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穴涂得湿滑无比,甚至还用手指探进去润滑,带了一手湿淋淋的淫液出来。由于润滑充分,肛塞很轻易地就被吃进去了一个头,然而接下来才是重头戏,内壁被慢慢地不容拒绝地充分打开,一直把屁眼都撑成一个圆圆的粗洞,沐轩从喉咙里溢出压抑的低吟,那最粗的一段才终于得以艰难地通过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小段就非常简单了,肛塞“噗”地全部顶入,露在外面的兔子尾巴几乎就是牢牢地长在沐轩的屁洞里,用力去拽的话,好像连内壁都要被拉扯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沐轩努力不看自己的下体,对白雪流说:“吃、吃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雪流从他身后把他抱起来,以小儿把尿似的姿势面对镜子,沐轩慌乱间一扭头,就瞥到了自己在镜中面红耳赤、满脸情欲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瞬间他羞耻到极点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白雪流却十分迷恋地在他耳边呢喃:“我老婆真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都叫我老公了,你当然是我老婆。”白雪流没给他更多讨论的余地,随着肛塞被旋转着拔出,热烫的硬物顶在早已湿润的穴口上,不容拒绝地撑开内壁,对着镜子慢慢插到里面。

    从上往下撞了几次之后,发现这个姿势没办法插得太深,白雪流又让沐轩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,翘起屁股承受他的肏干。

    炙热的信息素在空气中震颤,身后的攻势又凶又猛,每一下都肏到最深处,沐轩简直被干得喘不过气来,一面急促地喘息一面溢出甜美沙哑的呻吟,因为速度太快而破碎不成调子。

    “沐叔……”白雪流俯下身,咬着他的耳朵说,“你看,我在操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、啊……小混蛋……”嘴上虽然骂着,沐轩也没忍住悄悄睁开眼,去看镜中那两个抵死缠绵相互依偎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。”白雪流轻轻喘着气说,“对我来说,什么也比不上沐叔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收到过的,最好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第五十九章 公用孕夫·1(街上露出|当街被玩弄插入|内射灌精|甜)

    “啊……怎么又考成这屌样。”

    懊恼地把成绩单揉成一团扔掉,薛咤垂头丧气地趴伏到桌上。

    前桌的同学捡起成绩单展开,看清了上面的数字,回过头来笑嘻嘻地说:“啧,这个绩点,你绝对毕不了业吧。”看似关切的话语里带了那么点幸灾乐祸,“我记得你妈管你巨严的,要是毕不了业你肯定惨了……好像只能去‘那里’了哦?”

    “操!”薛咤不耐烦地低吼道,“去就去,谁怕谁?我爱去不去,关你屁事!”

    话虽然霸气地放出来了,然而当薛咤真的站到前桌所说的“那里”的门口时,还是忍不住起了退缩的念头。

    随着联邦生育率的再次下降,男女比例甚至已经达到17:1,女性成为一种珍稀的性别,被联邦以法律珍而重之地保护起来。所幸科技的发展足够迅速,已经研发出了能够让男性怀孕的基因药剂,联邦为了鼓励孕夫们为延续人类做出贡献,颁布了许多相关的优惠便利法律,其中还包括成年男性如自愿来到孕夫中心,可获得学校绩点、工作机会等奖励。

    惨不忍睹的成绩单让薛咤别无选择。虽然孕夫制度已推行多年,在大众眼里不是什么新鲜事,公立育婴机构更是作为一种福利系统推广,让孕夫们不至于有经济和舆论负担,但要让薛咤毫无芥蒂地走进这个地方……还是比较困难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身体要接受基因改造,变成能够受孕的体质,这种改造几乎是不可逆的,也就意味着他今后一生都会变成“可以怀孕的男人”;另一方面就是,尽管科技有了突破,但男女的生理构造仍然存在着极大的区别,因此孕夫受孕的概率仍然很低,也就意味着他必须经历大量的、来自不同男人的“播种”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如今女性的稀少,绝大多数男人都已经能够接受同性了,可因为家教严格,至今还是处男的薛咤,只能悲愤地想:他还来不及用他的小薛咤播撒爱的子子孙孙,就要被其他臭男人的子子孙孙洗礼个遍了。

    孕夫中心也是有严格的审核上岗流程的,交材料和证明的时候薛咤腿都有点打颤,那窗口的工作人员对着照片核对他的长相,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,薛咤又强迫自己涨红着脸站直了。

    审核通过后又是手续繁琐的认证、体检、岗前培训,以及最让薛咤发怵的一项:基因手术。

    所幸基因手术十分成功,薛咤也终于成功从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转型成为了孕妇中心的一名“待孕孕夫”。

    不过第一天上岗,薛咤就紧张过了头,险些把茶洒在了志愿者的身上。

    由于孕夫中心作为发展多年、不断趋于成熟的社会机构,其机制已经极度人性化,“播种”的过程也不仅仅被看作是交配,而是采用联邦最尖端的虚拟成像技术,提供相当真实可感的性爱虚拟场景,务必让孕夫与即将“合作”的志愿者在最大程度上享受性爱的乐趣。也因此,在“合作”之前,孕夫要与自己的志愿者面对面洽谈,通过协商达成彼此都认可的场景方案,而后才能开始“播种”程序。

    然而薛咤实在是太紧张了,一想到面前这位斯斯文文的温行先生,将在不久后给他破处、用他胯下那根东西捅开自己的身体、将精液浇灌在他体内,甚至、甚至自己有可能被一炮入魂,怀上对方的孩子,薛咤就羞耻得抬不起头来,连对方具体说了些什么都没听清楚,还手一抖差点把热茶洒在了对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就更不好意思去挑剔对方的要求了,想来这位斯文冷峻、一看就是高智商人才的精英要求的性爱一定也很正统,径直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一般,全盘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稀里糊涂的代价就是,等薛咤进入中心的性爱虚拟空间时,彻底傻眼了——

    他所站的地方,竟然是人来人往的大街!

    起初薛咤还天真地想会不会是志愿者喜欢慢热,要从街上一步步领进自己家里,再提枪开干,毕竟这位先生……看起来明明是那么斯文禁欲的啊!

    结果还没等他一个念头安慰完自己,后背就被火热的胸膛紧紧贴住了,自己身上穿的那件小熊圆领t恤,也被人掀开一角,温热的手径直摸进了腰间。

    薛咤声音都紧了:“温、温先生,这是、是在大街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都是假的。”志愿者先生从容不迫地回应,语气还里带了一丝不悦,“协商的时候你明明没有提出任何异议,现在反悔,是不是晚了?”

    薛咤能察觉到对方不悦的源头:热烫梆硬的肉物已然顶在薛咤的屁股上,在紧绷的牛仔裤勾勒出的股缝间难耐地磨蹭—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