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帆摇头道:“呃,我对那泼妇没有兴趣!”

    骆灵珊咯咯笑了,“江帆,柳兰芳就这么讨嫌嘛,虽然她长相一般,但是她的身材可比我们几个强呢!”骆灵珊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她没兴趣,她都和几百个男人好了,身材再好,我也没胃口!”江帆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柳兰芳和几百个男人好了?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!”木香姑娘皱眉道。

    骆灵珊笑了,“江帆,你怎么知道柳兰芳和几百男人好了?”骆灵珊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她亲口说的,再说他那种身材就像发泡了的老面馒头一样,估计都是黑木耳之类的!”江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江帆,你这次可看走眼了呢!”骆灵珊望着江帆神秘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走眼了?”江帆惊讶地望着骆灵珊。

    骆灵珊走到客房身边对着江帆耳边轻声嘀咕着,江帆露出惊讶之色,“呃,不是吧,她还是雏鸟?”江帆不可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嘀咕什么呀,神神秘秘的!”木香姑娘满脸不悦道。

    骆灵珊又到了木香姑娘身边,对着木香姑娘耳边轻声嘀咕着木香姑娘瞪大眼睛,“哦,不可能吧,柳兰芳那种女人竟然没有和男人在一起过!”木香姑娘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这是步菲雪告诉我的,也是她让江帆收柳兰芳的原因。表面上看柳兰芳像一个泼妇,但是要收服了她之后,她肯定会变成温柔的女人的。”骆灵珊笑道。

    江帆摇头道:“这不可能!泼妇jiù shì 泼妇,怎么也不可能变成温柔的绵羊!算了,我还是不以身试险了!我们赶紧会辰州城吧!”

    “哦,傻蛋还没来呢!”小风望着树林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他马上就要来了!”江帆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是不是把那个陈柳燕收服了?”骆灵珊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凭着傻蛋的大棒子和他的黑色墓碑,他应该可以收服陈柳燕的。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只见纳甲土尸提着裤子走出了树林,他满脸笑容,“哇塞,陈柳燕真够疯狂的!就像母老虎下山一样,这只有我傻蛋才能受得了她的疯狂呢!”纳甲土尸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着陈柳燕,她满脸桃花,眼角含春,低着头跟着纳甲土尸背后,“混蛋,你,你这这么走啊?”陈柳燕望着纳甲土尸背影道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回过头,望着陈柳燕,“嘿嘿,如果你想做我女人,就跟着我走,不想就算了!”纳甲土尸微笑道。

    陈柳燕犹豫了,“我,你主人把我师傅怎么样了?”陈柳燕皱眉道,她不想就这样跟着纳甲土尸走,毕竟和柳兰芳等人生活了好几年呢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师傅肯定被我主人征服了,她估计爽昏过去了!”纳甲土尸坏笑道。

    陈柳燕瞪纳甲土尸一眼,“你胡说什么呀!我怎么没有听到她声音呢?”陈柳燕望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陈柳燕!你没事吧?”树林里传来柳兰芳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没事吧?”陈柳燕急忙朝着树林奔跑过去,她跑了几步,就踉跄起来,身子一歪就要摔倒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急忙扶住了陈柳燕,“呃,你别太jī dòng 了,身子还没huī fù 呢!”纳甲土尸摇头道。

    陈柳燕瞪了纳甲土尸一眼,“都是你害得!”陈柳燕娇羞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可不能怪我啊,你不知道你当时有多么疯狂呢!又喊又叫的,就差点没有咬人了!”纳甲土尸坏笑道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扶着陈柳燕走了大约三十多米,就看到柳兰芳躺在地上,“嘿嘿,你师父肯定被我主人搞晕了,刚刚醒过来!”纳甲土尸笑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胡说什么呀!”陈柳燕瞪着纳甲土尸不悦道,她想起刚才和纳甲土尸疯狂的时候,脸就发烧。

    柳兰芳看到纳甲土尸扶着陈柳燕,而且陈柳燕一脸桃红,感觉他们关心非同一般,“柳燕,你没事吧?”柳兰芳惊讶道。

    陈柳燕微笑摇头道:“师傅,我没事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柳兰芳无法动弹,“我没事,只是不知道江帆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,我无法动弹,你过来扶我起来吧。”柳兰芳对着陈柳燕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,你去把我师傅扶起来!”陈柳燕对着纳甲土尸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纳甲土尸就要过去扶起柳兰芳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坏仆人扶!柳燕,你和他是怎么回事?”柳兰芳望着陈柳燕和纳甲土尸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”陈柳燕不知道如何对柳兰芳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陈柳燕现在是我的女人了!主母!”纳甲土尸对着柳兰芳笑道。

    柳兰芳露出惊讶之色,“柳燕,你真的dǎ suàn 跟着zhè gè 坏仆人?是不是他要挟你了?”柳兰芳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,我…”陈柳燕根本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主母,陈柳燕喜欢我,我也喜欢她,她就跟着我了,就像您跟着我主人一样。”纳甲土尸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我才不是你的主母呢!你使用什么手段迷惑了陈柳燕,你这人太卑鄙了!”柳兰芳愤怒地望着纳甲土尸道。

    突然背后传来声音,“hā hā,傻蛋可没有使用什么手段迷惑陈柳燕,他们是男欢女爱,你这种泼妇是不会懂的!”江帆、骆灵珊、木香姑娘、小风出现在柳兰芳面前。

    “哼,江帆,你到底是用了什么邪符咒迷惑了我的弟子?”柳兰芳望着江帆冷笑道。

    江帆走到柳兰芳身边,蹲下望着她笑道:“我可不会什么邪符咒,陈柳燕之所以愿意跟着傻蛋,是因为她品尝到了久违的爱,而你却没有爱,你当然无法明白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种坏男人还有脸说爱!真是让人可笑!”柳兰芳望着江帆讥笑道。

    、“哎,看来你对我误会很深呢,我们之间暂时无法和解了,就看在步菲雪份上我再饶你一次!如果你再敢绞缠我,那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江帆伸手点了柳兰芳肩膀一下。

    柳兰芳感觉身子震了一下,她感觉可以活动了,随即翻身爬起来,急忙穿上衣服,“江帆,别以为你放了我,我会饶恕你的,我还会找你的,你等着瞧吧!”

    柳兰芳转身就走,她对着陈柳燕挥手道:“陈柳燕,你还愣着做什么,跟我走啊!”

    陈柳燕露出迟疑之色,“师傅,我,我…”她想说不跟着柳兰芳走,但是又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柳兰芳露出诧异之色,“陈柳燕,你头昏了吧,你想跟着那个坏仆人走?”柳兰芳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已经很明显了,还用问嘛!”江帆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