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的时候,江帆等人到达北水城,江帆突然想起了第五块七彩符字的事情,前段时间江帆都忘记了此事,现在他突然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非空长老临走前告诉江帆,第五块七彩符字就在北水城一位女修行者那里,她的名字叫步菲雪。江帆记得非空长老还要自己带一句话给步菲雪呢。

    目前已经拿到了四颗灵珠了,救醒暮雪公主是迟早的事情,也不急于这两天,江帆决定在北水城住两天,寻找第五块七彩符字。

    望着木香姑娘,“木香,我们在北水城住两天再走吧?”江帆知道木香姑娘急着赶huí qù ,江帆是以商量的口气和木香姑娘说的,希望她能够同意在北水城住两天。

    “啊!为什么要在北水城呆两天啊!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救暮雪公主吧!”木香姑娘焦急地拉着江帆的胳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江帆,为何要在北水城呆两天呢?”骆灵珊惊讶地望着江帆。

    “因为第五块七彩符字的化身就在北水城,我想用两天时间寻找第五块七彩符咒,我只耽搁两天,也许只要一天就够了!”江帆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第五块七彩符字在北水城啊!”骆灵珊惊讶道,她也听江帆讲过有关七彩符字的事情,刚好路过北水城,如果回到

    “是的,第五块七彩符字就在北水城一位女修行者步菲雪手里,我们只要找到她就可以拿到第五块七彩符字了。”江帆望着木香姑娘和骆灵珊点头道。

    木香姑娘露出迟疑之色,“zhè gè ,zhè gè …”木香姑娘为难了,她恨不得马上就到了暮雪公主身边,马上救醒她。

    “木香姐姐,你不要着急,我们已经拿到了四颗灵珠,暮雪公主肯定可以救醒的,不急于这两天时间,我看就在北水城住两天吧。”骆灵珊拉着木香姑娘手微笑道。

    看到江帆渴望的眼神,木香姑娘;点头道:“好吧,我们就在北水城住两天,如果两天没有找到第五块七彩符字,那你不能在耽搁了,等救醒了暮雪公主再回来,好吗?”

    木香姑娘望着江帆,她心里很着急,虽然说不急于这么两天,可是她为此等候了那么多年,如今已经拿到了四颗灵珠,就等着救醒暮雪公主了。

    江帆望着焦虑的木香姑娘,“木香,你放心吧,虽然说是耽搁两天,但是我会尽力一天之内把事情办完的。”江帆望着木香姑娘微笑道。

    木香姑娘点了点头,“嗯,我们找到客栈之后,就开始寻找你说的那个女修行者步菲雪吧。”木香姑娘望着江帆道。

    江帆点头道:“好的,找到客栈之后,就去打听有关女修行者步菲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江帆等人在北水城西南找到一家客栈住下,随后江帆找到店伙计,“店伙计,像你打听一件事!”江帆对着店伙计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爷,您有什么事情,尽管问吧!”店伙计望着江帆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请问北水城有没有女修行者?”江帆望着店伙计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女修行者?”店伙计沉吟片刻,“哦,我想起来,在北水城的东北有一座女子修行馆,那里有不少女修行者呢,您去那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江帆十分gāo xìng,没想到北水城还有一座女修行馆,看来那个步菲雪十有八九就在女修行馆里呢。

    “哦,多谢了!这是打赏你的符银!”江帆一gāo xìng随后甩给店伙计十两符银。

    店伙计伸手接住了十两符银,“哦,谢谢爷打赏!”店伙计满脸笑容,乐得合不拢嘴,他一个月才十两符银的工资呢,江帆一下给他十两符银,低得上他半月的工资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座女修行馆叫什么名字?”江帆微笑道。

    店伙计抓着头皮,“哦,那女修行馆名字很古怪,叫蓝人下见!”店伙计皱眉道,他不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男人下贱?这女子修行馆竟然取zhè gè 名字?不怕我们男人砸掉她的招牌啊!”江帆满脸不悦道。

    店伙计知道江帆误会意思了,“呃,爷,您误会了,那个女子修行馆那个是蓝色的蓝,见是jiàn miàn 的见。”店伙计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江帆点了点头,“哦,是这呀!”其实江帆知道zhè gè “蓝人下见”是“男人下贱”的谐音字,其实jiù shì 在骂男人呢。看来步菲雪被男人伤害了。

    肯定非空长老伤害了步菲雪了,要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带话给步菲雪了,说什么对不起呢!哎,非空长老肯定是泡了步菲雪,然后又甩了她!要不然步菲雪这么恨男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帆对着身后的骆灵珊、木香姑娘、纳甲土尸、小风等人摆手道:“走,我们去蓝人下见修行馆!”

    江帆等人出了客栈,“江帆,zhè gè 步菲雪太有意思,竟然把修行馆去zhè gè 名字?这摆明是在骂你们男人呢!”骆灵珊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zhè gè 女人曾经被非空长老伤害过,十有八九是抛弃了步菲雪,步菲雪才这么恨他!”江帆摇头道,他深知女人一但痛恨男人,简直jiù shì 恨之入骨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非空长老曾经伤害过她,她也不至于恨所有的男人吧!”骆灵珊摇头道。

    江帆望着骆灵珊笑道:“嘿嘿,你是没有被男人伤害过,如果我把你甩了,你肯定会恨死男人的!”

    骆灵珊瞪了江帆一眼,“你敢甩我,我,我就把你杀死了!”骆灵珊气呼呼道。

    江帆急忙拉着骆灵珊的小手,“嘿嘿,灵珊,我怎么舍得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呢,我疼都来不及呢!”江帆手搂住了骆灵珊的腰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少花言巧语了!”骆灵珊瞪了一眼江帆道,嘴角却是微笑,身子倚在江帆肩膀上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江帆等人来到了北水城东北,“呃,那个蓝人下见女修行馆在哪里呢?”江帆望着大街,街道两旁都是店铺,并没有看到女子修行馆。

    此时刚好有一位女子路过,纳甲土尸急忙走向前,“哦,大姐,请问蓝人下见修行馆在什么地方啊?”纳甲土尸对着那位女子微笑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望了纳甲土尸一眼,“哦,你老婆是不是跑进蓝人下见修行馆去?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,否则被打出来的!”那女子捂着嘴巴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,是啊,我老婆是跑到蓝人下见修行馆去了,我正要去找她回家呢!”纳甲土尸索性瞎编道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为什么要去蓝人下见修行馆呢?”那女子好奇道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