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啊,可惜你的月经不调还是没有治好吧,是不是有时候两个月,有时候三个月,来的时候量特别的大啊!”江帆调笑道,两眼盯着盛凌云的眼睛,调皮地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的得意,既然他可以治好我舅舅的病,肯定能治好我的病!”盛凌云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hā hā,我告诉你吧,你这种病,只有我才能治好!”江帆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盛凌云不可置信道。

    此时程书记和高市长也站了起来,高市长冷冷道:“罗局长,你这次真是命大,得了肝癌都没死!”

    “hē hē ,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,我听说市里的领导班子要调整了,某些人要下来了,某些人要提升了,老弟,你可要小心哦!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,我为官清正,不贪污不受贿,听说你卫生局里的帐目有问题,几笔资金去向不明,幸亏你没死!”高市长hē hē 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小事对某些人说是大事,但是事情是发展变化的,此一时彼一时,谁有问题还难说呀!”罗局长高深莫测道。

    “哦,时间不早了,高市长我们还有个会议要开,不要耽搁了。”程书记打圆场道。

    “程书记,关键时候立场不坚定,前途难料啊!”罗局长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目前局势不明,押宝当然要慎重!”程书记微笑道,他知道罗局长有隆兴集团撑腰,但是罗局长一直沉迷酒色,前年犯了错误从东海市副市长降职到局长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人有些时候跌倒了,但爬起来的时候,有可能爬得更高哦!”罗局长神秘笑道。

    程书记和高市长上车走了,场上只剩下江帆、赵院长、盛凌云、罗局长等人。

    “江帆,你决定和我们隆兴集团对着干了?”盛凌云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你认为我还有选择吗?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是没得选择,因为你已经选择了一条死路!”罗局长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鹿死谁手,现在还很难说,事情总是发展变化的,不是吗?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一个人还想和隆兴集团对抗吗?你不觉得是鸡蛋碰石头吗?”盛凌云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觉得我一定是鸡蛋呢?如果我是铁锤呢?”江帆吹着口哨,冲着盛凌云和罗局长做了个握拳的手势,潇洒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江帆的背影,盛凌云沉思道:“江帆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?是天才?还是白痴?一个人想抗衡整个隆兴集团!”

    “此人不可留,将来必是我们最大的祸患,趁他羽翼未丰将他除掉,否则等他羽翼丰满,必成大患!让残豹出手吧。”罗局长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是让父亲决定吧。”盛凌云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《东海日报》、《东海晚报》、《东海新闻报》等报刊上,刊登了江帆治疗耳聋和哑巴的新闻报道,当天江帆成为了东海市的新闻人物。江帆神奇的医术很快传遍了整个东海市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东海市人民医院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,这些人都是慕名前来找江帆治病的。

    人越来越多,最后队伍排到了大街上,远远望去,宛如一条长龙。

    疑难杂症科室的人员的选拔完全由江帆挑选的,首先梁艳成了江帆的助手,还有室友余俊强等人成立科室人员。

    看病的人要层层刷选,只有真正的疑难杂症才可以见到江帆,由江帆亲自治疗,一个上午江帆治疗了五个疑难杂症患者,有驼子,哑巴,梦游等患者。

    江帆正要下班时,救护车响起,外面传来了嘈杂声,“医生,救救孩子吧!”一女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孩子心跳已经停止了,没得救了!”急诊科杜医生道。

    “天啦,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,两个孩子都死了!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干脆也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想不开,孩子已经死了,节哀顺便吧!”

    “梁艳,我们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?”江帆和梁艳来那个人出了科室,到了急症科。

    “李医生,怎么回事?”江帆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江主任,孩子中毒事件太长,已经死了。”李医生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让我看看。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病床上躺着两个男孩,一个大约五岁,一个大约三岁,两人嘴唇年发青,脸上乌黑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江帆摸了下孩子的脸颊,冰凉,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,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通过天眼透视,两个小孩子胃部有黑气,心脏被黑气封住,所以心脏停止了跳动,血液停止了循环。表面上和死人没什么两样,但shí jì 上孩子没有死,只要拔除了心脏的黑气,心脏就可以跳动,然后解除胃部的毒,两个小孩就复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孩子没有死,有还有救!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请救救孩子吧!”孩子母亲跪了下来,“救救孩子吧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救活孩子!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没有死?不可能吧!”李医生惊讶道,心跳都停了,手脚冰凉,还有救吗?

    江帆双手徐徐抓动,默念驱邪咒,将两个孩子的心脏区域的黑气拔除,接着念茅山驱毒咒:“千毒,万毒,全部消除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胃部的毒顷刻之间消失,江帆伸出食指,轻轻地点了下两个孩子的眉心,两个孩子同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孩子!”

    “太神了!两个孩子死而复生!”

    “神医啊!”

    医院餐厅里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梁艳一直望着江帆,“两个孩子误吃了毒药,明显已经死了,你怎么可能救活了呢?”梁艳yí huò 道。

    “毒药shí jì 上也是黑气组成的,只不过毒药的黑气更加浓黑,侵蚀人体更加快速而以,两个小孩的心脏被黑气封住,所以停止了跳动,shí jì 上还没有真正的死亡,如果黑气完全占据了身体,就回天无力了。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”梁艳恍然大悟道。

    “房子装修好了,我们下午去验收吧。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zhǔn bèi 何时搬进去呢?”梁艳脸微红道,她又想起了那天早上在旅社说的话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我按时更新,你按时砸砖投票收藏!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