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寒雅,我们去报案吧!”李寒烟的母亲道。

    “伯母,不可报案,就算报案也没证据!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不报案,那个吴经理和夏秘书见到寒雅没有死,会不会jì xù 害她呢?”李寒烟母亲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他们发现我姐没死,肯定不会罢休的!”李寒烟道。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李寒烟母亲焦急道。

    江帆思索片刻,“如果寒雅姐就这么huí qù ,那个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,我们必须要揭露他们偷情的事情,要让吴副总经理的未婚妻知道她的未婚夫和自己的秘书胡来的真相,这样寒雅姐才会安全!”

    “对,可是我们如何去揭露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偷情的事情呢?又如何让吴副总经理未婚妻知道这件事情呢?”李寒烟道。

    “寒雅姐,你们公司最近招人吗?”江帆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成立十周年,业务拓展很快,最近正在招业务经理呢!”李寒雅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有bàn fǎ 了,我就趁你们公司招业务经理,混进你们公司,我来抓住那个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偷情,然后让那个总经理知道他们偷情的事情,最好是捉奸在床!嘿嘿!那个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就完蛋了!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?你行吗?”李寒雅yí huò 地望着江帆。

    “姐,江帆肯定能行!你就放心吧,他绝对成功的!”李寒烟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寒雅,这的确是一个好bàn fǎ ,与其等着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来害你,还不如主动出击,抓住他们的把柄,将他们一网打尽!”李寒烟的父亲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明天上午就让江帆去我公司初步面试吧,具体能不能上还要经过总经理面试合格才能入取。另外我明天到公司上班,同事们肯定会吃惊我回复如此之快吗,我该如何回答呢?”李寒雅道。

    那些同事肯定很吃惊的,从四层楼顶上摔下去,第二天就去公司上班了,这也太惊人了吧!众人可是亲眼看到救护车把地面上的李寒雅拉走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运气好,只是一般的的挫伤,从四楼上摔下去不死的事情也不是很稀奇,他们肯定会以为是奇迹!”李寒烟微笑道,她曾亲眼看到有人从六楼摔下去,只是一点挫伤的奇迹,这世界上有很多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就这也说吧!”李寒雅点头道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江帆给陈丽打了一个电话,本来是约好今天晚上jiàn miàn 的,可是李寒烟的姐姐出事了,到了石翼市,无法去找陈丽了。

    陈丽接到电话后,可知道事情经过,虽然很失望,但是知道救人更加重要,约好等江帆办完事后再jiàn miàn 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江帆去李寒雅公司参加面试,李寒雅的公司位于石翼市南城区。李寒雅与江帆约定好,两人装着不认识,江帆以一个大学生的身份去公司面试。

    李寒雅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名叫康尔医疗器械公司,zhè gè 公司是石翼市最大的医疗器械公司,每年的销售金额都在一百亿以上。

    在面试的路上,李寒雅讲述了一些有关康尔医疗器械公司的情况,zhè gè 公司总经理名叫万芳菲,是一位年龄二十五岁的女孩子,毕业于西国著名的哈雅大学,她爸爸万祖耀是康尔医疗器械公司的董事长,大体情况有点像隆兴盛凌云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康尔医疗器械公司的销售部一共分六个部,李寒雅jiù shì 其中一个部门的经理,她负责初步的面试。江帆随着李寒雅进入康尔医疗器械公司后,江帆填了面试表格后,由李寒雅和另外两个部门经理一起面试。

    江帆的初步面试通过,让他下午来公司进行复试,复试的人jiù shì 总经理万芳菲。中午的时候,江帆与李寒雅到了一个距离康尔医疗器械公司比较远地方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“江帆,下午的复试十分重要,是由万芳菲总经理面试,她可是毕业西国哈雅大学的高材生,在场的还有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。下午面试的程序是先考验求职者的应变能力,然后由万总亲自提问,她最喜欢提一些莫名奇妙问题。”李寒雅道。

    “哦,先考验什么应变能力呢?”江帆问道,江帆求职面试的经历不是很多,从东海医学院毕业就直接在东海市人民医院实习了,虽然以前寒暑假的时候也打过工,但是那些都是在小的公司里做些临时工。

    “比如,你进面试的办公室的时候,地上倒了一把拖布,如果你没有捡起来,视而不见,那么你就被淘汰。还有jiù shì 问你公司的楼梯的台阶是多少层,或者问你公司的门口保安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等等,主要考察你的观察能力和应变能力。”李寒雅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们公司有毛病,怎么都问一些无关的事情!”江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最刁钻的还是万总的提问呢,她会问你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,有时候还会问你一些尴尬的私人问题,考验你的态度!”李寒雅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个万总会提一些什么问题呢?”江帆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应聘康尔公司的时候,最后复试的人jiù shì 万总,她问了我一个问题,当时十分尴尬!”李寒雅脸红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个万总问了你什么问题呢?”江帆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万总问我,如果你不小心怀孕了怎么办?是打胎还是把孩子生下来?zhè gè 问题十分难回答,后来我想到她在西国学习,肯定受西国的影响很大,西国是反对堕胎的,所以我就回答把孩子生下来,结果就被录取了!”李寒雅脸露出娇羞之色,因为她至今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呢,虽然追求她男生很多,但是她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我靠!zhè gè 万总是有点怪异,不过自己面试肯定是可以通过,因为万一不行的时候,自己使出摄魂术控制万芳菲的大脑,就可以通过了!不过这样太没意思,江帆想试试zhè gè 有趣的面试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到!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