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身小麦色的肌肤泛着缎子一般的光泽。他大腿内侧有数道多年来的子弹疤痕,粗砺的疤肉好似生就在这幅身体上,充满野性的美感,而腿间密处那被迫裸露的、羞耻着缩紧的褐色肉花,则为这份野性平添了一份妖冶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说的想跟我结合……指的是这样?”沐轩咬牙切齿道。他想闭合自己被迫打开的双腿,却因为麻醉剂的效力而使不上力气,刚刚有合拢的趋势,就被跪在他腿间的白雪流再次分开了。

    白雪流自然道:“是呀,沐叔为什么这么惊讶呢?”他还好奇地伸手去触碰沐轩的后穴,“原来沐叔的这里是这样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碰那里!”沐轩简直羞愤欲绝,身为帝国第一哨兵,征战杀伐十余年,他从未想过,自己的那个……入口,竟然有一天会被形同养子的白雪流用手指碰触抚摸。

    白雪流似乎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,又开始泪汪汪地:“沐叔,你不想要我吗?”

    沐轩最拿他这副样子没辙,头痛得要命,又听白雪流道:“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,向导和哨兵就应该是接受和被接受的关系,可是我一直只想让沐叔接受我、容纳我,这样……就是错的吗?”他抽抽搭搭地说,“沐叔,你不愿意容纳我吗?”

    这小子从哪里学的这一套,用的什么“接受”“容纳”为什么听起来比赤裸裸的词语还要羞耻啊!沐轩面红耳赤,随着白雪流的靠近,结合热真的如同他之前所说的愈演愈烈,烧得他脑子都开始不清醒:“好了别哭了……我没、没有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白雪流的眼睛“咻”地亮了起来,堪称闪闪发光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又动不了,”沐轩干脆把头撇过去,自暴自弃道,“要上就快点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。”伴随着白雪流的轻笑声的,是准确插入沐轩意识云的思维触手,“我就知道沐叔是愿意的,早在一年以前,这里就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意识云被轻柔地梳理的感觉太过美妙,让沐轩一时间陷入恍惚,直到双腿被白雪流的双臂架到两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白雪流也已经脱了衣服,叫人意外的是,他的骨架不知不觉抽了条,宽肩窄臀,腰线流畅,肌肉的轮廓有了清晰的起伏,倒三角初具雏形,整个人有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柔韧美感。

    等他俯下身来,沐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:这孩子竟然已经长到可以和他平视的身高了。

    白雪流这样看着他,浅浅一笑,沐轩就立刻把脑海中浮上的“孩子”二字画上一个大大的叉,然后在旁边补充上新的注解——“我的向导”。

    他的向导越凑越近,一直把柔软洁白的颈项凑到他唇边,轻声道:“标记我吧,沐叔。”

    沐轩的下腹骤然缩紧,涌过一阵热流,等他反应过来,他的牙齿已经深深嵌入到白雪流的颈中,如饥似渴地摄取着血液中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白雪流乖乖地被他咬着,小声说:“我也闻到你了,沐叔,你好甜。”

    从沐轩的角度是看不见白雪流的性器的,他只能感觉到在临时标记的尾声,他的穴口被某个灼热的粗物顶开,缓缓往里探入。

    白雪流现在正在他里面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让沐轩止不住地一阵颤栗,这份颤栗传递到身下,就是湿热后穴的寸寸绞紧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白雪流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双臂撑在两边,仍在慢慢地往里顶。

    一开始沐轩还配合着他吸气吐气,到后来他也有些承受不了了——白雪流比他想象中的粗,也远比他想象中的长。他实在受不了地半撑起身体,往两人身下连接处看,这一看直接让他吓了一跳:他本以为差不多到顶了,谁知道居然还有小半截还在外面!

    他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啊!这种明明是自己喂养出来却掌控不了体积的感觉太欲哭无泪了啊!

    一惊之下,沐轩下意识地往后退,却被白雪流拖着肩膀拽了回来,因为后退的时候滑出了一段,白雪流再补偿似的往里一撞,直接让沐轩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呻吟:“啊……嗯!”

    等白雪流的肉棒全根没入时,沐轩简直有种内脏都被顶到的错觉。然而结合热已经彻底爆发,他们彼此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满溢着发情的信息素,空气似乎都是甜香的,汗热蒸腾,穴口控制不住地流出滑腻腻的淫水,肠道被与自己结下标记的人全然涨满,不留一丝空隙,这让他感觉不到痛苦,反而有种充实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“沐叔,”白雪流黑玉似的眼睛望过来,脸微微红着,“我可以动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、嗯……你动、动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速度可以吗?会不会太快?”

    “哈、哈啊……嗯嗯……这样就、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沐叔,这里是你的敏感点吗?每次我顶这里,你的前面都会发抖着流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沐叔?”

    “白雪流!”沐轩忍无可忍,“这时候了还讲什么礼貌啊!非要我叫‘狠狠草我不要停’你才满意是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、雪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、等下……啊啊啊啊啊、别、啊啊……别操这么猛……要穿了、不行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伏在身上的少年好像被按下了什么奇怪的开关,腰杆动得又疾又猛,如狂风骤雨一般奋力抽送,动不动就全根抽出又没入,囊袋“啪”“啪”地撞在沐轩的臀肉上,撞出一大片红痕。

    他天赋惊人地在找到沐轩的敏感点后,执着地向那一点进攻,每一次都撞得又重又深,沐轩直接不依靠手,全靠着后面被操就淋淋沥沥地射了出来。白雪流压根没打算给他享受射精的余韵,好像要插他插到地老天荒,每回自己濒临射精就拔出来稍缓一阵再继续进攻。到后来沐轩实在射得太多,被操了太久,几乎是每被深插一下,身体就要轻轻地痉挛一回,穴口被撑得圆圆的,即使在肉棒暂时拔出时也一时半会合不拢。

    乳头也被不失时机地玩弄,手指和嘴巴轮流交换,将两粒肉色的乳头硬生生玩得红肿挺立,泛着湿润的水光。

    沐轩声音嘶哑地求饶:“别、别弄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雪流舔着他的肩胛骨,道:“说‘老公别操我了,我受不了了’我就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白雪流……!”

    白雪流舔了舔嘴唇,说:“真的不叫?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公!”更羞耻的真刀真枪都干了,床第之间其实还真的没什么不能说,沐轩努力忽视着他与白雪流的年龄差,闭着眼道,“……老公、别,别再操了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能清晰感觉到埋在体内的肉棒重重弹跳了一下,再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狠肏,少年撑在青年肩膀两侧的手臂一松,转而抱住青年从平躺变为侧躺,炽热的胸膛贴着胸膛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