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。”

    卧槽?恶人先告状,明明是姜糖胳膊上的血沾到了她身上,好不好,好不好!

    值班经理偷偷松了口气,听起来是旧仇,反正只要不是在这引起的矛盾就好办。

    黄媛媛抹了把眼泪,“我要告诉我离哥哥,臭婊.子贱女人欺负我!”

    说的应该就是陆离了吧,关键是那天在酒吧,你离哥哥忙着做物理题,也没上去帮你啊,也就赵进过来拉了几下。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赵进咬着块大油饼儿晃悠悠地进来了。

    刚进来就看见服务员把手上的茶托往地上一扔,咣当一声,所有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嘴巴放干净点!”声音很大,带着忍无可忍的怒气。反正这份工作也保不住了,无所谓了,谁怕谁。

    赵进经常到这来,但还是头回见这么有性格的服务员,很有压寨夫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啧啧,小脸蛋长得还挺俊。

    眼睛真大,皮肤真白,身材也真不错。

    然后,这…这…这他妈不是姜糖吗!再看看旁边吓呆了的黄媛媛。

    我日,得赶紧给陆离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陆离正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傻笑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一双耍过流氓的手啊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几声,他侧过头来看了看,赵进的,八成又叫他出去玩儿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出去玩。伸手把赵进的电话摁掉了。

    这边黄媛媛看见赵进来了,又开始哭,“赵进,那天在酒吧就她,一个人打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他妈的这么丢人的事还拿出来说,黄媛媛你是不是蠢,难怪陆离不喜欢你。赵进默默吐了个嘈。

    狗.日的陆离居然不接电话,眼前的情况,以赵进的能耐,绝对处理不了。

    一边是陆离他未婚妻,一边是陆离他暧昧对象。

    狗.日的桃花运怎么那么好。

    一屋的人都在看着赵进打电话,也都知道他在打给谁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注目下,他只好再次拨了陆离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好几声没都人接,姜糖走过来,“赵进,别打了,犯不着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有这个时间不如多做几道物理题了。

    她把茶托从地上捡起来,轻轻放在桌子上,转身对值班经理说道,“谢谢您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值班经理知道这黄家大小姐是什么德行,心里还是站在姜糖这一边的,但黄家和陆家是什么关系,整个炎市上流社会谁不知道?

    但他也就是个小打工的,没什么办法,只好拍了拍姜糖的肩膀,“去财务室把今天的工资领了吧。”

    黄媛媛晃着她妈的胳膊,“妈,不能让她走!”说完又开始哭。

    这时,陆离的电话接通了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两边都不偏颇,赵进按了免提键。

    -“喂,陆离,你快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-“我今天哪都不去,在家写物理卷子呢。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小姑娘了,听着有人哭啊。”

    -“不是,快来你家茶楼,三楼莲花居,都快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-“你的情债,我去干嘛。”

    -“不是,是黄媛媛和姜糖,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-“操。等我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-“嘟嘟嘟”

    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,等人吧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姜糖:听说你连未婚妻都有了。

    陆离:你说什么,我听不见。

    姜糖:听说你连未婚妻都有了————

    陆离:宝贝,我也爱你!

    姜糖:......

    ***

    感谢谷小雷的投雷,给您鞠躬了!

    谢谢每一位看文的小天使!

    ☆、太刺激了

    陆离要来,姜糖觉得完全没必要,本来就芝麻大点的屁事,搞得跟世界大战似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终于知道,茶楼上的陋室铭三个字为什么看着眼熟了。

    这间茶楼竟然是陆离家的。

    她和他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现在不想让他看到她在这里。

    姜糖整了整身上的旗袍,对赵进说道,“我先走了,你们等吧,李小姐罚的英文单词我还没抄完呢。”

    赵进看姜糖脸色不好看,对她说道,“那行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黄媛媛她那个精神疑似有点不正常的妈就冲了过来,甩手对着姜糖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姜糖还是第一次见行动速度这么快的阔太太。

    不过,真羡慕啊,黄媛媛她妈对她真好。

    眼里有泪水滑落,她不是怕疼,再疼的巴掌她都受过。

    她是难受,她很难受。

    黄方方赶紧把他妈拉过来,“妈,你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赵进递给姜糖一张纸巾,“黄姨,其实人挺好的,就是一摊上黄媛媛的事就冲动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我送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糖接过纸巾,胡乱擦了几下,“我要先去下财务室。”这个时候她没有办法潇洒地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需要钱,不然她就得饿死。

    值班经理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出身,他很同情姜糖,走过来跟她说道,“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,做错事的女服务员挨了这位阔太太一巴掌,这事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但黄媛媛偏不,硬跑过来拉着姜糖不让人走。她要等陆离过来,让他看看自己受的委屈。

    说真的,黄媛媛那点力道,给她乘十,她也不可能拉得住姜糖。

    姜糖只需要一甩手就能把她甩掉,稍微再用点力能把她甩旁边屏风上面去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动。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想动。

    赵进看了看手机,还有十分钟陆离就该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集体沉默,气氛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今天要陆离不来,这屋人能站到明天早上。

    姜糖很快调整好情绪,有什么大不了的呢,不就是你有妈而我没妈吗。

    她擦掉眼泪,把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,脸上换回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态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陆离看见自己那副鬼样子,流眼泪什么的,真是难看死了,只有黄媛媛那样的小公举才会整天哭唧唧哭唧唧的。

    而黄媛媛也是不负众望地越哭越凶,再哭下去,整间酒楼都能被她的眼泪给浸了。

    还有十分钟呢,姜糖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黄媛媛在后面喊,“不许走!”

    姜糖头也没回,“安静点,我去拿下东西。”真烦人。

    这个架势,是不是去拿砍刀了呀,整个包间的气氛瞬间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两分钟,姜糖就回来了。她手里是拿了个东西,但不是什么砍刀,而是一张什么纸和一支笔。

    赵进凑近一看,差点乐了,这他妈是物理卷子啊。

    这姐们。

    真逗。

    看她拿来的不是砍刀,包间里的气氛似乎好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