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姜糖拉了把椅子,把物理卷子搁桌子上做了五分钟的题。黄方方过来看了一眼,“你也一中的啊。”

    姜糖抬起头来,冲他笑了笑,“是呀。”虽然黄媛媛挺讨厌的,但她哥黄方方人还是不错的,刚还帮忙拉着他妈。

    黄方方说道,“下个月我们也该开学了,高一,也是一中的。”

    赵进赶紧过来解冻,“都是校友哈。”

    黄媛媛撇了撇嘴,“谁要跟这贱.人一个学校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,就听见莲花居的门被人砰地一下踢开了。

    “黄媛媛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!”

    赵进一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特别有安全感,虽然这个声音的主人目前不太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黄媛媛看了看走进来的人,一下子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值班经理毕恭毕敬地叫了声,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如此装逼的出场方式,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姜糖回头看了一眼。陆离穿着一身短袖短裤的运动装,平时长袖长裤的都没注意到,他的皮肤也很白。

    陆离皱着眉头,左右看了一圈,对黄媛媛她妈叫了声,“黄姨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没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姜糖身后看了好一会儿,伸出手来在她卷子上指了指,“这题选a。”

    神他妈的a,又选a。

    姜糖重新审了审题,在草稿纸上写画了一会,终于放弃了。

    赵进赶紧把旁边椅子搬了过来,现在可以开始围观年级大佬装逼了。

    陆离坐在椅子上,从姜糖手里拿过笔,在草稿纸上画了张电力图。

    “在0~25s时间内,轿车的速度从逐渐变大,到匀速运动;速度逐渐变大时,牵引力大于阻力,速度不变时,受力平衡,牵引力等于阻力。我讲得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油箱加满油时,电路中的电流为i′=0.6a,电路中的总电阻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包间只听见不急不缓的讲题声,以及笔划在纸上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这位陆老师的声音很好听,带着点男性特有的磁性,柔和但又很有力量,把刚才房间里的戾气全冲了走。

    姜糖接着他的思路继续在纸上演算着。

    算了半天,还是算不出来。

    陆老师继续讲开始新一轮的讲解,一点儿也不嫌烦。

    赵进站在旁边,一会盯着桌上的物理卷子看,一会盯着陆离的脸看。当然,他对卷子什么的是没兴趣的,主要是这个,这个陆老师,今天可算让他开了眼了。

    平时问他个题,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一个,“滚,翻书去。”

    赵进和陆离从小一起长大,陆离的脾气他不是不知道的,这人没什么耐心,脾气有时候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泰然路一哥这是要栽。

    直到黄媛媛她妈的电话响了,大家才从这个严肃严谨的学习氛围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黄媛媛她妈说道,“走吧,你爸在楼下接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黄媛媛小公举又开始哭,“离哥哥,她那天打我。”

    陆离放下手中的笔,看了看黄媛媛,“再给我叽歪一句!”声音不大但冰冷,足以令黄媛媛不敢再叽歪了。

    黄媛媛她妈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,经过陆离身边的时候说了句,“陆离,别忘了,我们两家可是有婚约的。”

    姜糖暗骂了一声,真狗血。

    陆离拿起笔在手上转了转,幽幽地回了句,“黄姨,大清早亡了。”

    赵进终于憋不住了,哈哈哈笑了几声,陆离这捣蛋玩意太好玩了。小时候就没少气那些一本正经叔叔阿姨大伯大妈爷爷奶奶们。

    陆离瞪了他一眼,“笑毛,赶紧跟着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赵进赶紧跟在黄媛媛她妈身后,嬉皮笑脸道,“陆离你提醒我了,那个,黄姨,不介意坐下您家车吧,一会到了把我放路边上就行,不用送到家里头了。”

    黄方方跟在最后面,走的时候朝姜糖那边看了一眼。可以看出他眼里的愧疚,但他能怎么办呢,这边可是他的妈妈和妹妹啊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陆离是站在姜糖这边的。

    值班经理临走前很识趣地把包间门关上了,并嘱咐旁人不许进来。

    姜糖趴桌上做物理卷子,陆离坐旁边看,遇上她不会的,他就给她讲解。

    刚才光顾着装逼了,还没好好看清她。

    经常来,但以前从来没觉得这的工作服好看,今天一看,他才发现,人和人之间的差别那真的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同一件衣服,穿她身上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。

    比起酒吧那身葬爱家族扛把子的行头,这身旗袍更加适合她,就像长在身上的皮肤一般,不可剥离。

    还真是锦绣民国一枝花啊。

    她绾着发,露出好看的颈部线条,旗袍的领口做的都很高,扣的也严实,有一种别样的,禁欲系的美感,让人看着就想给撕开。

    嗯,很好,很成功地激起了人类最原始的,兽.欲。

    看完脖子,往下就是胸部了吧,她是不是跑去丰胸了,看着比白天的时候大了很多,浑圆浑圆的。这就是旗袍的好处了,胸小的会显胸大,胸大的会显得像巨无霸。

    巨无霸啊,陆离觉得手心发热,不过人陆老师是正人君子,不会摸上去的。之所以手心发热是因为那地方他摸过。

    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巨无霸挪开往下看,视线粘在杨柳小腰上,盈盈一握。正人君子陆老师再次看了看自己发热的手心,估摸一下,从容积上看,一只手应该能握住。

    即使是坐着,她肚子上也没有半点赘肉,小腹平平的,晚饭肯定没好好吃。

    腰腹下面就是屁股了,可惜她是坐在椅子上的,看不见。

    再往下就是一双大长腿了,旗袍侧面开了个叉,隐隐约约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肉,显得很色.情。

    正人君子陆老师感觉喉头有点发紧,拿起姜糖旁边上茶杯喝了一口,降降火。

    这个杯子,放她旁边,应该就是,她,喝过的吧。

    正人君子陆老师觉得更热了,他还是头一回跟人间接接吻。

    他偷偷看了看她的嘴唇,涂过口红,又润又嫩,看着就想狠狠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杯子是刚赵进用过的。”姜糖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,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,就让我沉迷在这美丽的误会中不好吗,不好吗?!

    陆离嘴巴里的半口水在听到赵进名字的时候喷了出来,真恶心。

    姜糖从旁边拿起一张纸巾,轻轻按在他嘴边上。上面有几滴水,她帮他擦了掉,生怕有漏掉的水滴,又凑上来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脸就在他嘴巴前面不足十厘米,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出来的气息,她身体微微倾向他,那个,那个什么的巨无霸就横在他胸前,他一动,巨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