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静静地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肌理精实的青年也跟着疲惫地喘着气,一身小麦色的皮肤闪闪发光,唯有下身两腿之间的肉穴口,缓缓地溢出白色的精液,沾湿了两人相连处的耻毛。

    结合热的威力不容小觑,彻底标记花了他们一天一夜的时间,所幸两人都是军人,没有因此而完全脱力,但到最后也都是精疲力竭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一来,你的向导身份就掩盖不了了。”沐轩半靠在白雪流的怀里说事情,“回去之后还要想个完美的借口堵住军部那群人的嘴……”

    白雪流道:“这次他们设计你,想的是一劳永逸,好多漏洞都没收拾,拿着这些回去在公众里放出风声,就能让他们自乱阵脚,顾不上追究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太掉以轻心,毕竟我走之前他们还宣称为我安排了一批待选向导,不能说毫无底牌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这个我知道,来之前我就已经想办法破坏掉了√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没问你,你他妈带那么多麻醉剂上星舰干嘛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白雪流!不许给我装哭!”

    星舰中心鸡飞狗跳,在角落被忽略许久的白球小狐狸指挥着座下的大狮子,不慌不忙地踱到舷窗边,满面深沉地想:主人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把星舰修一修呢?虽然勉强还能用,但这幅飘摇破碎的样子也太不符合它的气质了。

    毕竟它的征程——可是星辰大海呀。

    第五十八章 哨兵向导番外·生日礼物(军装开裆裤|兔尾肛塞|对着镜子被抱着肏)

    对沐轩来说,比在军部庆祝凯旋的庆功宴上被灌得酩酊大醉更困扰的事,应该就是回来以后、还要承受自己向导的索求无度了。

    白雪流以刚满十八岁的年纪升了少校,墨蓝色的军装熨贴挺括,举手投足英姿飒爽,从一颦一笑来看却是灿若玫瑰,难怪那些同僚私底下都半是揶揄半是艳羡地说沐轩好艳福,羡慕他能啃到这颗鲜幼葱绿的嫩草。

    至于“嫩草”背后狡黠又腹黑的“真相”,沐轩没脸去宣扬,反正自己年纪一把反而被家养向导压了这种事,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。而白雪流自己,更是好像一点也不介意他和沐轩的上下位置被误会这种事,也从来不会为自己辩白一句“我不是被压的那个”。

    就比如此刻,要不是沐轩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他,他也会被眼前这位泪汪汪柔弱弱的假象蒙蔽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够了啊,我还没说你,上次在星舰指挥舱里你居然就……”沐轩别过脸,“我现在头晕,改天再说!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半个月之前了啊,而且我都保证了,以后再也不在指挥舱里做。”白雪流抱着沐轩的腰,忽然叹了口气,“有件事,我猜沐叔一定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白雪流松开手,眼睫低垂,“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沐叔你不是头晕吗?上楼去睡吧,我去煮牛奶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沐轩一边上楼一边思索究竟是什么事,等到卧室门口输入解开密码锁的数字时才猛然想起——今天是白雪流的生日啊!

    他忽然心揪得厉害,他想起他当初在战场上捡到白雪流的时候。那个时候的白雪流安静乖巧得不得了,小手乖乖地抓紧他的大手,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,什么也不要求,还是三个月后沐轩无意间问起,才知道他捡到白雪流的当天居然就是他的生日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就发誓,有生之年白雪流的每一个生日,他都不会再让他一个人过。此后的十年他从未遗漏过一次,哪知道偏偏今年的成人礼,因为前线吃紧,他在星舰上日夜颠倒浴血奋战,竟然没有想起来过。

    沐轩坐在床边,满心愧疚地想着该补偿白雪流什么礼物好。白雪流端着煮好的牛奶走进来,轻声叫他:“沐叔,来喝点牛奶再睡。”

    ……孩子这么体贴温柔,更加愧疚了怎么办!

    沐轩说:“雪流,我想起来了,对不起,今年忘记给你准备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白雪流回过头,一点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,反而强笑了一下,道:“我知道沐叔很忙啊,我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雪流,真的对不起。”沐轩良心更痛了,“你想要什么礼物,沐叔一定想办法补给你。”

    白雪流沉默地转过身去,许久才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沐叔明明知道,对我来说什么都比不上沐叔,比不上沐叔重要,也比不上沐叔好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从身后被人抱住了。

    沐轩极少这么主动,由于心跳加速而微微喘着气:“来做吧,雪流。想做什么我都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沐轩还沉浸在心疼与愧疚交织的余韵里,就听到被他抱着的人,语调难以抑制地上扬起来:

    “从头到尾叫老公也可以吗?我之前提议的play也可以玩吗?我之前买的被你扔杂物间的道具可以拿出来吗?⊙▽⊙”

    沐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发誓,他此生走过的最长的路,就是特么的白雪流的套路!

    专为出席庆功宴而定制的军装礼服,比之平日里穿的军装要显得华丽而锋锐,军衔勋章闪闪发光,合体的剪裁完美勾勒出从腰到腿的精健曲线。

    ——虽然这一切,到眼下都成了色情气氛的熏染剂。

    从胯下起始,长裤布料就被剪刀肆意地剪开,前端半勃起的男性象征、隐秘的会阴地带、一直到后面浑圆的两瓣屁股,都被迫暴露在空气中。小麦色的紧致肌肤和雪白的布料形成鲜明反差,大腿开合中露出的旧创疤痕为此再添几分野性。

    而白雪流似乎对此还没感到完全满意,他在那堆曾被沐轩丢进杂物间的道具里挑挑捡捡,找出一只毛绒绒的兔子尾巴球。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,尽管兔子尾巴短短的十分可爱,但它上面却连着一段肛塞,那肛塞头小腹圆,最粗的地方几乎有婴儿拳头粗细,沐轩光是看着就从后心流下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雪、雪流,这个太粗……”

    “沐叔叫错了。”白雪流对他眨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“老、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纠正为时已晚,白雪流显然已经借此想好了惩罚措施:“为了惩罚沐叔叫错,就让沐叔坐到那里,对着镜子,自己把尾巴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白雪流指的是盥洗间的洗手台,大理石的台面坚固到足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,镜面宽敞明亮,也足够倒映出镜中人的身形。

    台面冰凉,沐轩忍着羞耻爬上台面,双腿稍稍朝镜面打开,就露出了一览无遗的下体风光。

    他自己抓着兔子尾巴的一头,白雪流倒还记得不让他伤到身体,拿润滑液将沐轩的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