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回到家,洗完澡,在床上滚来滚去地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啊,好歹说一声啊,也好让人知道接下来该怎样应对。

    还有最后,他在楼上,她在楼下,她的那个目光是什么意思啊。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啊。

    陆离你完蛋了,纠结成什么样了都。

    麻痹的,不管了,睡觉。

    姜糖在从茶楼回家的路上就在问自己,为什么会对陆离手下留情,为什么没有一脚踢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有点儿怒了,但又丝毫不反感。甚至心里还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。

    陆离这个大贱货,当时就该给他踢碎了!

    麻痹的,不管了,赶紧回家洗澡去。

    半夜十一点多,康安路上依旧闹哄哄的,只是没白天那么闹。

    路口边的大排档生意倒是不错,现在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。以前姜糖在期中的某一家打过工,卫生条件真是不能看。

    不过在康安路这一带,也别提什么卫生条件了,能吃,且出不出毛病来就算行的。

    街边的路灯好多都是坏的,姜糖车速放地很慢,地上经常会出现破的啤酒瓶什么的,轧上去可不好。

    路口里面几个小混混聚一起抽烟,有两个手里还拿着酒瓶子。

    都是白酒,这帮人一喝就是几瓶,从来都是醉熏熏的样子,也不见他们上班,不知道哪来的钱买的酒。

    明明康安路后面有很多小工厂可以打工赚钱生活,也没什么学历要求,他们偏不去,非得天天无所事事地在街头瞎晃。

    姜糖并不想多看他们,开始加速往前开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喝醉的不要命的家伙竟横在路中间挡住了她的路。

    她只好停下车,连头盔也没摘,指着人就骂,“大熊,你麻痹喝多了回家呆着去,搁这耍什么流氓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依旧不大,但也依旧透着股狠辣劲。

    康安路这帮人什么德行,她最清楚不过,他狠你就得比他还狠,不然她这层处女摸早被糟蹋没了。

    什么?报警,别逗了好吗,这一带,连警察都放弃了,自生自灭去吧。除非出了人命,警察才会过来。

    大熊吊儿郎当地走过来,“就耍你的流氓了,糖姐,小糖糖姐,给我当女朋友呗。”

    旁边几个小混混开始起哄,闹哄哄的一片。

    姜糖拿掉头盔。一般她不会找人麻烦,除非别人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对面走来一位大婶子,看也没看就从姜糖旁边走过去了,对这种小混混调情的画面也是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但估计明天一早,整个康安路的人都会开始议论,姜家那个孤女昨夜跟好几个男人鬼混,在路口就亲上了。

    大熊听见同伴的鼓励,又往前走了几步,色眯眯道,“不如,就今晚呗,哥几个干翻你。”说完还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保证你呀,欲罢不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话,就看见姜糖从摩托车座旁抽出一根胳膊粗的大棍子,不长,但够硬邦。

    抬手对着他的腿就是一棍。

    啪地一下,大熊已经跪在地上了。手里的酒瓶飞旁边墙上碎成渣渣了。

    一股浓烈的劣质白酒味在夏日的空气中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姜糖拿着棍子在他旁边地上很有节奏地敲了敲,然后猛一抬手,吓得大熊赶紧抱着头。

    姜糖用棍子指着墙边地上的酒瓶子碎片,弯下腰来对他说道,“下次再敢出言不逊,那,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依旧不大,也算不上尖锐,但每个字里都透着刺骨的寒气。

    旁边几个混混瞬间安静了,没人敢再说话,康安路一姐,这个名号,并不完全是吹的。

    这几个本来也是不成器的,最大的出息就是堵小学门口收保护费,真掀不起风浪来。

    物理卷子还没写完,姜糖不想多耽误工夫,跳上摩托车走了。

    大熊被人扶起来,对着姜糖的背影一阵骂,“马勒戈壁,迟早干死你。”又对旁边的人说道,“走,告诉大龙哥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的事物从来都是相互对立又相辅相成的,有一姐,肯定就有一哥。

    康安路一哥就是大熊说的大龙哥。

    但这么多年来,一哥和一姐一直相安无事,主要是因为姜糖从来不拉帮结派,也不会主动找人麻烦,只有别人找她麻烦了她才会动手。

    姜糖停好车子回到家。

    发现手臂上流了点血,八成是墙上的玻璃渣子飞过来划伤的,刚才光顾着装逼了,都没感觉到疼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感觉到了,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。

    那样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。

    打开电视机听着声音,姜糖拿出酒精棉和防水创可贴,熟练地处理好,时间不超过两分钟。

    处理小伤口什么的,她太熟练了。

    然后是打开热水器准备洗澡换衣服。都是陆离个熊孩子玩意儿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这事陆离其实挺冤的,人本来就什么都没干,干嘛怨人啊。

    姜糖是坚决不会承认自己对他会产生什么反应,顶多就是被他给传染的。

    但等她换衣服的时候发现,大姨妈来了。也真是赶上时候了。就说嘛,谁会对那个装逼犯有反应。

    洗完澡垫好姨妈巾,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物理卷子还没做完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困得睁不开眼了,她也要做上几题。

    有好几题都是白天老师讲过的,她愣是没做出来,这让她很懊恼,却又无能无力,只好做个特殊标记,看明天请教一下别的同学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只有电视机的声音在客厅里播着。

    没人叫她去床上睡,没人给她盖被子,没人告诉她,天亮了上学要迟到了。

    一早,保姆阿姨就在门口敲门,“少爷,起床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没反应,保姆阿姨又敲了敲,“今天准备了蔬菜沙拉、三文鱼面包、鸡蛋、热牛奶和豆浆。”

    神他妈豆浆,本少爷不喝,不然会变笨,做不出物理题。

    陆离把头埋进被子里,他今天一点都不想去上学。

    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,他就不想去。

    他还没想明白,她到底看没看见。

    陆离朝门口喊了句,“阿姨,我头疼,今天请假不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门口就没再响起敲门声了。他继续把头埋在被子里,痛苦地纠结着。

    但没过一会,房门就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敢直接推他房间门的就只有他爸了。

    陆远修走到陆离床前,一把把他被子给掀开了,“小兔崽子的,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摸了摸他的额头,确认他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陆远修原本叫陆天虎,年轻的时候也是一霸,发家之后开始精神文明建设,专门找人改了名字,取自屈原《离骚》,“路漫漫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