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掌门眼睛一亮,咬牙切齿道:“嗯,就这么办!无毒不丈夫!量小非君子!我们这就派人去寻找六阳女!”

    “掌门,你说这件事要不要把问虚派徐掌门和紫霞派翁掌门拉进来?”盛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,此时知道人越少越好!就我们联手就可以了!关键是找到六阳女!”钱掌门道。

    “六阳女我知道在什么地方,只要派人去把她接过来就可以了!”盛掌门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找到了六阳女,那就好办了!我们立即悄悄去接六阳女,然后再去找他!”钱掌门道。

    “嗯,此时必须秘密进行,千万不可被江帆知道了!也不能被其他修仙门派知道了,要不然我们会唾骂的!”盛掌门慎重道。

    “江帆,你就等这瞧吧!这次我看你如何应付!”钱掌门阴森道。

    钱掌门话音刚落,正坐在大嘴鹏背上的江帆打了突然一个喷嚏,“我靠,这是有人在骂我呀!肯定是钱掌门那家伙!”江帆骂道。

    “帆哥,我们已经搞垮了云霄派和云苍派,以后要小心他们报复啊!”黄富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且不说我手中的三件仙器,jiù shì 郭疯子和敖三他们两个,这些人谁吃的住!他们这辈子都别想报复我们了!”江帆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帆哥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!zhè gè 盛掌门可是大大的狡猾和阴险狡诈!还有钱掌门也不是省油的灯,早应该杀死他们就好了!以免留下后患呢!”黄富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杀死他们太没意思了,jiù shì 要让他们尝到门派被摧毁那种痛苦,那才有意思呢!就凭他们几个能掀起多大风浪!”江帆不屑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驶得万年船!我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!”黄富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小富你多虑了!我们在中午之前赶到紫霞派,好好作弄一下那个翁雪雁!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太好了,小的要把那个骚女给爆了!”纳甲土尸流着口水道。

    “呃,傻蛋,你太没出息了,怎么一说到女人就流口水呀!”黄富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小的有一个坏主意duì fù 紫霞派!”纳甲土尸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傻蛋,你还有坏主意!说来听听!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就在紫霞派的汤里面下色虫珠,那些女人只要喝了汤,那她们可就全部发骚了!那我们就可以横扫那些女人了!”纳甲土尸口水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,傻蛋,你这招真够毒辣的,也够可怕的!要知道紫霞派女弟子有五千多人呢!五千多女人发作起来,这还了得!我们三个还不要被她们榨干了!”黄富冒汗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怕,有我大棒子在,就算千军万马也可以应付!”纳甲土尸拍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“呃,傻蛋,你就别吹牛了吧!这可不是儿戏!”黄富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小富说得有理,那么多女人要是喝下了色虫珠的汤,那还真是太可怕了!”江帆摇头道,他想起了盛婉君发作时候的疯狂情景,那简直是疯牛啊!

    一头疯牛就很可怕了,那五千多头疯牛,那还不要玩死了!江帆沉思片刻,“不过,傻蛋计策还是有可取之处,我们只要给翁雪雁下药就可以了!其他人就算了!”江帆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主人采纳小的坏主意了!”纳甲土尸开心笑道。

    两小时后,江帆、黄富、纳甲土尸到了紫霞派的山脚下,此时正值中午。江帆、黄富、纳甲土尸悄悄上了紫霞峰,“傻蛋,你闻出翁雪雁在什么地方吗?”江帆悄声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翁雪雁就在前面那座山岩下!”纳甲土尸道。

    江帆望了远处的山,那里并没有住房,惊讶道:“咦,中午了,翁雪雁去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许带着弟子们修炼吧。”黄富bsp;bsp;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洗澡呢!”纳甲土尸笑道。

    “切,这中午时间谁会洗澡呢!你瞎扯什么!”黄富摇头道。

    三人悄悄靠近翁雪雁,江帆突然听到了水流声音,那是座水池,水顺着山岩留下,形成的一个小水池。江帆看到了翁雪雁和几个女人泡在水池里面,正笑着说着话呢。

    “我靠,翁雪雁是真的洗澡呢!还被傻蛋蒙对了呢!”黄富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现在是中午,翁雪雁为何洗澡呢?”江帆也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哦,太好了,我们就躲着偷看她们洗澡了!小的是最喜欢偷看女人洗澡了!而且是百看不厌呢!”纳甲土尸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呃,有什么好看的,她们都穿着衣服呢!有什么看头!”黄富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哎,真搞不懂,她们既然是洗澡,为何穿这么多衣服呢!”江帆也十分纳闷。

    “她们要是把衣服都脱掉就好了!”纳甲土尸渴望道。

    突然泡在水池里的翁雪雁等人开始宽衣解带了,她们把衣服仍在水池旁边的大石头上,开始在水里打闹起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她们宽衣解带了!太好了!我们可以一饱眼福了!”纳甲土尸眼睛盯着水池里,口水流出多长。

    看到水池里打闹的紫霞派弟子,还有泡在水里的翁雪雁,江帆突然冒出坏水来,他对着纳甲土尸招手道:“傻蛋,你过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您有什么吩咐?”纳甲土尸到了江帆身边。

    “傻蛋,你看到石头上衣服了吗?你去把他们的衣服全部偷走!”江帆悄声道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立即眼睛放光,“主人,您真是太高明了,她们没有衣服看她们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少罗嗦,太点去吧,不要被她们发现了!”江帆挥手道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立即遁入地下,悄悄到了那块大石头旁边,伸手把石头上的衣服全部拉入地下。随即纳甲土尸悄悄回到江帆身边,“主人,衣服全部拿来了!”纳甲土尸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把她们的衣服全部毁掉,我们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!”江帆坏笑道。

    黄富顿时明白了江帆意图,忍不住笑道:“帆哥,你这招够损的,翁雪雁的脸可是丢尽了,她非气死不可!”

    “hē hē ,要的jiù shì zhè gè 效果,她越生气,我越开心!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到!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