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同为男人,他当然理解那种箭在弦上而不得发的痛苦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位先生,你硬得也太快了吧!我们进来总共加起来还不到一分钟啊!

    没有给薛咤更多脑内吐槽的机会,小熊t恤被愈发肆无忌惮地撩起,当着街上行人的面,将少年紧绷的腰腹、胸前点缀的嫩红色乳珠都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薛咤知道周围的一切都是虚拟成像,然而联盟的尖端技术让场景中的一切都显得格外逼真:行人们神态各异,各有各的活动,和平时街上看到的情景几乎毫无二致,而当薛咤自己的衣服被掀起来,露出胸脯和乳头的时候,他甚至能感觉到路人的目光都朝他看了过来,目光中更是生动地写满了惊讶、兴奋和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薛咤羞耻得脸上快要冒出蒸汽,埋着脸不敢看,手指紧紧地攥住温行的小臂,由于过度用力,几乎在上面留下几个指印。

    温行似乎并不把这点痛放在心上,他一只手臂钳着薛咤的腰,另一只手则从容上移,捏住了少年胸前已经半挺立的乳头,在手里重重捻揉一下,薛咤就“嘶”地一声,又连忙把声音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放松点。”温行说着,用牙齿半含住了薛咤的耳垂,“你是因为什么来做孕夫的?看你年纪还小,来换绩点的?”

    薛咤感到耳垂一片濡湿,但那感觉又并不讨厌,尤其每当温行用舌尖轻轻舔弄的时候,更是让他身体发颤,有种过电般的刺激感。他的右边乳头已经被“照顾”得嫣红挺立,比之前软绵绵的样子肿胀了一圈,每每捻揉起来,又是疼痛又是快意,与此对比,左边乳头的境遇就冷清多了,至今仍软软耷在胸口,像是待人采撷。

    面对温行的问话,他好一会才有些难堪地承认了: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温行道:“现在的大学,绩点多容易拿,竟然能让自己毕不了业……啧。”

    薛咤知道温行的意思……不就是说他蠢吗!tat

    薛咤:“我也不想的啊!明明每次我都有努力复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行笑了起来,低声说,“那不就更说明是笨蛋了吗?”

    薛咤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咤知道自己本来是要生气的,但被玩弄着乳头、啜咬着耳垂、温热的呼吸悉数喷在耳后,丝丝缕缕过电般的感觉让他浑身酥麻,硬是让他什么气都生不出来,相反还有那么一点飘飘欲仙——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,做爱的快感吗?

    被蹂躏到通红的乳尖终于被短暂放开,手掌转而抓住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臀肉,反复搓揉挤压。温行没有选择慢条斯理地去给他解扣子,而是抓住布料,硬生生地往下拉拽。

    这样拉拽当然是无法把牛仔裤脱掉的,而只是让裤线下滑了一段——关键的一段,让薛咤的圆滚雪白的屁股肉直接从紧绷的布料中弹出来。因为被裤腰挤压的厉害,臀肉被推着挤在了一块,圆滚滚肉嘟嘟的两瓣白屁股,显得股沟格外幽深。

    温行的手指顺着股沟插进去,没多久就摸索到了薛咤的小穴,手指在周围试探了一下,准确无误地直插入那小小的肉洞,一鼓作气地插入了一段指节!

    薛咤猝不及防地从喉咙里溢出一声“嗯!”的惊叫,一抬眼就看到行人投来的诧异目光,慌忙满脸通红地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叫得很甜。”温行腾出一只手扳过他的脸,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,“继续,别停。”

    薛咤摸着自己的脸颊呆了一刹那,还是肉穴里灵活玩弄内壁的手指拉回了他的注意,他深呼吸了一下,小声开口:“……嗯……手、手指插进来了……好涨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温行看着薛咤满面红晕,小声呻吟的样子,心里也忍不住轻轻一动,叹气道:“在学业上怎么努力也没用,可能只是你的天赋点错了地方啊……”

    薛咤:“啊?啥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温行抽出了手指,说道,“你坐到那边的长椅上去。”

    薛咤被放开的时候还有点懵,愣了一下才自己把被撩起的t恤放下,一只手提了提裤子,按照温行说的,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薛咤家教良好,坐下时向来是乖乖并拢着双腿,手放在膝盖上,再加上他自下而上抬头望过来的纯洁眼神,都忍不住让社会人士温先生产生了某种罪恶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来。”温行轻轻咳了一下,才调整过来,“裤子脱了,腿分开,自己手臂分别抱着两条腿,踩在椅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听懂了,来。”

    薛咤满脸通红:“我、能不能不要啊?”

    “会很爽的,试试。”温行凑近了,食指屈起,用指关节隔着薛咤牛仔裤的布料,对着小穴的位置不轻不重地一顶,“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初尝性爱滋味的少年光是被手指顶弄这一下,就是一个激灵。薛咤没忍住对方的诱惑,终于乖乖地开始解起扣子、蹬掉牛仔裤,当着满街形形色色往来行人的面,露出了赤裸的下身。

    行人们言笑晏晏,所有人身上衣物整齐,只有坐在长椅上的薛咤,下半身赤裸,两条大腿被自己的手臂抱着屈起来,从未被探索过的隐秘穴洞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因为基因手术的关系,薛咤的下体毛发极其稀少,小穴穴口也为了更适宜接受交配变得比之前更为外翻,不是以前那种紧紧闭合的状态,而像是开了一个小小的洞,害羞地一张一缩,似乎在期待谁的浇灌。

    温行一腿跪上长椅,正好卡在薛咤的双腿之间。他便就着这个姿势,用膝盖轻轻磨蹭薛咤赤裸的小穴,粗糙的布料摩擦过娇嫩的穴口,有点痛,又让人焦急,温行膝盖轻轻一顶,薛咤就哼叫出声:“……哈……别光玩我了……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薛咤前面的性器已然诚实地勃起,硬梆梆地翘着,从顶端分泌出细细的淫液来。要知道,经过改造的穴口同样能够自主分泌液体润滑,这会他一旦动情,是前面也淌后面也流,控制不了的酸爽感让人实在难以按捺。

    温行倒也没再玩花样,两根手指直接就插了进来,把已经淫水泛滥的小穴一瞬间撑得满满当当,抽插间甚至能听到响亮的咕叽咕叽的水声。

    他至今一件衣服也没脱,倒把薛咤玩得动情不已了,薛咤喘着气说:“你、你肯定是个s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了。”温行终于开始脱衣服,他单手解开领带,笑了笑说,“只有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温行的性器分量十分可观,因为已经硬了许久,几乎是脱下内裤的一瞬间就弹了出来,因为他站着,薛咤坐着,那生龙活虎的肉根险些直接撞到薛咤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“可以舔吗?”温行的胯下巨龙虽然貌似已经迫不及待,不过他本人还是一副斯文有礼的样子,在征求薛咤的意见。

    薛咤能闻到对方性器上难以避免的腥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