气氛,似乎也不是很对。

    班上同学的注意力全都在教室后面。

    只见后排几个男生背对着讲台,站在他们面前的是陆离。

    他似乎在逐一检查他们的手机。

    那样子,很像一个收保护费的,走的还是支付宝转账。

    那几个男生姜糖知道,上课都不会好好听课的,平时哪个老师都不服,一个个拽地要上天,这会儿倒是乖地很。

    陆离在李大饼儿面前停下来,“照片是你拍吗?”

    大饼赶紧摆手,“不是我,坚决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陆离沉声问道,“删干净了吗?”

    大饼赶紧点头,“都删了,一张没留,电脑里的也都删了。”

    陆离看了他一眼,“电脑里也有?”

    大饼赶紧说道,“保证没撸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其他几个男生嘿嘿笑了起来,

    陆离拍了拍大饼旁边的桌子,用已经努力压制了的声音说道,“回收站也给我清理干净了!”

    其他男生就不敢再笑了。

    姜糖坐在位子上,像其他同学一样,转头往后面看,一边问赵进,“陆离在那干嘛呢?一看就是在欺负人啊。”

    赵进看见姜糖,高深莫测地笑了一笑,随后答道,“他那是行侠仗义呢。”说完并没有把视线收回去,盯着姜糖看了好几秒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收腰纱裙,显得皮肤更加白,因为眼睛大下巴小,还扎了对双马尾,整个人看起来像画里走出来的小公主,但这个小公主吧,她发育地又太好了点,身材呢,就太火辣了点。

    清纯中透着股媚劲,撸点简直太高。

    啧啧,难怪。

    姜糖一边看着教室后面一边问道,“怎么就行侠仗义了,我看那几个男生并不需要救赎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赵进从姜糖身上收回视线,重新看着教室后面,“他们思想太肮脏了,陆离这是在帮他们去污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半懂不懂,姜糖也就没多问。

    陆离检查完那几个人手机就回了自己座位。

    开学第一天的时候,那帮狗崽子偷偷拍了姜糖的照片,私下里当种子传播,陆离手机里也有那么一份。

    但,只许他撸,别人看都不许看的。

    大佬就是这么霸道。

    赵进赶紧把自己手机递了上去,“大佬,您看,我手机里什么都没有,昨天就删了。”赶紧又补充道,“保证没撸过!”

    陆离看了他一眼,“你他妈小点声,怕人听不见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姜糖很应景地回过头来,问道,“什么路?”

    陆离随口胡诌道,“说的是康安路上有个姑娘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赵进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大佬就是大佬,随口胡诌的一句都自带情话效果。

    姜糖想了想,康安路上,好看的姑娘。

    她冲陆离笑了笑,“那一带我熟,看上哪家姑娘了,我带你去抢。”

    赵进在旁边嘿嘿直笑,看来大佬抛出来的橄榄枝,好看的姑娘没接啊。

    陆离趴桌上,头往前伸了伸,“行,坐你车去。”

    抢你。

    姜糖没再接话,只当他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本来康安路就没有配得上他的姑娘。非得说有的话,能挑出来的就只有姜糖她自己了,康安路没有比她更好看的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回头看了陆离一眼,他也正看着她,看样子视线一直就没离开过她。

    操,不会吧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眼对视并没有磨出毁天灭地般的火花,气氛甚至出现了一瞬间的尴尬。

    姜糖赶紧挪开视线,但她也不能就这样直接转回头,看人一眼就转回头,太他妈暧昧了。必须得说点什么话才不会那么不自然。

    最后,她没话找话地问道,“你英文单词一百遍抄完了吗?”刚说完就想起来,昨天周娜娜已经帮他抄好了。

    赵进指了指桌上一摞的英文练习簿,“这些,加起来得有一千多遍了。大概是班里好几个女生帮忙抄的,当然,这中间也可能有男生。”

    陆离拿起书本啪地一下打在赵进手上,“就你废话多。”

    姜糖转过身去从自己桌上拿了个本子过来,“我桌子上也多了本,不知道是谁帮忙抄的,也没署名,不然得好好谢谢人家,虽然我自己已经抄好了。”

    what?!

    有人帮她抄单词!

    有人打她主意!

    有人要追她!

    操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陆离:小兔崽子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不想活了!

    ***

    继续打滚卖萌求收藏!爱您!!!

    ☆、醋王大佬

    原本趴桌上懒洋洋的陆离蹭地一下站了起来,一下把姜糖手上的练习簿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翻开一看,这笔迹,一看就是男生写的!当然,就算是女生写的也不行,不行!

    姜糖伸手要去抢回来,“哎,你抢我本子干嘛?”

    陆离沉着脸没说话,三两下就把练习簿给撕了,脸色相当难看。

    姜糖捡起地上的碎片,质问道,“你怎么给撕了?有毛病啊。”

    人家帮忙抄单词也是出于好心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点那什么的想法,那也不能这样对待别人的善意啊。

    善意啊,在这个操蛋的世界上有多难得,只有姜糖知道。

    陆离看姜糖脸色不好,莫非是心疼了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立场去质问她什么,也不想再去惹她不开心,沉着脸站在桌旁没说话。

    赵进忍不住对姜糖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整个一中,敢用这种语气和年级大佬说话的,只有你了姑娘,哦,不,应该是女侠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位大佬竟然没有发飙,要搁旁人,敢这样说话,早被拖出去砍了。

    姜糖将练习簿碎片放在桌子上,一片一片地用透明胶带粘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离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,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窜,烦躁地要命。

    他从后门出去,靠在栏杆上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今天的烟大约是假的,又辣又呛,难抽地要命。但现在他也没什么可以舒缓情绪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从后门往窗户里面看,只能看见她的马尾辫晃来晃去,她低着头,看不见表情,一只手拿着透明胶带,另一只手在拼接被他撕碎的本子。

    然后她扯开一小段胶带,用嘴巴咬断,开始往本子上粘。

    她,她,她居然还用嘴巴咬,不知道上面都是细菌吗?!就没个剪刀吗?!作为一个学生连个剪刀都没有吗?!啊啊啊啊!

    这是间接亲吻啊,妈的,不能忍!

    陆离摁灭烟头,从后门又走了进去,往自己书桌里翻了两下。

    操,一生气就忘了,他自己也是个没有剪刀的人。

    陆离走到教室后面,问人借剪刀。

    “谁有剪刀?”脸色阴沉地好像要去杀人一般。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