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老娘现在就把你两只腿都打断。”

    大熊赶紧往后退了两步,“我这次是代表大龙哥来的,他想约您喝杯茶,问您什么时候有空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是有她电话的,真想约人喝茶,打个电话就成了,让小弟跑学校里头找人,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她好过。

    这是下马威呢。

    姜糖对大熊说道,“转告他,有什么事情,外头解决,不要找到学校里面来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们就达成过协议,互不干涉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能在学校里找事。

    姜糖瞪了大熊一眼,低声冲他吼了句,“你现在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不要玷污了这片净土。

    大熊挨过她一棍子,还是挺怕她的,一听见人发火,马上就滚了,以他对她的了解,现在不滚的话就只能等着挨揍了。

    等大熊走了,姜糖在走廊的窗户旁边站了一会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她都不能让那帮人到学校里头找事,她太了解那些人,像垃圾桶里的口香糖一般,一旦被黏上,很难抽身。

    她是一定要参加高考的,就算是两只腿都被人打断了,爬着也要爬进考场。

    不然她这辈子都走不出那条肮脏的康安路了。

    物理卷子还没做完,先回教室吧。

    姜糖走进教室,她的脚步有点沉重,她从来不怕那些人,那帮不是人的人。

    她怕的是,他们会找到学校里面来。

    陆离看见她从前门进来。

    从认识她以来,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她。

    她脸上布满阴霾,那种从心底滋生的恐惧,像毒蛇一般,死死缠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是那种会像命运屈服的人,看她做物理卷子的决心就知道,她总是会迎难而上。

    勇敢地不像话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的眼睛里写满了疲惫。

    陆离写了张纸条递给姜糖。

    “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问她怎么了,或者发生了什么事,真是体贴啊。

    姜糖拿着纸条看了一会,在他的字下面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陆离打开来看了一眼。还没事呢,一副要死的样子,逞什么能!

    他站起来,拉着她的胳膊,从后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反抗,也没有说话,任由他拉着,像一个不会动的布娃娃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的背,要是能一直这样拉着,永远都不停下,随便到什么地方,只要是他们找不到的地方,哪里都行。

    陆离啊,你带我走吧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太心疼女主了。

    陆离你快带她走吧。赶紧走吧,随便上哪去,别回来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对了,你们两个私奔之前能不能先把欠的车还一下。

    ☆、你看着我

    陆离拉着姜糖到了教学楼的天台上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多,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,晚霞却已经灿烂成一片。

    陆离停下脚步,放开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靠地很近,近到几乎贴着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次,她没有躲,没力气躲,也没力气去思考,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一幕可能会带来的后果,从大熊出现在教室门口开始。

    陆离没说话,盯着她的眼睛看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姜糖才打破这份沉默,“一会物理卷子借我抄抄。”

    陆离使劲吸了口她头发上的香味,答道,“我没做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但我可以教你做,每道题都教一遍。”

    姜糖低着头,“那我要是老学不会呢?”

    陆离伸出手来将风吹到她脸上的发丝拢在她耳朵后面,他用指腹轻轻碰了碰她的耳垂,又白又软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天天教,天天教。”

    教你一辈子。

    姜糖抬起头来,额头差点撞上他的鼻梁。她往后退了一步,“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连累你,我这样的人,跟你,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陆离往前走了一步,保持在刚才那个十分暧昧地距离上,轻声答道,“本大佬,什么都没有,就是时间多。”

    姜糖往后退了一步,“前段时间吃了很多馅饼和豆浆吃笨了。”

    陆离跟着往前走了一步,“我慢慢教。”

    姜糖往后退了一步,低声说道,“我只有这一次机会了,陆离,搞不好,我这一辈子就烂在康安路上了,康安路你知道吗,很多…嗯,最便宜的二十块钱一次,她们没上过大学,好多高中都没读过,初中毕业就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她说完,嘴唇就被一根手指轻轻摁住了。

    她就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陆离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“你抬起头,看着我,你看着我,姜糖。”

    姜糖慢慢抬起头来,两行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本,是不想让他看见的。

    该死,一点都不争气。

    陆离双手捧着她的脸,用手指帮她擦脸上的泪痕,柔声说道,“姜糖,你和她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,“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原本已经止住了的眼泪,听到这句话之后,一下子又开始流。

    陆离轻轻弯下腰来,微微闭上眼睛,低头想要把她脸上的眼泪吻掉。

    “不上课干嘛呢这是!”

    突然一个洪亮的大嗓门打碎了陆离嘴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的唇在距离她脸四五厘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。但这个捧脸歪头的姿势,还是让这位上天台抓.奸的年级主任一下子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奸.情!小兔崽子,天天不好好学习,就知道谈恋爱,毛都没长齐还早恋来!

    陆离放开手,姜糖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陆离突然拉起她的手,带她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耳边有风吹过,她跟着他跑起来,像一场世纪大逃亡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看这对狗男女要跑,赶紧加快脚步往前追。

    陆离带着姜糖绕过天台中间的一间小屋,年级主任光顾着追了,忘记防守天台的门。

    这对狗男女就从门里下来,跑了。

    年级主任追过来的时候,早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可惜没看清狗男女的脸,不然你们就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下周一升旗的时候,得好好重申一下这个早恋的问题,讲讲早恋的危害。

    一对狗男女跑到走廊里头拐弯的地方,贴着墙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年级主任的脚步走远了,两只狗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离笑了笑,“刺激吧。”

    姜糖跟着笑,“其实我一点都不怕。”她不怕被叫家长,因为没有家长。

    陆离伸出手弹了弹她的小耳朵,笑得一脸宠溺,“不怕你还跑。”

    姜糖拍开他的手,又摸了摸被他弹过的地方,“少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动手动脚,两人才发现,刚才一直牵着的手,就没松开过。

    这他妈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