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,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,他的气就消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去,削个苹果给大佬吃。”

    姜糖无奈地摊了摊手,“忘了买,下次的。”

    陆离站起来,走到冰箱前,拉开。

    空的,里面只有几瓶饮料。

    还有几罐啤酒。

    他拿出来看了一下,日期还挺新鲜,“你喝酒的?”

    姜糖走过来,“嗯,偶尔吧,不是经常,你要喝吗?”

    陆离自己拿了一罐出来,拉开盖子,一仰头下去小半。

    姜糖从他手里把剩下的半罐拿了过来,一仰头,全喝光了。

    她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,“有点苦。平时我喜欢放点冰糖进去,透着点甜味儿才好喝。”

    她依靠在门边上,“你酒量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离答道,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姜糖看了看时间,已经很晚了,“这么晚了,你家里会不会说?”

    陆离看着她答道,“我爸比我回家还晚。我妈,对了,我也没妈。”

    姜糖把手上的瓶酒罐子扔垃圾桶里,回头看他,“真巧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陆离小声嗯了声,“真巧。”

    然后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姜糖去沙发上拿起电视遥控器,“那,看会电视吧。”

    家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总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陆离从她手上把遥控器拿了过来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遥控器扔沙发上去了,然后他就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姜糖挣了两下没挣开,“你,酒后乱性啊。”

    陆离低声笑了笑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姜糖抬起头来,“别笑了,严肃点。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过来吗?”

    陆离看着她的眼睛答道,“乱性啊。”

    姜糖从他手里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,坐在旁边沙发上。

    陆离坐在她对面,刚她坐过的那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低头又抬头,“陆离,我带你,就是让你看看,康安路这里,这就是我的生活,陆离,你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,“这是我长大的地方,陆离,我和班里其他人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陆离站起来,往前走了走,到她面前,蹲了下来,仰着头看她,柔声说道,“你是我仰望的人。”

    姜糖一怔,没想他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往旁边走去,背对着他说道,“你再考虑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过身,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的眼睛看。

    陆离走过来,刚要说话,就被她用手堵住了嘴巴,“现在先别说,回去考虑清楚了再说。你刚喝过酒,乱性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把他往门外头推,“赶紧换鞋,走吧。”

    陆离一要说话就被她打断,“等下,我去拿个帽子给你戴。一会从康安路出去的时候,低着头走,乖。”

    她一说出这个乖字,他就彻底酥了。

    只有乖乖照做的份。

    姜糖从卧室拿出来一顶黑色的鸭舌帽,往他头上一盖,看了一下,“正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把他推了出去,然后门一关,连一句再见都没说。

    陆离在门口站了一会,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灰块块,在她门上写了几个字,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姜糖站在窗前,看他往路口走去,一直到被建筑物挡地看不见了,她才关上窗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楼下突然想起口哨声。

    姜糖一下就分辨出来了,那不是陆离。不是陆离的话,就只能是别的玩意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窗户往楼下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朱大龙,他身后还带了两个小弟。

    操!

    “小糖糖姐,下来谈谈呗。”

    姜糖关上窗户,换了条带口袋的裤子,里面藏了把水果刀,短,但是锋利,插身上保证血流如注,要是插心脏上或者脑袋上,保证断气。

    她拿好钥匙下了楼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朱大龙叼了根烟走上来,“嗨,小糖糖姐最近怎么样,听说转学了,新环境适应地还好吧?”

    姜糖站在没动,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围着她转了一圈,“变地更漂亮了哈。”

    姜糖没说话,她不想跟他起什么不必要的冲突,一旦冲突起来,没完没了,那她还怎么考清华北大。

    朱大龙突然提高音量,变得凶狠起来,“你他妈变再漂亮也不能在老子地盘上抢饭吃,还动老子的人!”

    姜糖斜眼看了看他,吊儿郎当地问道,“什么意思啊,一哥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伸出手指对她指了指,“你他妈当初怎么说的,井水不犯河水,康安路这一带,只有老子能发财。”

    姜糖把他的手指从她眼皮子底下拿了下来,“到底什么意思啊,我怎么就挡您发财了?”

    物理卷子都写不完,还有空挡您发财呢。

    朱大龙重新指着她,“你他妈少装,那天把大熊腿打断的人是吧,还把他身上的收保护费收来的一万块钱给拿走了,那他妈都是老子的钱!”

    真打断了,今天还能活蹦乱跳的找到学校去?可笑!

    姜糖笑了笑,“您就没问问清楚,我为什么要打他?”又道,“好好整治一下手底下的人吧一哥,那钱准被大熊私吞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弹了弹烟灰,他和姜糖认识十几年了,都是一条街上混大的,他知道她从来不说谎。

    朱大龙仔细想了想,“大熊撒这个谎,他就不怕当面对质的时候露馅。”

    姜糖撇了撇嘴,“他蠢呗,要不怎么叫大熊,不叫大龙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一下子乐了,“小糖糖姐,您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姜糖继续说道,“您回去问问他,多问几次,肯定就招了。这事要不是他干的,回头我赔给您两万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心里已经很清楚了,八成就是大熊那家伙贪污还栽赃,这会是把他当枪使呢。

    不是姜糖的口才好,这也没用上什么口才,而是这么多年以来,她的脾性摆在这了,是她干的,就绝不会耍泼抵赖。

    康安路一姐,有担当,在这片混的哪个不知道。

    朱大龙把手上的烟头扔地上踩了踩,“那,小糖糖姐,咱们还是和以前一样,井水不犯河水,你上你的学,我发我的财。”

    姜糖笑了笑,“行。”

    朱大龙踩完地上的烟头,抬头看了看她,突然说道,“给我当媳妇呗。”

    姜糖笑了笑,“滚,老娘可是要考清华北大的人。”

    双方利益得到保障,姜糖转身要走,朱大龙突然说了句,”刚那小白脸谁啊。“

    姜糖突然感到手脚发凉,一股寒气开始从脚底往上冒。插在裤兜里的手捏紧了那把短小锋利的水果刀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来,死死地盯着他看,眼睛里像要喷出火一般。

    “敢动他,老娘跟你拼命!”说完消失在了楼道里,到了楼上开门的时候,她的手都是抖的。

    谁

章节目录

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