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霸也跟着轻轻动了一下,她一动巨无霸就动,她两动巨无霸就两动,她三动巨无霸就三动。

    这真是,太他妈刺激了!

    我操,我操,我操操操!!!

    陆离觉得自己不行了,他站起来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无辜的姜糖回头看他,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我想干你,你让吗?这话陆离才不会说呢,人是正人君子,才不会这么下流。

    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陆离说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。

    穿宽松的运动裤出来是个巨大的战略失误,身体有点什么反应,那形状起伏有点遮挡不住的架势。

    好在旁人并不会盯着他的裤裆看。

    陆离别别扭扭地走近洗手间,进了小隔间,努力平复自己愤怒的下.半.身。

    操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某大佬:你好歹也是大佬的小弟,差不多行了啊。

    小离离:怪我咯。

    某大佬:不怪你怪谁?

    小离离:要怪怪你自己,反正不怪我。

    姜糖:怪我,怪我,都怪我行不行,行不行,行不行!

    某大佬携小弟异口同声:行!

    ☆、霸道总裁陆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陆离终于回到包间。

    姜糖已经在收拾卷子和草稿纸了,听到有人推门,回头看见他,“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开始收拾桌上的茶具,又把倒腾乱了的椅子复了位。

    陆离拿出手机看了看,已经十点多了,“走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姜糖走到包间门口,“我先去下财务室,虽然今天什么忙也没帮上,但经理说我可以领今天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不干活白拿工资,这要搁以前,姜糖绝对干不出这么厚脸皮的事,但半个月后学校就开始上晚自习了,她能打工的时间就只有周末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说道,“我明天可以过来把今天要干的活干了,这样也不算白拿了。”

    横竖这份工作都要丢,找好下份工作之前能多赚点就多赚点吧。

    陆离跟上她问道,“你以后都不来了吗?要是遇到不会的物理题目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姜糖回道,“今天搞成这样子,就算经理想留我,其他人也会说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走,陆离单手插兜里,“谁敢说闲话?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,开始上晚自习之前都可以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间茶楼姓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姜糖很想留下来,这里比酒吧那种地方不知道干净多少倍。而且酒吧太闹了,写张卷子都得跑后门去写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“陆少是要以权谋私了?”这他妈的,好中二,姜糖说完都想抽自己大嘴巴子了。

    陆少点了点头,露出一个邪魅狂拽吊炸天的总裁式微笑,“是的,女人。”

   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。

    姜糖想,以权谋私就以权谋私吧,谁还能跟钱过不去,下学期的学费还差好几百呢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今天就不用去财务室领钱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员工休息室门口停了下来,姜糖笑了笑,“等我一下,换个衣服。”说完走进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陆离看她走了进去,这回终于看到屁股了。

    操,真翘。

    姜糖换好衣服出来,两人一起到楼下。

    不断有人跟陆离打招呼,少爷少爷地叫着。看样子这里他常来。

    反正喝自己家的茶也不要钱。

    姜糖忍无可忍地小声说了句,“你家茶卖的太贵了,抢钱的吧。”

    陆离笑了笑,“嗯,迫切需要存钱娶媳妇。”边说边盯着她,他想知道她会怎么接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从中探出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姜糖义愤填膺道,“宰哭那帮有钱人。”想到什么似的,又说道,“擦,忘了,你也是有钱人。”

    陆离,“……”

    到路旁边的车棚前,姜糖推出她的摩托车,把背包搁车上拉开来看了看,“钥匙手机物理卷子。”一样不落。

    已经快十一点了,陆离说,“我送你回家吧,大半夜的挺不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何况还是这么美的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姜糖有点想笑,又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想笑是因为,康安路一姐怎么可能会怕走夜路。

    想哭是因为,这些年来,没人送过她回家,没人!

    操,个不争气的,鼻子竟然泛酸。

    姜糖摆摆手,“你又不会开摩托车,我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说完跳上车座。

    正要发动车子,却被陆离一把挡住了车把。

    “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姜糖看了看陆离,原本挺灿烂的一张脸,突然一下竟变得有点阴沉,这不会是后悔收留她在他家茶楼了吧。

    行,您是金主您说了算,您让下来咱就下来。

    姜糖跳下车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离往前走了走,靠近她,突然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姜糖下意识地捂紧了胸口,这家伙可是有前科的。

    陆离的手最终停在了她的左脸旁边,没摸,就停着看了看。

    最后他沉声问道,“你脸怎么回事,这么红。”

    刚才在茶楼,灯光有点暗,他没注意到,现在站在路灯底下,他才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姜糖笑了笑,“大佬您太帅了,我害羞呗。”说完侧过脸去,小模样显得羞答答的,其实是怕他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多说,他就不会多问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,什么你被人打了不行我要找她拼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他隐隐能感觉的自己内心的烦躁,仿佛她被人打了巴掌是他的错一般。他有点儿心疼,但他又没立场找人拼命去。

    想想之前包间里的场景,里面能打到她的人就只有黄姨了。黄媛媛不可能近得了她的身。

    陆离点了点头,“行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糖重新跳上摩托车,一踩油门跑了,逃命似的。

    逞什么能,一点都不酷。

    陆离转身去旁边小卖部买了包烟,站在路灯底下点着。

    还没抽两口,摩托车女孩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车子没有熄火,她单脚撑在地上,饶是她腿长力气大才撑得住,一般女孩没这能耐。

    没等陆离说话,她先说道,“吸烟有害健康。”

    陆离笑笑,摁灭了烟头。他原本就没什么烟瘾,只有闲得无聊和特别烦闷的时候才会抽。

    他问,“你怎么又回来了,是不是什么东西忘了带?”

    是忘了带我吗?

    姜糖将摩托车掉了个头,重新踩在上面,“刚才,你还没吹口哨。”

    这是把他当成流氓了哈。

    陆离将手指放嘴边,吹了个长长的口哨。

    姜糖一踩油门跑了。

    真酷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课,姜糖依旧来的不早不晚,她一进门就下意识地看了看黑板,确定上面没什么不应该出现的字才往自己座位上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