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前面的沙丘下面的沙洞里面!”纳甲土尸手指着远处的沙丘道。

    江帆望着远处的沙丘,“哦,这些强盗好狡猾啊,竟然把抢来的财物储藏在那边的沙丘里面!”骆灵珊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所谓狡兔三窟啊!强盗头目也是提防其他强盗偷财物,所以就藏远点。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江帆等人到了储藏财物的沙丘之下,纳甲土尸扒开沙地,露出一个小沙洞。这座小沙洞只有两米多高,两米多宽,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。

    众人进入沙洞之中,找到了储藏的财物,看到沙洞里堆积的如山的财物,江帆震惊道:“我靠,这么多财物啊!”

    沙洞之中财物价值几千万符银,那强盗头目积蓄了好多年才攒下这么多财物,没想到全部被江帆找到了。

    张旺山眼睛都直了,“呃,这么多财物啊!”张旺山惊呼道。

    江帆看到张旺山眼珠都要掉出来了,就知道他眼馋这些财物,“张大叔,我能够发现这些财物,你也有一份功劳,我就给你一箱符银吧!”江帆对着纳甲土尸摆手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抱起一箱符银递给张旺山,张旺山喜悦地接过一箱符银,“哦,太谢谢啊!”他抱着符银,感觉十分沉重,有点吃力。

    “呃,这么重啊,我搬不动啊!”张旺山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那一箱符银大概有三百多斤,对于使用符咒的张旺山来说,他还真的搬不动,江帆是gù yì 为难张旺山。

    江帆gù yì 露出为难之色,“哦,给你钱,你拿不动,那就没bàn fǎ 了!”江帆摇头道。

    张旺山望着江帆,“hē hē ,江xiōng dì ,你给我符银票吧。”张旺山望着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给符银票可以单刷必须打折啊,这一箱符银价值是五万两,换成符银票,那我们只能给你三万两,你要不要?”江帆狡猾地笑道。

    张旺山瞪大眼睛,“呃,五万两符银才换三万两符银票啊,这也太少了吧!”张旺山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只有三万符银票,爱要不要!”江帆就要收起符银票。

    张旺山顿时急了,“呃,江xiōng dì ,再加点吧,好歹我陪你们去沙丘之城寻找沙兀莉呢!”张旺山焦急道。

    江帆摇头道:“不行,我们已经说好了,你陪我们去沙丘之城我给你一万两符银,这是你的本职。”

    “呃,三万五千两符符银票吧,我家里还有两个儿子没结婚呢,就靠我一个人在外面打猎呢!”张旺山愁眉苦脸道。

    江帆笑了,“我靠,张大叔,你可真会瞎编呢,你明明是一个女儿一个儿子,女早已经出嫁了,儿子也早就结婚了,你孙子都抱了!”江帆笑道,他早就窥破了张旺山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旺山露出吃惊之色,“呃,你怎么知道我的家里的事情?”张旺山吃惊地望着江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所有事情我都知道,你还在外面养了一个小情人对不?”江帆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张旺山老脸羞红,“呃,你连zhè gè 都知道啊!”张旺山的确在外面有个相好的,每次狩猎之前都要和她亲热一番,每次狩猎回来,都会给她带点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,你就少瞎编了!”江帆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,好吧,三万两就三万两了!”张旺山放下一箱符银,伸手从江帆手里夺过三万两符银票,把符银票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帆看到张旺山满脸不悦,“嘿嘿,张老头,你就知足吧,你陪我们一趟赚了四万两符银,你狩猎恐怕要几年才能赚到吧!”江帆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张旺山露出微笑江帆说得很对,他狩猎几年都赚不到四万两符银,“hē hē ,是的,这一趟还真值了!”张旺山喜悦点头道。

    江帆一挥手,他把沙洞里面的财物全部shōu rù 了符咒世界之中,对着发呆的张旺山道:“张大叔,我们jì xù qián jìn 吧!”

    接近黄昏的时候风沙突然变大,风声呼呼,江帆等人被迫躲入了沙洞之中,“我们今晚就在这沙洞过夜了,明早再出发!”张旺山对着江帆等道。

    江帆点了点头,“好的!”他知道沙地夜间不适合行走,因为夜间有很多毒虫或者符兽出没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的时候,张旺山拿出火石和油脂,他点燃了油脂,放在沙洞口。骆灵珊不知道张旺山这样做的意图,“哦,张大叔,您这是做什么?为何要在沙洞口放燃烧的油脂呢?”骆灵珊不解道。

    张旺山望着骆灵珊,“晚上沙地有许多符兽和符虫出没,如果没有火,我们就会受到它们的攻击。”张旺山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没多大用啊,万一遇到不怕火的符兽和符虫怎么办呢?”骆灵珊不屑地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hē hē ,沙地不怕火的符兽和符虫毕竟不多,这样我们晚上就可以安心睡觉。”张旺山笑道。

    夜里的风声更大了,风声呼呼,众人发出都睡着了,发出均匀呼吸声。纳甲土尸守护在沙洞口,突然他睁开眼睛,因为他听到地面上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纳甲土尸抬头望去,大约在三百多米处,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虫子,正朝着沙洞这么快速地爬行过来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什么虫子?”纳甲土尸惊讶道,他急忙站了起来,拍着张旺山肩膀,悄声道:“张老头,你快看那些是什么虫子!”

    张旺山被叫醒了,他睁开眼睛看到不远处的白色虫子,脸上露出吃惊之色,“呃,这是吸血白沙虫!快喊大家起来逃走!”张旺山急忙道。

    江帆被吵醒了,“呃,出什么事?”江帆望着纳甲土尸和张旺山道。

    “前方出现了吸血白沙虫,我们必须马上转移,否则我们都得完蛋。”张旺山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吸血白沙虫?”江帆皱眉道,他脑海里没有这种虫子资料。

    “吸血白沙虫是沙地特有的虫子,它们是群居的,一般都是成群结队地出现,一个群体数量可达十万只呢!吸血白沙虫浑身坚硬,善于隐藏在沙地之中,喜欢吸人的血,五十只吸血白沙虫只要一分钟就可以吸干一个人的血液呢!”张旺山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江帆点了点头,吸血白沙虫对于他来说并不可怕,他见到过被这恐怕的虫子多了去了,他的符咒世界里面豢养的虫子比这些吸血白沙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“张大叔,吸血白沙虫害怕火吗?”江帆问道。

    张旺山摇头道:“吸血白沙虫不怕火,它们对火是天生的免疫呢!”

    “哦,不怕火,那它们怕什么呢?”江帆望着张旺山惊讶道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

章节目录

桃运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水里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里游鱼并收藏桃运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