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日,好可爱,又纯又媚。”

    “陆离呢,陆离,陆离,怎么样给打几分?”

    “卧槽,狗.日的又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xx,你个死变态,偷拍。”

    “留着撸。”

    “传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甜甜咳了几声,示意大家安静,咳完瞪了瞪后排角落里头的几个男生。

    不知谁唱了句,“哎呦老班,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,我的脸会变成……”小甜甜拿起桌上一支粉笔头对着那位歌手使劲扔了过去,正中脑门。

    “红苹……”被砸中的同学摸了摸脑门,“果。”

    姜糖往前走了两步,“大家好,我叫姜糖,生姜的姜,红糖的糖。在以后的学习中,希望大家多多关照。”说完鞠了一躬,带地一对马尾晃了晃,像日系漫画里的女主角。

    她声音清甜,说起话来,还带着一股子软糯。用女生的话来说,这是做作,装,也可以叫做婊。

    原本看着挺可爱的一张脸,再一看竟透着股妖艳劲,她的嘴,是涂了口红了吧?一定是穿了加厚的文胸吧,不然怎么会那么大。

    台下响起一阵掌声。后排几个男生恨不得手脚并用了都。

    小甜甜指了指倒数第二排一个空位子,“姜糖,你先坐那,就刘晓静旁边,陆离前面……陆离呢,又迟到了,开学第一天就迟到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口就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,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姜糖回过头来,看见教室门口晃进来一个人影,他单手插兜里,另一只手上斜跨了一个双肩包,整个身形往左成一个十分舒适的角度倾斜,眼睛大概是长在头顶上,谁也不看,直接走进来。

    这逼装的,真当自己是一中校草了。

    对了,人还真是一中校草。人不仅是校草,人还是学霸,年级大佬。

    陆离直接走了进来,小甜甜刚被无视了,为了找回威严,象征性地问了句,“又迟到,昨晚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陆离头也没抬,懒懒地答了句,“写物理题目,到十二点。”

    很好,这个理由很官方也很学霸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没说谎。

    小甜甜就没再说话了。学习成绩好的就是有特权,这要换个差生,一准被撵教室门口罚站去了。

    陆离走进来了,晃到最后一排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姜糖跟在陆离后面,在他前面的位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离刚一坐下就趴桌上了。

    熬夜泡吧真他妈困,哦,不对,是熬夜做物理题目。

    同桌赵进扯了扯他的袖口,“陆离,你看那个转学生,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啊。”

    陆离将头转向赵进,姑且就算换个睡姿吧,“哪个转学生?”

    赵进往前面努力努嘴,“就她,像不像昨天一干二那个女混混?”

    陆离一抬头就被两条马尾辫甩了脸,又痒又疼。姜糖转过身来,对赵进说道,“我们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日,千里耳啊,赵进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陆离看了看姜糖的脸,“不认识。”说完又趴桌上了,真困。

    一天到晚,跟个孕妇似的,怎么都睡不够。

    赵进凑到陆离耳朵边上,“黄媛媛她哥要找人去修理那个女混混,今天晚上打算带人在酒吧门口堵她。”

    陆离眼睛睁开一条缝来,看了看他,“您说什么,我没听清。”

    赵进提高音量重复了一遍。这回周围的人全听见了。

    陆离看见前面女孩的身体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他把头埋进胳膊里,不耐烦道,“别吵,我睡了。”

    开学第一天,没什么紧要的学习任务,多半是自习课,顺便让野了半个暑假的孩子们有个收心的缓冲。

    教室里半点学习的氛围都没有,后排几个男生甚至趁小甜甜不在,拿出扑克牌来打。陆离被吵地睡不着,冲那几个男生吼了句,“孟阳,你特么低调点,别打扰人学习。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人从牌堆里抬起头来,“您醒拉,陆少。”出了张牌之后继续说道,“都在玩呢,谁学习?”

    原本就是,哪有个学习的人,整个年级恐怕都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这时,姜糖把手上的物理卷子举起来抖了抖,“这呢。”

    整个班级的人全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离抬起头来,“就是,别打扰人学习。”说完又趴桌上睡了,就是,别打扰人睡觉。

    卧槽,夫唱妇随啊这是。

    因此,姜糖把大半个班级的人都给得罪了,别人都在玩的时候,你竟然在学习,你不合群。你竟然和傲娇拽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校草一唱一和,你勾引人。

    高三暑假补习期间不需要上晚自习,下午五点四十就放学了。

    赵进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,“陆离,今天放学上哪浪去?”

    陆离坐着没动,他不需要收拾书包,因为他书包里的书根本没拿出来过,怎么来的怎么回去。

    赵进继续说道,“去昨天那家酒吧,看黄媛媛他哥堵人。”

    陆离看了看前面奋笔学习的双马尾女孩,笑了笑,“小.逼孩毛都没长齐呢,还学会堵人了,再说了,几个大男孩子堵人一个小姑娘,啧啧,脸真大。”

    赵进心有余悸,“你是没跟那女混混交过手,你不知道,那力气大地,跟牛魔王似的。”

    陆离往赵进那边靠了靠,“不然咱打个赌,输的人去操场裸奔一圈。”

    赵进扯着嗓子在班里喊道,“大家注意了,你们校草明天要在操场裸奔了!”

    大家似乎没都听见,各干各的事,明显是不相信赵进的话,陆离裸奔?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陆离拿起桌边上的笔,戳了戳前面的女孩的背,“哎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葬爱家族扛把子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姜糖:你说谁,谁是葬爱家族扛把子?

    陆离:ゞ﹎.失去伱..拥有全卋界又能怎様..﹎

    姜糖:妈的,智障!

    陆离:{{莪卷曲着赤.裸.裸的身.体,¨′ *,忘这冷漠的祢ノ。``!}}

    姜糖:卧槽,竟然使美人计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新坑已开,作者会继续继续努力的,坑品保证,厚颜无耻地求一波收藏。谢谢!

    ☆、康安路一姐

    姜糖知道他认出她来了,并且还有意帮了她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来笑了笑,小声说道,“知道了,不会让你裸奔的。”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与昨晚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这还哪里是葬爱家族扛把子,分明就是一中台柱子嘛。

    姜糖做完最后一道习题,教室里已经没人了,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七点。

    晚饭在学校门口吃了葱油饼和牛肉汤,新开的一家店,味道还不错,就是有点贵,多两片牛肉就要加八块钱。

    从家里到学校只有两站路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