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祈看到他这副模样,忍不住扣住他的后脑,令他将肉棒含得更深。可薛咤本来就没做过,鸡巴吞得太深,脸颊几乎整个埋在对方胯下的毛发里面,窒闷得一时无法呼吸,差点被噎得翻白眼,慌慌张张地连忙吐出肉棒,才趴到一边尽情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是我不好……”姜祈也跟着跪下来,拿纸巾给他擦呛出的生理性眼泪,“不应该叫你舔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。”薛咤好一会才自己顺过气来,小声说,“初吻不是你的,第一次那啥也不是你的……这个给你了,你就别、别……”

    别什么呢?

    薛咤自己也不太敢说。

    好像一旦戳破,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姜祈也没有追问他,只是把他从地上抱到了自己腿上,两人再度成为面对面跨坐的姿势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回,薛咤是虚虚坐着,底下硬挺已久的粗硕肉物,正蓄势待发地顶在他柔软湿润的穴口上。

    肉洞反复被打开、拓展、一次次侵犯到最深处,因为射入了过多的精液,肉穴内部被灌得满满,每一次肉棒与臀肉的重重撞击,被操得通红的穴口都要翻出淫糜的白沫。薛咤自己也射了不知道多少次,白浊的热液星星点点地喷洒在彼此的衣物上,最初的超短裙松垮垮地挂在腰上,早已被蹂躏得不成样子,像是一件放荡的装饰物。

    到后来,肉穴里因为承载了过多的精液,仍在抽送的时候,乳白色的液体就从肉缝间不知廉耻地流下,带动着每次顶弄都发出“啪”“啪”的清脆声响。穴口被干得松松软软,难以合拢,最后用手指进去搅弄,里面湿淋淋的、仿佛盛了满满当当一汪精液罐子。

    薛咤也从一开始的小声呻吟,变成压抑不了的放声哭叫,再顾不上周围的目光,只遵从内心最诚实的欲望:“……呼,好深、好棒……啊啊、啊,那里还要更用力……唔,又射进来了……好多、好满、装不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酥酥麻麻、舒爽的快意过电一般,从脊髓一路窜上中枢神经。

    旧日的回忆仿佛与此刻重叠、覆盖,记忆里好像只剩下那个公开在图书馆内穿着女装、众目睽睽之下、被干得淫叫连连的自己。

    姜祈用指腹拭去薛咤眼下混合的汗水和泪水,问他道:“羞耻吗?害怕吗?”

    薛咤睁开泪蒙蒙的眼,恍惚地摇了摇头说:“不……我知道都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都是假的,你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这样安慰着,姜祈却抓起他的手,像要让他感受到心跳似的,攥得紧紧地按在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薛咤听到他这样说。

    第六十二章 公用孕夫·4(羞耻的考场身体检查|孕期公开插入|摩天轮地窗play|1v1结局)

    要说薛咤迄今的人生里,最害怕的场景是什么,那一定是期末考试的考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明明他前一晚都已经拼命地挑灯夜战抱佛脚了,第二天一旦迈进考场,脑子里就空白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他害怕进考场,却不是为了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门口的同学快点进来,不要耽误后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——看面前这个手持教鞭、一脸煞有介事模样的人,能不让人恐慌吗!

    薛咤咬碎一口牙,终于还是拖拖拉拉地蹭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太慢了,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?本考场禁止作弊。”

    “姜祈,我靠你不要太入戏吧,这只不过是我们为了安稳孕……”薛咤的吐槽还没说完,又被一本正经的“监考教师”截住了话头:“这位同学,你需要过来接受一下检查。”

    薛咤哼哼着,没好气地一屁股坐到了“检查”需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身穿白色衬衫和水洗牛仔裤的少年,浑身都是青春洋溢的味道,唯一的不和谐,就是他圆润鼓起的腹部,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弧度。

    上衣被轻而易举地掀起,鼓涨挺起的腹部袒露在外,检查者蹲下身靠近了它,用手掌轻轻抚摸,说道:“跟上个星期比,似乎没什么变化呢。”

    薛咤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:“跟上个星期比?你恨不得每小时看一次好吧!”

    已经习惯了被通知“受孕失败”的薛咤,这一次听到受孕成功的消息,无疑是惊喜又心情复杂的。

    喜在于,他的“被播种”生涯总算可以告一段落,而复杂嘛……当然是中标的这一次,怀上的居然是姜祈的孩子!

    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当初自己是中了激将才上了贼船,本想硬着头皮做一次了结,但也许是当时的气氛太好,或者是姜祈的眼神太温柔,竟然没能克制,一直做到两人都快虚脱,把肚子灌满精液才停下。

    放纵之后还来不及回味,没过几天就是受孕成功的消息。姜祈坐在他身边,一瞬间攥紧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由于孕夫怀孕的困难性,在孕期刚开始时,如果照顾不当,孕夫的健康情况是相当不稳定的。因此当天姜祈就向中心提交了“暂时居留中心照顾孕夫”的申请,中心对于此类申请一向颇为宽容,在征求了薛咤的意见之后,就让姜祈也留在了中心,从旁参与照顾怀孕初期的薛咤。

    薛咤原本仍在踟躇的,但被姜祈温热的手掌一握,他又没出息地同意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今天,薛咤已经怀孕四个月,只要通过进入系统空间进行孕象的安稳确认,就可以考虑将幼儿胚胎移出体外,养育在中心的试管内。

    而当下,怀孕的少年张开双腿,被检查者肆意地抚摸着身体。

    薛咤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几颗,布料又被刻意地拨开,露出少年赤裸的胸膛。因为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休养,薛咤的肌肤回复了乳白幼嫩的颜色,唯独胸口点缀的两颗樱桃,红润欲滴,稍稍用手指一捏,就流出乳白色的液体,弄湿了衬衫。

    姜祈含住了其中一颗,发出啧啧有声的吸吮声,新鲜的少年乳汁,被他抢在婴儿之前预先享用了。

    上身奶香扑鼻,下半身则是被解开了裤链,用手指隔着内裤轻轻顶弄。

    孕夫的怀孕期间,雌性性征往往会更加明显,身体也愈发敏感,就看这会儿,才刚用手指隔着布料玩弄小穴周围,不多久就能感觉到湿润的液体浸湿了布料。

    等下身的衣物被彻底剥下,再伸手过去一探,薛咤的肉穴已经淫水泛滥了,手指轻而易举地插入两根,在潺湿的肉洞中旋转扩张。

    薛咤一面被吸着乳头,一面被玩弄着肉穴,身体又正敏感着,浑身又酥又麻,只能双手攥紧了姜祈的胳臂,轻轻地倒吸着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要开始检查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被声音提醒,薛咤这才想起几乎已经被他抛在脑后的“剧情设定”,又把腿张了张,使得小穴更加清楚地展示在检查者面前。

章节目录

美人入肉(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(H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