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就被陆离按桌子底下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要的她电话!

    操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陆离:总有刁民垂涎朕的女人。

    ☆、同台解题

    姜糖是踩着上课铃声进来的。

    陆离仔细看了看她的耳朵,恢复地很快嘛,已经变白了。

    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的空档,他伸出手来,刚要弹上去就被姜糖反手捉住了。

    她后背靠着他的桌子小声说道,“幼稚不幼稚啊,大佬。”

    陆离想要把手收回来,却被她攥地紧紧的,小丫头家家的力气还挺大,陆离挣了两三下才挣开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被她抓过的手腕,嗷嗷叫,“好痛。”怕被老师听见了,还不敢大声说,嗓子眼里挤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又疼又爽的样子,听起来,似乎,有,那么,一点,淫.荡。

    陆离还在叫,“啊,痛。”

    姜糖没理他,继续看黑板了。

    居然一点都不心疼,陆离决定继续叫,叫到她回过头来为止。

    赵进捏着嗓子喊了句,“讨厌,你弄疼人家了啦。”

    个欠揍孩子,怎么哪哪都有你!看不见大佬在发情吗,哦,不,是调情。

    还没等陆离去收拾他,一支粉笔就飞了过来,“赵进,你给我站起来听!”

    赵进一脸懵逼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后面那一片有点乱,被粉笔头砸的肯定是他,什么体质这是。

    明明刚才是陆离先捣蛋的……哎,算了,不说了,都是泪。

    等他回回也考年级第一了,老师的粉笔头就不会砸他了。

    “陆离前面的那个女同学,新转来的,对,就你,你上来把这题解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排列组合题,上节课的知识点。

    姜糖走上去的时候看了一眼,不难,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能不能做对,全靠运气。

    她刚一上去,就听见后面有人在唱,“黑板上排列组合你舍得解开吗?”

    小音小调掐地还特别准,最后还带着点儿颤音,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如此骚气,还能是谁?姜糖不用回头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歌声刚一落下,教室后面笑成一片。有人开始起哄,跟着唱起来,“好想告诉你,告诉你我没有忘记。”

    一会又换个男中音,“那天晚上满天星星。”

    男低音,“平行时空下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数学老师姓虞,外号虞美人,男的,因为瘦加上腰细,背影看上去像一个十足的美人儿。但此人一说话就一口唾沫星子,情绪还特别容易激昂。

    虞美人老师喷了口唾沫星子,对后排吼了声,“陆离!”

    虞美人老师很厉害,一下就把始作俑者揪出来了。

    陆离晃晃悠悠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嗑.药了啊,这么兴奋,你怎么不去学校礼堂开个演唱会啊,一天到晚的,没个正行!”

    前排几个同学偷偷拿出纸巾擦了擦脸,求求您了老师,别这么激动了,您再激动下去,纸巾就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赵进拿着书本挡脸上笑得很嚣张,老师您说的太对了,这人就是嗑.药了,还是江湖失传已久的合.欢.散。

    姜糖站在讲台边上没动,侧过脸来看了看陆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上来,解个题,能的你。”还治不了你了,虞美人老师说完,在随堂测验本上翻了翻,挑出了最难的一题,把题目抄在黑板上,让陆离做。

    陆离看了看讲台边上的姜糖,又同台了,真巧哈。

    他走到讲台边上,站在姜糖身旁,低头说了句什么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。

    “再一次相遇我会紧紧抱着你,紧紧--抱--着--你--”

    是刚才没唱完的那首歌。

    他睫毛很长,微微垂下,黑色的眼睛像是盛满了年份久远的葡萄酒,让人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虞美人老师写的是一道二次函数题,还是作为附加题的那种难度的题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陆离的实力,不来点厉害的,很难挫他的锐气。

    陆离拿起粉笔开始解二次函数,姜糖做的还是刚才的排列组合题。

    姜糖先做完,毕竟她那题难度不大,虽然对她来说有点吃力,好在最后越做越顺畅,应该不会错了。

    她站着检查了好几遍,不时往陆离那边看几眼。

    他神情专注,眉头舒展,笔尖飞快地在黑板上写着,仿佛手里拿着的不是粉笔,而是一把绝世名剑,江湖中再也无人可以与之匹敌。

    等陆离写完,两人一起走下了讲台。

    虞美人老师看了看黑板,还没等他仔细看,就被陆离给气的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他二次函数题目的答案居然是,一颗爱心,粉色的!

    下面的同学又开始笑成一片。

    陆离这个骚货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地写了大半个黑板,最后推理出来一颗爱心,牛逼!

    看来大佬真的是谈恋爱了。

    虞美人老师仔细看了看他的解题步骤,除掉最后一步,其他每个步骤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他既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又卖弄了风骚,顺便还表了个白。

    可谓一举三得。

    姜糖的题目做的也对,看来黑板上排列组合,她还是很舍得解开的。

    虞美人老师敲了敲讲桌,语重心长地对姜糖说,“题是做对了,但上课认真听讲,不要老走神。”

    刚才自己是走神了,所以被叫上去做题的吗。

    有走神吗?

    不知道学校论坛帖子上陆离的女朋友是不是拿着物理卷子的那个,那女孩长得挺好看的,就是那个,那个鼻子,哦,不对,那个嘴巴,哦,不对,好像没什么不对的,挺好看的,呵呵。

    今天的最后一堂课是自习课。

    教室里和往常一样,只有前排几个是认真写作业的,后面那一片睡觉的睡觉,聊天的聊天。

    前面突然有人喊了声,“姜糖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姜糖从物理卷子里抬起头来,差点以为自己是幻听,怎么会有人来找她,不可能的吧。

    直到那位坐在门口的同学又喊了声。

    姜糖才往教室门口看过去,没看见什么人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从后门出去,绕到前门看了看,没人。

    正要回教室去,就听见楼梯口走过来一个人,“呦,这不是小糖糖姐吗,三好学生哈。”

    姜糖回过头来,心里一沉,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了过去,沉着脸说道,“跟我过来。”说完往走廊那头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大熊,就是那天在巷口被她打了一棍子的那个,看来下手还是轻了。

    姜糖到走廊尽头停了下来,尽量放低声音,“有话快说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大熊笑嘻嘻地盯着她看,“制服诱惑哈。”

    姜糖冷冰冰地看了看他,“再瞎几把乱讲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