收回刚刚打入大量麻醉剂的手,一脸困惑:“我是不会受伤啊……”从容接住因脱力从身上滚下来的哨兵,向导灵活地一个翻身,反跨坐在沐轩身上,俯身在他唇角一吻,“你是在提醒我要温柔对你吗,沐叔?”

    沐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熨烫笔挺的军装因沾上了汗液灰尘变得潮湿而褶皱,但这仍无损于它的主人被缓慢剥下衣物时所带来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沐轩从军多年,肌理精实,猿臂蜂腰,八块腹肌轮廓清晰,大腿强健,小腿修长,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