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,刘县长你和黑帮老大杜月景什么关系,怎么给他这么多钱呢?”江帆是笑非笑地望着刘文才。

    “妈的,zhè gè 杜老大脑残了,这话也说得出来!”刘文才当然不会承认这钱是自己给的,“这钱是他敲诈我的!”

    杜月景气急道:“你,你胡说!明明是你给我的,怎么说是我敲诈的呢?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钱来路不明,没收!”江帆收起了支票,望着杜月景一裤子的血,这些都是头和鼻子流的血。

    “肚月经,你名字没取好,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叫肚月经,你看裤裆上的血,这回应验了吧!”江帆笑hē hē 道。

    杜月景气得眼冒火,但是他不敢动,自己带来的几百人都被自己的人摆平了,真是碰到鬼了!

    “杜月景,你被捕了,你涉嫌敲诈勒索,杀人,跟我到局里去吧!”曹豹突然冲了过来,把手铐戴着杜月景手上。

    “曹豹,你疯了,我是杜老大!”杜月景一脸惊讶,他和曹豹是老熟人,两人经常一起泡妞,一起喝酒,没少给他好处。

    “疯你妈的头!”曹豹一拳砸在杜月景的鼻梁上,杜月景惨叫一声,鼻血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敢打我!”杜月景怒火中烧,“老子就打你,咋了!”曹豹又是一拳,杜月景惨叫一声,仰面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曹豹转过身对着那些躺在地上那些警察喊道:“快把杜月景带回公安局!”

    警察们立即冲了上去,曹豹转过身对着刘文才和刘贵生喊道:“把他们俩个也带回局里!”

    “曹豹!你疯了,我是江城县的县长!你敢!”刘文才喝道。

    曹豹冲了过去,抡起巴掌照着刘文才jiù shì 几个嘴巴,“妈的,狗屁县长,老子打死你!”曹豹冲上去对着刘文才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“曹局长,刘县长昏过去了!”有警察喊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带下去!”曹豹冲过去打了刘贵生一把掌,“还有这狗崽子!”刘贵生脸立即更肿了,他心里暗自骂道:“曹豹,你妈等瞧!老子不整死你就不是人!”

    片刻之候,那些警察和三和帮的人走得一干二净,江帆回到屋里,梁艳的父母和梁茹目瞪口呆地望着江帆。刚才的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看到了,令他们不解的是曹豹怎么突然胳膊肘往外拐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这样走了,肯定还会来找你麻烦的!”梁志勇担忧道,他是知道刘文才父子俩人做事的风格,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,还丢了那么多钱,哪能怎么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伯父,您不用担心,他们不会再来了。”江帆微笑道,因为江帆在扶他们起来的时候,轻点他们的眉心jiù shì 施展茅山点穴手点了他们的死穴,他们只能活三天,从明天开始刘文才、刘贵生、曹豹、杜月景四人就会开始瘫痪,不能说话,身体逐渐变得僵硬,最后死亡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病症医生是查不出原因来的,因为表面上检查,各像功能都正常,药物是无法治疗的。这些都是江帆暗中做的手脚,这种茅山点穴手第二层功夫,除江帆外,无人可以破解。

    刚才曹豹殴打他们,抓他们都是江帆使用了“摄魂术”控制了曹豹干出来的,这些曹豹只有到了公安局才会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江,你可别大意,刘文才父子俩个手段狠毒,从来吃过亏,今天不来,明天绝对来找你报复!”梁志勇提醒道。

    江帆笑了笑:“伯父,您就放心吧,他们明天就开始瘫痪到床上了,还怎么来报复我,三天后他们几个就病故了!所以您以后都不用担心他们前来找你们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梁志勇一脸yí huò 地望着江帆,不但他yí huò ,梁艳的母亲和妹妹梁茹也是一头雾水,只有梁艳知道江帆的本事,罗局长jiù shì 例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,您不用担心,相信江帆吧,他们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你们麻烦了。”梁艳ān wèi 道。

    “姐,这是怎么回事啊?江帆哥怎么知道他们三天后会病死了呢?而且是他们四个人一起病死?”梁茹yí huò 地望着江帆。

    江帆望着梁茹红扑扑的脸,笑道:“三天后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梁茹看到江帆的眼光,心里立即砰砰直跳,脸立即变得更红,她手紧张地捏着衣服角,地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要过年了,来得匆忙,没给你们带什么礼物,伯父伯母这点钱就给你们买礼物吧。”江帆立即掏出三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梁志勇看到桌上三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,这可是三百万啊!自己夫妻两人jiù shì 卖一辈子都无法赚到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“小江,这么钱我们哪能要呢,你收huí qù 吧!”梁志勇紧张道。

    江帆笑了笑:“伯父,这可是刘县长赔你的医药费,你拿着吧,他们的钱来路不正,不要白不要!”

    梁艳知道江帆现在有的是钱,这几百万对他来说是小钱,要知道雄哥丸一天销售额都达到一个亿,还有出口,那更是利润惊人,保守估计江帆仅靠雄哥丸一年最少可赚二百个亿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就收下吧,你们辛苦了这么多年,不要开zhè gè 水果店了,就拿着前好好享福吧。”梁艳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好吧,这么大一笔钱!”梁志勇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,我们以后是一家人,你们jiù shì 我的父母,我的钱也jiù shì 你们的钱,收下吧,否则jiù shì 看不会起小侄了!”江帆把三张支票推到梁志勇面前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就收下吧!”梁艳把钱放在爸爸的手上。

    梁志勇见难以推托,女儿又劝自己收钱,知道儿女和江帆的关系非同一般,以后这小子jiù shì 自己的女婿,拿女婿的钱用也说得过去,梁志勇就把三百万的支票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帆又拿出一张一百万的之票,微笑地对着梁茹道:“梁茹,哥这次来也没给你带礼物,这钱就给你买衣服和首饰吧!”说完把支票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梁茹急忙摇头道:“江帆哥,这么多钱我不能要!”手急忙推江帆的手,两人的手碰在一起。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