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走在孕夫中心路旁的林荫下,方韶忽然停下脚步,背对着薛咤,轻轻地说:“你的下一位志愿者、已经预约好了吗?”

    薛咤搔了搔脸颊,说:“是、是啊,好像就快过来商定方案了。”

    方韶听他这样一说就叹了口气,沉默了一会儿,转过身来说:“我还能再吻你一下吗?”

    他眼睛黑幽幽的,看起来殷切又温柔,薛咤顿时就结结巴巴起来:“什么?我、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薛咤脑海里冒出自己当初对着方韶,一个冲动一头吻下去的时候看到的画面,不得不说,方韶那一瞬间弯弯的、眸光潋滟的眼睛,是真的好看啊……他有点犹豫,好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我也、也没说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薛咤就被迫得后退一步,后背抵在了树干上。

    方韶一手抬起他的下颌,指腹在他唇上摩挲一下,低头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薛咤“唔”地一声就被堵住了唇,猝不及防地下意识想推开方韶,一抬眼正好看到他专注看着自己的、黑幽幽的漂亮眼睛,手上的劲就不知不觉松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一会该有人来了……”过了一开始的晕头转向,亲到后面薛咤终究还是不自在起来,“方韶……”

    感觉到薛咤的抗拒,方韶没怎么再强迫就松开了对薛咤的限制。薛咤面红耳热,靠在树上轻轻喘着气:“那个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方韶静静地看着他,眼睛像一汪湖水。

    薛咤话说到一半,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视线,却因为捕捉到了方韶背后的景象,一刹那间瞪圆了眼:“……我、我我我就送你到这里了!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他恨不得立刻溜之大吉,但为了不让方韶感到太奇怪,他只能强迫自己快步走回去,而不是撒腿就跑——他连头也不敢回,只能估量着大约应该走出方韶的视线范围,才一路狂奔回中心前台,呼哧带喘地问:“我、我下一个志愿者的资料呢?”

    前台妹子奇道:“不是你说懒得看那么多字,等见了面直接说吗?”

    薛咤在心里捶胸顿足:自己怎么就懒成这个样子了啊!虽说协商方案时仍然可以反悔,但在那种情况下、和那个人、商量那些事……地缝,地缝在哪里!给他一个他要钻进去!

    然而神没有给他忏悔的机会,薛咤扑在前台没有几秒钟,熟悉的声音,已经从身后不轻不重地响了起来: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——学长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想反悔吗?”

    约谈室内,面前眉目俊秀的少年轻描淡写地抬起眼皮,望着薛咤说道,“你怕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想说出口的话被噎在喉咙里,薛咤几乎双手抓皱了裤子,半晌才虚张声势地“哈!”了一声: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有点磕绊地补充:“姜祈,要怕、也该是你怕我好吧?”

    要说起来,确实该是这样的:当年薛咤和姜祈在学校里是同一社团出身,姜祈身为新人,没少被薛咤指挥着端茶倒水欺压个够;因为听说姜祈是全奖学金入学的天才,薛咤苦恼成绩的时候,还押着对方给自己补过几天课,虽然没过两天,薛咤就因为受不了姜祈的严格要求主动“退学”了。

    姜祈单手托腮,勾起嘴角笑了一下:“是吗?那就来看看方案吧,学长你有什么意见的话,要说哦。”

    薛咤后心冒着汗,硬着头皮接过了姜祈的方案书。

    不过才看了两三行,他就“霍”地抬起头来,面红耳赤地道:“你你你、你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吗?”姜祈悠然道。

    “激将法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用得着激将法?我说事实而已。”姜祈抱胸道,“不愿意情景重现害怕发现自己当年蠢成什么样子,人之常情,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?!来就来谁怕谁,反正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姜祈:激将法对付这个笨蛋,明明就很好用→_→

    这一回,薛咤刚从系统空间里睁开眼睛,就忍不住伸手摸向自己下身的布料。

    ——不是他淫荡得要随时自摸了,而是这一次,不出意料地在自己身上摸到了属于裙装的衣料。

    没错,现在的薛咤身穿黑色吊带衫和白色超短裙,抱着书站在静谧的图书馆中。因为戴着黑长直假发,且身材纤细,加上有高高的书架遮挡,薛咤倒是不太担心被发现是女装大佬,此刻更让他窘迫的是,已经短到极限的超短裙内部,竟然是真空的!微凉的空气轻而易举地钻入裙下的私密地带,羞涩的小穴正悄悄地收缩张合,薛咤不得不把腿并拢得严严实实,生怕走动间一个不小心就泄露了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在学校图书馆,这样一个衣着火辣、双腿长而笔直的女生还是属于惹眼的范畴,不过从书架区到阅览区的十来步功夫,薛咤就已经收获到了路人同学的各种注目礼。

    薛咤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“都是假的都是假的看起来再真也是假的”,却还是忍不住手悄悄伸到后面往下拽了拽裙角。指尖触碰到臀肉的一瞬间,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穴口变得湿润起来,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人,薛咤愈发又是羞耻又是懊悔:早知道就不该冲动一口答应下来!

    把书重重拍到桌面上,对面正低头看书的人头也不抬地道:“资料拿完了?”

    薛咤从鼻子里“嗯”出一声。

    姜祈抬起下颌,冲他对面的椅子点了点:“坐下,看书吧。”

    薛咤看着干干净净的椅面,有点摸不着头脑,都到了这环境了,姜祈居然什么么蛾子都没搞,一脸正经的样子,仿佛他们真是来补习的?他乖乖坐下,赤裸的下体与冰凉的木椅直接接触,让他打了一个激灵,而且在被凉意刺激之后,小穴似乎变得更加潮湿了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地打开资料,上面竟然还真是当年的模拟题,要不是现在这一身女装和下体的真空,这情景几乎和曾经的补习时光一模一样了。

    姜祈也真是个奇怪的人。薛咤对着学习资料,和当年如出一辙地走神:明明以前自己仗着前辈的身份没少欺负他,拖着他来给自己补习的时候,他却依然认真负责。现在也是,都跑来了孕夫中心,可以借着操他的机会光明正大地报复回来了,结果却只是像现在这样安静对坐、搞什么情景再现,真是看不懂这种天才学霸的脑子里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有看不懂的地方么?”

    清凉的嗓音在对面响起,姜祈已经放下了书,一本正经地问他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薛咤心想就配合他,把书递到他面前,随手指了一个地方,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姜祈的眼睫低垂,目光在薛咤指的地方停留了片刻,说道:“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懂,应该是你看书的姿势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姿势?”

    姜祈把书统统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