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修远兮。”

    陆离重新把被子捞起来盖头上,“爸,我今天不想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陆远修坐他床沿上,伸手朝他屁股打了一下,“快起。”

    陆离在被窝里摸了摸屁股,把被子一掀,露出个乱糟糟的头,“爸,你手很重的,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疼是吧,疼就好。

    陆远修抬手又是一屁股。

    年级大佬怎么了,在老爸面前还不是一样是个兔崽子。

    陆离只好坐起来,带着浓浓的起床气,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陆远修想,这难道就是青春期的叛逆?但在上学这个问题上,陆远修半点也不会让步。

    他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没读过几天书,光混了,天天不是打架就是旷课。现在把所有对知识的渴望都寄托在下一代身上了。

    陆远修给他的下一代请了最好的家教老师,别人上幼儿园的时候,陆离已经在上小学的课程了,别人在上小学的时候,他已经在家里把初中的书啃透了,别人在上初中的时候,他都已经能参加高考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上了高中,反而搞得没事干了。

    天天上课就睡觉,跟个混混似的。

    这些陆远修倒是不管,只要陆离能把年级第一的成绩单带回家来,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陆离跟别人打架,不管打赢了还是打输了,他都不太管,赢了那是因为家族基因好,输了那就是男子汉应该承担的挫折。

    泰然路上别人家的孩子,打起架来都是畏畏缩缩的,生怕被自己家长提溜。但陆离不怕,因为他爹不会提溜他,他可以放开了打。

    最后才成就了泰然路一哥的名号。加上学习成绩好,没人不服的。

    学校外面随便你怎么浑,但这个学你不能不去上,这就是陆远修的执念。他自己因为读书少,没少被人嘲,这个脸面他要在儿子身上找回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等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下来,他要宴请整个泰然路,以此加固他们家的文化底蕴。

    他陆远修不光会打架和做生意,他们家也是有文化的。

    “说说,今天为什么不想去上学?”

    陆离从床上下来,“就是不想去。”他总不能跟人说是因为昨晚那不可明说的一幕被女同学看见了吧。

    陆离说完转身要去拿枕头旁边的手机。只见床中间,湿了那么一大片。

    这他妈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虽然青春期的男孩子,这个那个啥是挺正常的,但是,还是很尴尬啊。

    陆远修能怎么办,只好假装没看见啊,“那个啥,行,你要觉得身体虚,就在家休息一天吧,我给你班主任打个电话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中午叫阿姨炖点甲鱼汤给你补补。”

    补个鬼啊,咱能少说两句吗,要装装地像点行吗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是去上学吧。”

    陆离觉得自己装了一辈子的逼都他妈白装了。从昨晚到现在,毁地一干二净啊。

    这跌下神坛的方式也太奇特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姜糖:啧啧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佬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这里说一下更新时间,之前没什么规律,以后固定在晚上八点更新,这样就方便多啦。如有意外,一定在文案上提前告知。

    谢谢地雷,谢谢营养液,感谢每一位看文的小天使,爱您们!

    ☆、操场跑两圈

    这一天,姜糖和陆离都迟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因为起晚了,一个是磨磨蹭蹭磨了半天才进学校。

    上课铃已经响了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姜糖飞似地往教学楼跑,在楼梯口还看见了陆离。

    他斜背着书包,晃晃悠悠地往楼上走。姜糖从他身旁一闪而过,“迟到了,快点。”

    陆离抬起头的时候,姜糖已经跑到二楼了,一边回头向他招手,让他快点走。

    她似乎对昨天晚上的事不太介怀的样子。

    或许她根本就没看见呢。

    谁还能盯着你的裤裆看不成,加上茶楼包间光线暗,她不会看见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陆离觉得好受多了,今后在她面前装起逼来,也不至于太别扭。

    他加快脚步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甜甜已经在上课了,姜糖在教室门口喊了声,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很快陆离也到了,跟着喊了声,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想往教室里头走,他一贯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前面站着姜糖,她没动,他也不好推开她,自己走进去。

    陆离站在她身后,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,只好就往前面看了。

    稍微一低头,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带蝴蝶结的文胸,跟大前天的一样。

    操,陆离你没救了,天天脑子里都装的什么淫.荡玩意。赶紧背一遍《兰亭集序》洗洗脑。

    陆离听到良心的召唤,立刻把眼睛给闭上了。大脑开始接受王羲之的洗礼,“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……”

    小甜甜往门口看了看,大吼一声,“还没睡醒吗陆离,没睡醒上操场跑两圈去。”

    陆离,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糖刚想笑,就被小甜甜点名了,“还有你姜糖,昨天交上来的物理作业错了一大半,跟着跑去。”

    这他妈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只好退出教室门。

    陆离从后门把他和姜糖的书包扔给了赵进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的睁大眼睛看看,还有几天就高考了,天天心里没点数,迟到的迟到,睡觉的睡觉,去,去看看人隔壁二班,昨天晚上八点都还有人在教室里写作业。整个年级最懒最笨的也就四五十个人,怎么都摊咱班来了,我带过那么多届学生,真没见过这么差的,一个个的猪脑子,讲过的题错了一遍又一遍,连标点符号都错的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一直走到楼下,都还能听见小甜甜的日常唠叨叨叨叨叨叨叨叨。

    操场上没人,大早上的,都在教室上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历史地理课呢。

    陆离跟在姜糖身后,一直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还是先等她说吧。

    姜糖回过头来,问道,“你怎么来晚了?”

    陆离快步走上来,跟她肩并肩,“我起晚了。”又问道,“你呢。”

    姜糖答道,“我也起晚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没人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到了跑道上,两人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糖歪头问陆离,“小甜甜说的是两圈吧?”

    陆离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姜糖边跑边说,“昨天没和你说就先走了,是因为太晚了,到家都十二点了。”

    嗯,绝对不是因为一不小心看见了你的裤裆。

    这么说,她还是没有看见的吧。陆离终于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眉头,“你到家要那么晚吗?”

    姜糖刚想说顺手收拾了几个小混混,话一出口就变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