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到一边,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薛咤仍然抓着裙角站起来,慢慢挪到他身边去,姜祈这才继续道:“分开腿,坐上来。”

    薛咤睁圆了眼,他四下一望,觉得周围的视线好像都集中在自己这里,小声道:“不行,我一张腿就都能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是不是太入戏了?”姜祈轻笑道,“不是你说的,谁怕谁,反正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薛咤窒了一下,想不出话来反驳,但跟前两次相比,这一次的系统拟真完完全全就是他经历过的记忆,代入感实在太强,羞耻感比之前还要强上好几倍!可自己刚说的话又不能当场打脸,他仿佛说服自己一般地、磕磕巴巴地接话:“对、对啊,谁怕谁,反正都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手按在姜祈的肩膀上,硬着头皮张开腿,跨坐到姜祈身上。姜祈下身穿的是棉麻料的休闲长裤,略显粗糙的质感摩擦到了娇嫩的小穴,薛咤几乎是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偏偏姜祈还伸手下去,漂亮细长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摸索到穴口位置,插进去的同时还带出“咕啾”一声。

    这淫糜到极点的水声在落针可闻的图书馆里格外响亮,薛咤一瞬间脸红到耳根,姜祈还贴在他耳边低声笑:“你流水了,学长。”

    薛咤面红耳赤,用气声说: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好多水。”姜祈偏不,还多捅入了一根手指,两根手指在汁水丰沛的小穴里恶意地抽插不停,“你好骚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薛咤刚骂了一句,姜祈的第三根手指又雪上加霜地加入进来,拓展着已经被撑开的潮湿穴口,甚至在敏感的内壁上勾动搔弄,一向受不了性爱快感的薛咤没过多久就缴械投降了:“……嗯……别、别一直弄那里……啊啊,不行、太多了、手指……这么多、太粗了……”

    肉洞里肆虐的手指增加到四根,湿漉漉的穴口被玩弄得咕叽作响,姜祈还抓着他的腰不许他逃开,薛咤只能把脸埋在对方的肩膀上,竭力忽略这由自己的身体发出的、不知羞耻一般的声响。

    权作遮挡的超短裙忽然被掀起,本来已经是真空的下体这下变得完全赤裸坦荡,露出薛咤前端勃然挺立的性器和姜祈仍然埋在他肉穴里的手指。薛咤根本不敢抬头,感觉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私密处,恨恨地一口咬上姜祈的肩膀:“你特么还操不操?光手指玩这么久不会是阳痿吧!”

    姜祈倒不生气,也没被薛咤的小心思激怒,反而伸手掀起了薛咤的吊带衫,露出红润肿胀的两颗乳粒来。姜祈的手臂从背后一压他的腰肢,使得薛咤后背挺直,不得不主动把小小的乳头喂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姜祈这才低低道:“急什么?小骚货。”

    不等薛咤回答,他便含住了一颗乳头,用牙齿不轻不重地啜咬,让薛咤未出口的话变成了呻吟。肉穴里填入的四根手指仍然抽插不停,穴口被撑得松软濡湿,可一切都是那么的不上不下,手指虽多,却无法到达更深处。薛咤被这又痛又酥的快感折磨得愈发不满足,实在恨不得有什么粗长的东西狠狠捣入进来,填满他身体的最深处才好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、你别玩了行不行……”薛咤真的快哭了,“我、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祈抬起头来看他,见他两颊红晕乱飞、双眼水意蒙蒙,把手指抽了出来,说道:“那你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薛咤早就感觉到姜祈涨硬的下身,隔着布料顶着自己的水穴了,只是他习惯了由对方带领性爱的节奏,才一直没有主动动手。这会姜祈既然说了,薛咤为了得到快感,也就忍着羞耻自己动手去解姜祈的裤带。

    饱胀的肉棒在布料被拉下去的一瞬间,几乎是弹跳出来,龟头饱满,茎身粗壮,甚至看得见勃勃跳动的青筋,就连薛咤都对着这雄伟的性器呆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大吗?”姜祈轻柔地问,“想它操你吗?”

    薛咤没好意思回答,可他知道自己不由自主开始分泌收缩的小穴已经给了答案,半晌才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姜祈用指尖捻揉薛咤的乳晕,忽然问道:“有很多人操过你了?”

    薛咤愣了一下说:“也没很多……就两三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,还是三个?”姜祈的指尖停了下来,“包括那天在树下吻你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就两个。”薛咤在被姜祈撞见自己被方韶亲吻这件事上,原本是很羞耻的,但姜祈一直不提,薛咤还以为他并不在意,没想到姜祈居然在这时候想起来问了,薛咤有点结结巴巴地回答,“他……嗯,包括,他是、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姜祈静静地自下而上望着他,表情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,好一会儿才问:“跟他接吻的感觉怎么样?他操得你爽吗?”

    “问这些干什么啊?”薛咤脸上再次泛起红晕,不过这次是因为生气和羞恼,“又没有怀孕……我现在还不是跟你在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不问了。”姜祈原本沉下去的眸色似乎因为最后一句被微妙地取悦了,出乎意料地好说话,最后提问的语调更是近乎温柔:“那我——也可以吻你吗?”

    薛咤为着这一句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嘴,他现在只要稍稍低头,就能望进姜祈的眼睛里去。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,感觉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。他说不出话,可心跳在渐渐失速。

    这位天才学弟,从以前就是,薛咤说了上半句他就能猜出下半句,许久不见,他的功力似乎更深了,这会甚至不需要薛咤开口,只是看着他的表情,姜祈就轻轻笑了。他伸手捏住了薛咤的脸颊,趁着对方嘴唇翘起的时候,凑上来轻轻含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的时候,薛咤满面红晕,气喘吁吁,虽然这个吻堪称纯情,可他分明也能察觉到,对方胯下那根紧紧顶着他的粗长热物,丝毫并没有软下来的趋势。

    姜祈细碎地继续吻着他的脸颊,说出的话却更让薛咤羞耻爆炸:“可以给我舔么?”

    姜祈其实并没有真的强求薛咤给他做口交,因为他比其他人更加了解薛咤,知道这以薛咤的性格来说有多困难。只是这份隐秘欲望在心底封存太久,在此刻蠢蠢欲动,忍不住试探着问了一句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薛咤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,竟然真的咬了咬下唇,从他身上下来,跪着爬进桌椅的缝隙之间,伏在姜祈膝上,用小动物一样的圆眼睛看着他:“……你倒是把腿打开啊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主动把脸凑近男人的火热肉棒,难以避免的腥臊气扑面而来,薛咤下意识皱了皱眉,还是忍耐着张开口,用湿润的口腔将粗硬如铁的肉物轻轻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姜祈压抑着颤抖的心情,手指反复地摩挲着薛咤的黑发,低声鼓励他:“你好棒……”

    薛咤的口腔被炽热的雄性气息涨满,涎水难以抑制地顺着唇边流淌下来,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