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旁的江帆冒汗道:“我靠,这些语言是从哪里学来的,也太扯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靠,臭小子油嘴滑舌的,难怪我女儿对你死心塌地的!”露西父亲摇头道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把乾坤袋还给了江帆,然后搂着露西,坐上百眼飞龙背上,“主人,您先huí qù 吧,我呆几天就huí qù !”纳甲土尸道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一招手,立即出现旋涡是的门,“傻蛋,你要抓紧修炼,不要天天沉迷女色!”江帆立即踏入旋涡之中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放心吧,小的一定努力修炼的!”纳甲土尸点头道。

    一道光闪过,江帆出现在花溪公寓的客厅之中,“帆,你从异界回来了?”梁艳正在客厅里来回徘徊,突然看到江帆出现。

    “嗯,看你神色好像又什么事情吧?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有个叫桂花的女孩子到医院找你呢!”梁艳道。

    “哦,桂花她人呢?”江帆十分惊讶,桂花怎么到东海市来了?难道有什么事情吗?

    “桂花在邱菊的粉馆里面,你去看看吧。”梁艳道。

    江帆快步跑到邱菊的粉馆门前,他看到桂花和邱菊坐在一起,桂花脸色面露焦急之色,“桂花,你怎么来了?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帆仔,你可来了!家里出事了!”桂花急忙跑向江帆。

    “桂花,别急,慢慢说,家里出来了什么事?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水根爷爷被人打伤了!”桂花流着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爷爷现在什么地方?他的伤势重吗?”江帆神色立即紧张起来,同时眼中露出杀气,谁敢打水根爷爷,***不想活了!

    “爷爷在现躺在家中,伤势很重,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,他一直喊你的名字呢!”桂花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受重伤,为什么不送县医院呢?”江帆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让送!全村被包围了,我是半夜趁着他们松懈的时候才跑出来的!”桂花擦了下眼泪道。

    “谁不让送?村里出了什么事?”江帆诧异道,他立即拉着桂花出了粉馆,两人上了赛龙车。

    “是一位叫章少的人,带着人把我们村全部包围了,不让我们村里人进出,他们要强行拆迁我们凉水村!”桂花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要拆迁我们凉水村?”江帆惊讶道,他已经启动赛龙车,车子快速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那个章少看中了红枫湖的风景,他要在我们村建一个度假村,要强行拆迁,我们村民都不同意,水根爷爷更是不同意,与他们争吵,发生冲突,水根爷爷被他们打伤。”桂花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敢打老子的爷爷,我要你的命!”江帆目露凶光,猛地踩油门,赛龙车像箭一样狂飙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东海市的城区,江帆的赛龙车在大街上发狂,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目,吓得行人纷纷闪开。交警看到后立即鸣笛追赶赛龙车,“前面的车停下,你超速了!”一名男交警喊道。

    江帆此时十分愤怒,他毫不理会,赛龙车像射箭一样奔驰,吓得对面的车子纷纷闪躲在一旁,“我靠,这人疯了,闹市区这样开车!”

    呜呜!赛龙车后面出现了十多辆交警的车,他们紧追赛龙车不放,江帆从后视镜看到后面出现了这么多交警的车子,冷笑一声,不但不减速,反而加速qián jìn 。

    赛龙车就像发狂的猛虎在大街上狂奔,突然前面出现了两辆交警车子横在马路当中试图阻挡赛龙车的qián jìn 。

    “妈的,想拦住我!”江帆猛地加速,赛龙车突然侧身竖了起来,车子贴着马路沿边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后面的交警顿时傻了眼,这人的车技也太神了,这样也能通过!真是前所未闻!

    赛龙车里面的桂花吓得闭上眼睛,紧张道:“帆仔,你开得太快了!好吓人呀!”

    江帆此时心里十分气愤,火正旺呢!赛龙车过后,立即四轮着地平放下来,紧接着江帆踩油门,吱!的一声赛龙车狂飙而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赛龙车到了东海市的郊区,后面的鸣笛声依然响着,那些焦急的车紧追不舍。“妈的,老子心情不好,你们还要惹我,不给你们点颜色,你们是不会停止追赶的。”江帆冷笑道。

    他按下火箭炮系统,赛龙车尾部立即出现两根黑黑的炮管,江帆按下发射按钮,吱!两枚火箭炮弹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轰!轰!两声巨响,两枚火箭炮弹在交警车前面一百多米出爆炸,地面上立即出现两个大坑。那些交警车吓得急忙急刹车,顿时相互撞成一团,“我靠,火箭炮!那人车子里面装有火箭炮!”一交警惊呼道。

    那些交警的车子再也没有追来,江帆驾驶着赛龙车如同狂风般奔驰,他此时恨不得马上赶到凉水村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候,赛龙车到了凉水村外面,村门口站立了几十个人,他们个个手拿棍棒,“帆仔,那些人jiù shì 章少的手下!”桂花指着村口那些人道。

    村口的人呢也看到了江帆的赛龙车,他们立即喊道:“停车,此路不通!”

    江帆冷哼一声,不但不停车,反而踩油门,车子快速冲了过去。那些人顿时吓得纷纷闪开,有的用棍子击打赛龙车,砰!木棍立即断成两截,赛龙车丝毫无损地冲进村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,谁这么大胆子,敢冲进村子,抓住他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赛龙车到了一栋新房子面前停下,这新房子是桂花请人修建的,都是江帆给的钱。水根爷爷开始不同意,后来知道是江帆给了桂花一笔钱,让她修建新房子,水根爷爷才同意了。

    江帆急刹车后,立即下了车,急忙跑进屋里,“爷爷!”江帆冲进孟水根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帆仔,你回来了,爷爷快不行了!”二狗子正守在孟水根床前。

    “帆仔!帆仔!”孟水根双目紧闭,脸色苍白,他嘴巴动着。

    江帆立即打开天眼穴透视,发现水根爷爷的肋骨被打断了两根,还有胸部有积血,伤势很重,如果来晚一点,水根爷爷命在旦夕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到!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