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了,动不动就开车,还老想叫人上车。

    陆离想歪了一下,自己都忍不住笑了,但他又怕被人看穿,笑得特别扭曲,显得龌龊至极。

    姜糖看他笑得这闷骚样,再想想刚才的话,终于明白他在笑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伸出小拳头在他胸前砸了一下,“再笑抽你了啊。”本想带着点狠厉的,话还没说话,自己都笑场了。

    她眼睛大,即使是笑起来,也还是很大,嘴角扬起,像夏日黄昏的风,一下子吹皱了他心头的春水。

    陆离摸了摸胸口,她这一拳简直太厉害,一下把他的心砸成了十级大地震。

    等陆离从大地震中缓过来,姜糖已经跳上摩托车了。

    再一看,已经起飞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刚放学不久,路上人多,她开得不是很快,可以看见被头盔压着的两条马尾,软哒哒地趴在她肩上,再次与摩托车强硬的金属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这女孩,真他妈带劲。

    陆离突然想起来,他忘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刚才光顾着从地震里面逃生了,他忘了吹口哨了。

    好在姜糖没有重新开回来让他补一个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姜糖,满脑子都是物理卷子,陆离那个欠揍货,硬拉着让人抄英文单词,害得她物理卷子一题没写。

    但她可不敢揍他,那不光是年级大佬,还是她的老板,她现在就在奔去给人打工。

    操,这帮资本主义吸血玩意儿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,还是打轻了。

    陆离转身坐上那辆骚红色的劳斯劳斯,很快到了茶楼。

    比姜糖还早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直接到二楼包间,站窗前往楼下看。半个人挡在窗帘后头,贼头贼脑的,看起来一点都不潇洒。

    陆离可以肯定,若是他整个身子都暴露出来,姜糖绝逼可以看见他在偷看她。

    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他可以看出来,这个女孩对外界有一种若有似无的警戒心。

    倒不是敌意和戒备,而是她在保证自己的活动空间是安全的。在这个安全范围内,她又会变得毫无戒备,这个时候的她才是真正的她。

    没过两分钟,路口就开过来一辆黑色摩托车,上面坐着那个双马尾女孩。

    她停车的姿势十分嚣张,车子还没完全停下来,她的一只腿就已经先撑地上了。

    腿长就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他把手放嘴边,刚想吹,突然想起自己这是在精致高雅的茶楼呢,只好又把手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车子停稳,她摘下头盔,甩了甩被压住的马尾,她头发又黑又直又顺滑,甩起来像给洗发水做广告的明星似的。

    隔着两层楼,陆离都能闻到她头上那股香味儿。

    操。

    他站在窗前,微微扬起嘴角,楼下那家伙老说人装逼,自己这不是也挺能装的吗。

    不出陆离所料,姜糖停好车,先往四下里看了看,忽然又抬起头来往陆离这边的窗口看过来。

    陆离吓得心脏都快要停了,赶紧闪窗帘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很明白,自己为什么要心虚,又不是偷看人洗澡,干嘛要躲啊,跟个大淫贼似的。

    姜糖往前走了几步,看到上次那家卖馅饼的店。停下来买了个牛肉馅饼,又要了杯豆浆。跟上次一样。

    这家店只有个贩卖窗口,没位子坐。

    她站着吃饭,用餐时间不超过五分钟。吃完把手上的馅饼袋子豆浆杯子扔旁边垃圾桶里去了。

    她,她还站着吃饭,看把你能的,还站着吃饭,你咋不上天!

    陆离第一见一个女孩子站着吃饭,还是胡乱扒拉几口。

    他身边那些名媛淑女,哪个不是吃个饭能吃俩小时的主,还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。

    看她那样,他有点心酸。

    一个馅饼能有什么营养,还有那种小店卖的豆浆,里面能有两颗豆子就算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物理题目老做不出来,就是天天吃这些东西给吃笨的。

    姜糖打了个喷嚏,想想似乎没人会惦记她,大约是感冒?

    要是生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只打了一个喷嚏就没再打。

    她从背包里拿出今天还没来得及做的物理卷子,坐在墙角的台阶上看了起来,一会又从包里拿出草稿纸,放膝盖上演算起来。

    她怎么到哪都带着物理卷子啊。

    神他妈的物理卷子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物理卷子:自打开学以来啊,就独得女主恩宠,我就劝女主一定要雨露均沾,可女主非是不听呢,就宠我…就宠我,这不么,刚刚啊…摸了我好久了呢.. .. .. 这卷面啊,甚是乏累呢....

    男主:楼上有病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感谢熊仔仔的投雷和营养液,谢谢,给您鞠躬了!

    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,爱您!

    ☆、春风阁

    快到7点半的时候,姜糖只做好了前面五个选择题,剩下的只能等下班再做了。

    她收起卷子,穿过马路,走进茶楼,陆离就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般这个时间,陆离已经在家吃好晚饭了,这会儿应该在散步消食,然后是游泳或者练拳,有时候是弹钢琴或者吉他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不到快考试,坚决不写作业,这是原则。

    现在他实在没事干了,只好拿出作业放桌上。

    是要写作业了吗,终于要写作业了吗?

    不是的,是开始玩手机了。

    桌上有精致的中式点心,他没怎么吃,一想到姜糖刚才吃的是馅饼和豆浆,他就没胃口。

    还他妈是站着吃的。

    能的你,还站着吃饭,就你体力好,体力好你怎么不去搬砖。

    姜糖换好工作服开始干活,不忙的时候她就跟着熟悉的服务员学习泡茶。

    另外还能挤出点脑细胞思考刚才没做出来的物理题目。

    人生不可谓不充实。

    快到十点钟的时候,值班经理让她给二楼春风阁送壶茶。

    春风阁,啧啧,这名字,听着就不正经。

    姜糖从泡茶室端了壶明前龙井,茶单上写的是两千五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来这喝茶的人脑子都不正常,所以她经常有种冲动,就想给这里的客人说,客官您快别在这喝了,我家有,一壶只要两百块,还免费接送,车就在楼下停着呢,特拉风。

    但她也就这么一想,图着自己乐呵。

    到春风阁门口,她特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旗袍,保证衣衫整洁。

    敲了三下就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春风阁里没有牡丹海棠杜鹃等姑娘,只有个爷们。

    “陆少,您好,陆少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离看了看站在门口端着茶托进来的这位锦绣民国一枝花。

    今天穿的是墨绿色绣牡丹花的旗袍,上回好像是兰花吧。

    兰花清雅,适合安静做题的她。牡丹花妖艳奔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